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3 非洲与G20峰会:穷国在默克尔的方案中没有位置

发布时间:2017-07-19浏览次数:21

非洲与G20峰会:穷国在默克尔的方案中没有位置

明镜在线75日讯  非洲大陆是否能够成为G20峰会的主题之一,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问题。

2014年,世界上最有权力的国家开始担心埃博拉病毒的全球传播,这种病毒在西非至少使1.1万人丧生。对于这场灾难,当时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召开的G20峰会还发表了一个官方声明。

那么2017年又会怎样呢?由德国联邦总理府发布的今年的G20峰会主题声明里,第一次出现了一些积极的东西:与非洲国家携起手来推动建立一个更好的投资环境。这句话实际上将意味着,德国将为了非洲繁荣及增长达成一项新的协议。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现在提出这样的倡议呢?这使人马上再次想到了那些令人不愿再去回顾的场景。去年,欧洲中部和北部国家大范围限制非洲难民入境。同时,每年在地中海,仍然有数以千计的非洲难民由于他们所乘坐的蛇头的小船沉没而淹死。

这些死者使人们开始注意到,非洲大陆拥有着50多个国家,而其中只有南非属于G20国家之一。同时,成千上万名非洲人由于战争、贫穷和没有机会而想离开这块大陆。自2015年的难民危机以来,德国非洲政策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即限制移民,最好这些人一个都不要来德国。

非洲成为峰会的主题,这也为通常很少被人注意的德国经济合作与发展部部长Gerd Mueller(基社盟)提供了发表自己看法的平台。他提出了“非洲马歇尔计划”,即通过经济增长使非洲繁荣起来,而德国将从中得到双倍的好处:既可以获得投资和生意上的好处,也会有更少的非洲难民坐船前往欧洲。

目前为止,德国投资者对非洲实在太过冷淡。米勒的经济合作与发展部公布的数据也说明了这个问题。德国在撒哈拉以南国家的投资和贸易总额非常少,只占到德国在世界上直接投资的不到1%

G20国家中,中国已经在非洲投资了很长一段时间,投资总量也很大。它在2009年取代了经济大国美国成为了非洲大陆的最大贸易伙伴。在东非国家肯尼亚,北京提供了40亿美元的贷款修建这个国家自殖民时期以来的第一条新的铁路。在乌干达,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正在将其早已不堪重负的东西向交通要道打造成高速公路。而从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到吉布提,中国正在修建一条新的铁路。中国在非洲活动的例子还有很多。

很多非洲国家元首都热情欢迎中国人前来。其中原因,正如欧洲外交官坦言:从援助条件到政府透明,再到法治国家和人权,这些在全球化理论中被称作善治的东西并不存在于中国与很多非洲国家的经济协定中。

目前,德国政府正在筹划,将其“马歇尔计划”作为“与非洲有约计划(CwA)”的基础,并在G20峰会中探讨这个问题。德国计划专门资助一些样板国家,并为其能否获得资助制定条件。

年初在巴登-巴登,这一计划由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与其他G20国家的财长确定了下来。6月,在柏林举行的与非洲国家元首进行的“非洲计划筹备会”会谈中,德国政府第一次做出了提供贷款的承诺。当时一些非洲客人非常热情地要求把米勒的计划由“马歇尔计划”改称为“默克尔计划”。

双方在宣言中提出的目标是:“改善非洲各国国内和国际投资者的投资条件,减轻其获得贷款的障碍”。为此,非洲各国应该资助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并改革财政金融领域。被米勒部长称为“改革冠军”的那些发展稳定、经济强大的非洲国家会从中获利。其中有三个非洲国家:突尼斯、科特迪瓦和加纳已经在2017年获得了德国提供3亿欧元贷款的承诺。但是这仅仅比G20峰会在汉堡召开所花费的费用高出一倍。

其他可能和德国签署协议的非洲国家包括卢旺达、塞内加尔和摩洛哥。不过,德国政府所选择的国家却受到了非洲研究专家的批评。例如,那些最穷、发展最为落后的非洲国家没有被考虑在内。对这些国家来说,德国政府的非洲合作计划显得很不合理,经济学者卡佩尔(Robert Kappel)和赖森(Helmut Reisen)在他们给弗雷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写作的一个分析报告中指出。

这两位作者认为,尽管这一方案声称要帮助最穷的国家,但实际上,G20峰会却实施了一项“新自由主义”的方案,即强调国家更少对经济进行干预、私有化、稳定的财政管理,以及对外国投资者开放等。这些缺乏考虑非洲存在大量的失业人口、破败的基础设施以及有目的地支持非洲企业的战略等因素。而教育作为一项重要的主题,甚至完全没有出现在G20的计划中。

即使“与非洲有约计划”可以成为G20峰会上有关非洲讨论的主题,其他重要领域也可能通过相关决议或者出现问题。例如非洲南部国家深受气候变化影响。索马里、津巴布韦、埃塞俄比亚、苏丹和南苏丹,以及乌干达和肯尼亚的干旱和农田欠收很可能是全校变暖所导致的。这些现象进一步导致了非洲的饥荒和社会动荡。

同时,G20峰会所关注的另一个问题,即全球打击洗黑钱和逃税的斗争,也应该考虑到非洲因素。据非盟的统计,这些年来,非洲大陆由于逃税和资金非法流出损失了500亿美元。如果这些为数众多的偷窃行为受到限制,那么非洲就会从中获利匪浅,并肯定会获得更多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