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宙明:同观·德国|选纲+颜值:超级“冷板凳”自民党的逆袭

发布时间:2017-09-21浏览次数:26

同观·德国|选纲+颜值:超级“冷板凳”自民党的逆袭

http://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800915

  

【编者按】2017年9月24日,德国将迎来第19届联邦议院选举。分布在299个选区内的6150万选民将在34个政党及其候选人之间进行选择,最后组成至少598人的联邦议院。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同观·德国”专栏,密切关注这场欧盟第一大国的选举,多方面观察、分析、判断德国未来几年的内政外交走势及其对国际格局的影响。本文是“同观·德国”的第二篇,已在德国联邦议会外坐了四年“冷板凳”的自民党在本次大选中无疑将成功逆袭,靠的就是它的选纲和候选人的颜值。

  德国大选日益临近,人们对于联盟党和社民党这两个全民大党的表现却日益失去兴趣:默克尔领衔的联盟党再度胜出已无疑议,社民党再不济也还是能稳坐老二。新一届联邦议院第三把交椅的争夺成为关注的焦点,参与角逐的四个小党中,相较于保卫阵地的绿党与左翼党和新崛起的德国另择党,自民党的表现尤为引人注目:这支已经在联邦议院的大门外坐了四年冷板凳的队伍,正在奋起逆袭,不仅有志于重返联邦议院,还有望在执政联盟中获得一席之地。

自民党在德国战后历史上绝非泛泛之辈。1948年成立以来,它一直活跃在德国政坛,成为大党组阁的重要伙伴,共计参与组阁15届,为联邦政府贡献了8位副总理、4位外交部长,外加2位联邦总统,参与执政时间长达46年,是德国执政时间最长的政党。自民党最近一次参与执政是在2009年到2013年,以14.6%的历史最高支持率与默克尔的联盟党联合组阁,似乎进入全盛时代。然而所谓盛极而衰,四年后2013年的联邦大选中,自民党一落千丈,竟以4.8%的支持率,未能达到联邦议院的5%门槛,历史上第一次被关在联邦议院的大门之外,连在野党都做不成了。

四年尝胆,一朝逆袭

被踢出联邦议院,无法继续在联邦层面参政议政直接发挥其政治影响,对一个政党的打击可以是毁灭性的。例如也曾风光一时的海盗党,就因为一直无法拿到足够的选票进入联邦议院,渐渐式微而终被遗忘。但作为拥有坚实基础、完整理念、悠久传统和丰富经验的成熟政党,自民党并不甘于在议院大门外坐冷板凳。四年来该党在联邦州层面仍然相当活跃,目前共计在10个联邦州的议会拥有席位,并在其中3个联邦州参与执政。今年自民党在西部两个州的议会选举中取得佳绩:在石荷州获得两位数的支持率,与绿党并列,成功组成“牙买加”执政联盟;而在德国第一大州北威州的议会选举中,该党更是以12.6%的得票创下其在该州的历史最佳成绩,成为州议会中的第三大党,与基民盟成功组阁执政。

四年板凳,卧薪尝胆,本届联邦大选中自民党无疑要奋力一搏。长达95页的选纲提出了的口号就是“我们不再旁观”。自民党主席与候选人林德纳表示,该党只不过是休了四年的“学习假”,如今充电已经完成。林德纳的自信并非毫无根据,当前各个主要民调机构发布的选情数据中,自民党的支持率均在10%上下,重返联邦议院毫无悬念。

自民党的东山再起,伴随着社民党的没落。今年上半年社民党在萨尔、石荷和北威三个州的州议会选举中接连落败,而自民党则在其中两个州成为胜者,尤其北威州曾是社民党的老巢,竟然被自民党攻占。从本届联邦大选的民调数据看,自年初以来,联盟党支持率较为稳定,社民党支持率不断下降,相对于一直比较稳定的绿党和左翼党,自民党和德国另择党的支持率稳步上升,可以说有一部分选民从社民党投向了这两个小党。

选纲+颜值的逆袭之路能走多远?

那么德国选民为什么会重新青睐自民党?

这首先是与德国人求变的愿望分不开的。德国政坛在默克尔的大联合政府执掌下,已经渐渐成为死水一潭,各个政党的理念和政策逐渐趋同,默克尔和舒尔茨的竞选辩论竟然一片和谐。无论是两大党本身,还是民众,都希望结束这种两大党联合执政的所谓寡头政治的局面。四个小党的权重由此上升。

而在四个小党中,绿党与左翼党一直形象平平甚至在渐渐走下坡路,当前风头正健的德国另择党是异议型的极右翼民粹政党,松散而缺少成熟的理念和纲领,很难真正获得民众的认同。而自民党作为成熟的中右政党,更能扮演一个平衡者的角色,而该党的选纲虽然也与其他政党一样大致趋同,却也能在难民等问题上大胆发声,例如提出了别的党都没有明说的“叙利亚难民在战争结束后应当回家”之类的较为尖锐直接的观点,也在民众中树立了一个温和的异议者的形象。如此,自民党成为既求变又求稳的选民的首选。有媒体甚至评论说,自民党适合任何倾向、任何诉求、任何目标的选民。

最后,自民党候选人林德纳的个人形象也不能不提。自民党的选战已经成了林德纳的秀场。这位38岁的候选人年轻有为,魅力四射又口才出众,甚至有人把他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相提并论。与默克尔和舒尔茨无聊无趣的辩论比起来,林德纳的讲话无疑要赏心悦目得多。选举虽然是政治,但颜值和演技也是可以加分的,尤其是各党的观点趋同令人无从选择的时候。

不过,自民党的四年板凳也并非没有留下后遗症。首先是该党在选纲中体现的理念,尤其是经济和财政方面的观点被斥为“陈腐”、“老一套”。同时该党也面临人才匮乏的问题,新生代未能在联邦议院中得到应有的历练,从政经验不足,一些不成熟的做法也遭到了批评。包括林德纳本人月前就德俄问题开炮,也遭到媒体批评,认为他不该找这么一个复杂的、讲不清楚的而且选民们并不关心的话题。

虽然如此,可以肯定的是,自民党一旦成功重返联邦议院,就会成为大党联合执政的首选伙伴,无论是社民党还是基民盟,都会优先考虑与自民党联合。自民党对此也具有信心,林德纳还提出要把财政部长作为组阁的条件,否则宁可在联邦议院中做最大的反对党。

不过,目前各党的支持率分布甚为微妙,而且最新的民调显示,尚有35%-40%的选民至今仍然无法确定自己将投谁的票。9月24日以后,组阁的各种组合,甚至是黑红大联合被迫继续,都有可能发生。自民党在逆袭之路上能走多远,仍然是个未知数。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