王义桅:大选前民调急转弯,英国还能“脱欧”吗?

发布时间:2017-06-09浏览次数:16

 

  http://m.haiwainet.cn/middle/353596/2017/0607/content_30954790_1.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提前举行大选的初衷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选择提前举行大选,意在给英国“脱欧”谈判壮胆,其考虑有三:

首先,提前大选可以让梅从“保守党内推举产生的首相”真正成为“民选首相”,从法理上赋予她真正代表人民的权力,从而在“脱欧”谈判中名正言顺;其次,提前大选可以让保守党在议会下院获得更多席位,避免在重大法案表决上出现“捉襟见肘”的风险;第三,提前举行大选可以让新政府更加名正言顺地代表英国全国的立场,以更团结的面目、更统一的思想、更自由的决策权来与欧盟进行谈判。

保守党面临三重挑战

一是安全形势。英国在不到两周内接连发生多起恐怖袭击,更助长了尽早“脱欧”的冲动。特蕾莎·梅借此展示绝不向恐怖分子低头、绝不推迟大选的“铁娘子”形象。然而这毕竟是发生在她领导下的英国,民众容易对其执政能力产生质疑。恐怖袭击加重了选民的脆弱心理,增加了对“脱欧”带来不确定性的担忧,形势不利于保守党。

二是经济挑战。英国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英国第一季度GDP增长率仅为0.2%,经济增速降至一年来最低点。“脱欧”公投对英国经济造成的影响或逐步释放,将为特蕾莎·梅领导的“脱欧”谈判带来很大压力。如英国经济增速逐步减缓,“脱欧”很有可能使英国雪上加霜。

三是移民问题的挑战。英国劳动力短缺和生产率低下等问题愈加严重。《金融时报》近日报道,自“脱欧”公投后,由于部分欧盟公民离开,英国劳动力短缺和生产率低下等问题愈加严重。数据显示,2016年有超过4万人离开英国。这引起了许多英国企业担忧,并认为近期保守党在竞选宣言中提出的移民控制政策将给英国经济带来灾难性后果。英国一家智库分析发现,如果英国经济要避免产生与“脱欧”有关的“灾难性后果”,则每年需要20万的净移民,而保守党发布的竞选宣言将净移民数量削减至每年10万以下,这将导致英国经济规模在2025年之前缩小1.5%至3%,未来五年英国政府公共借贷将增加156亿英镑。此前几乎所有的研究结果也都表明,移民对英国的税收贡献要高于本土劳动力。分析报告称,如果英国没有为促进产能尤其是公共领域的产能进行调整就削减移民,经济受损的规模将是巨大的。保守党公布削减移民计划后,许多英国企业团体都表达了担忧。英国工业联合会表示,控制移民是对的,但问题是在英国经济的关键时刻,我们需要人,这一移民目标有极大风险。伦敦国王学院有专家表示,在市场经济中,限制移民数量而非限制移民种类,是最差的选择。

 

大选结果对“脱欧”的影响

尽管英国宣布提前大选以来工党支持率大幅上升,但能否最终翻盘还不好说。舆论一般认为,梅预计将在6月8日大选中获胜,但保守党民调领先优势大幅缩小,表明其为脱欧谈判争取更有力支持而提前举行大选的决定值得怀疑。

不管大选结果如何,可以肯定的是,英国大选将决定英国在退出欧盟进程中持何种立场以及英欧最终将形成何种关系。

本次大选中,“脱欧”是选战中的重要议题,各党在竞选宣言中均围绕英国是否“脱欧”、应如何“脱欧”给出自己的立场,争取选民。保守党承诺英国将退出欧洲共同市场和欧盟关税同盟,兑现此前“硬脱欧”诺言,并强调如果英国在谈判中未能与欧盟达成任何协议,英国仍将“脱欧”;工党则反对在没有与欧盟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脱欧”;自由民主党则表示,将把最终的“脱欧”协议交给英国人民表决,并将“留欧”作为选项之一,这意味着该党实质上提出“二次脱欧公投”;苏格兰民族党则指责保守党的竞选宣言意在“鲁莽地推进‘硬脱欧’”,并称这将危及英国的就业、投资与民生。

梅首相在5月30日的一场竞选造势活动中重申应确保政府有强大领导力,以应对欧盟在英国退欧方面“咄咄逼人”的立场。梅重申,可能在未与欧盟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停止谈判。英国工党党魁柯尔宾则表示,如果当选则会确保达成协议。英国工党的“脱欧”发言人斯塔梅(Keir Starmer)爵士日前接受采访表示,工党将拒绝欧洲法院在脱欧后对欧盟在英公民权力的裁判权,但可以接受欧洲法院在贸易争端中继续发挥作用。斯塔梅还表示,工党如果在大选中获胜,将在脱欧谈判上采取“团队合作”模式,而不会像保守党一样依靠特蕾莎·梅的直接和独断领导。梅与柯尔宾截然相反的立场,将决定英国与欧盟未来两年谈判的基调。

(王义桅,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海外网专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