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悟峰:默克尔大幅领先,德国大选还有什么悬念?

发布时间:2017-09-22浏览次数:13

http://opinion.haiwainet.cn/n/2017/0922/c353596-31129457.html

  

  摘要:距离德国大选只有短短几天时间,选举的结果几无悬念,充满悬念的是对第三名探花之位的争夺战。

距9月24日即将举行的德国大选只有短短几天时间了,选举的结果几无悬念。然而,也有很多不确定的地方。尽管近40%的选民仍未决定给谁投票,但所有民意调查结果都表明,联邦总理默克尔所属的基民盟(CDU)及其巴伐利亚的姊妹党基社盟(CSU)的支持率遥遥领先于其它党派。它们的挑战者——德国社民党(SPD)的马丁·舒尔茨未能扭转局势,也未能说服选民投票支持新的政治方向。

充满悬念的是对第三名探花之位的争夺战。在联邦德国的历史上,这还是第一次有四个政党都有望获得这个位置,这四个政党在民调中都获得了大约10%的支持率。

自由派的自民党(FDP)在2013年举行的上一届大选中因得票不足5%未能进入联邦议院。但此前该党在联邦议院获有议席已达数十年之久,且多次参与政府组阁。在2017年的大选中,它有望再次回归。主张环保的绿党曾经在施罗德总理任期内与社民党联合执政。然而,最近几年几乎所有的政党都在纲领中纳入了环境保护与可持续发展的内容,这使得绿党不再具有鲜明的特征,因而处于不利之境。

另外两个政党还从未参与过联邦政府。从传统来看,左翼党在德国东部即原民主德国的地区比较强势。它依然致力于扮演特别管理员的角色,为在经济上处于劣势的新联邦州打抱不平。在西部,该党势力较弱,这是因为许多公民把左翼党看作是东德统一社会党的后裔,代表着无能的经济政策。德国另择党(AfD)有可能首次进入议会,这是一个持有部分极右观点的保守党。该党的成立是由一项反对欧洲共同货币即欧元的运动发展而来,如今它通过反对外来移民来突出自身形象。

由于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能够单独获得选举总理及组建政府所必需的多数票,因此就像德国以往一样,会组建联合政府。那么,有哪些联合组阁的可能性呢?有一点是肯定的:没有任何政党会和右翼的德国另择党合作。同样肯定的是,保守派的基民盟不会和左翼党联合。社民党私底下一直希望能同绿党及左翼党一起获得多数,直至今日它依然不排除这种联合执政的可能性。不过,似乎这三个政党不大可能获得足以达到联邦议院多数席位的所需票数。

于是,仅剩下以下几种可能:第一种是继续过去四年那样的由基民盟和社民党组阁的大联合政府。对基民盟而言,这完全是一种可以接受的选择:下周一(9月25日),默克尔领导下的基民盟就完成了两次大联合政府的执政任期,并且这两次执政任期结束时它都赢得了大选。而社民党的态度则截然不同:尽管社民党的部长们的业绩不错,然而对它来说,同基民盟的合作并未使它有所得。社民党人虽然没有多大兴趣参与默克尔领导下的第三个大联合政府,但继续组建大联合政府的可能性依然是存在的。

此外,还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基民盟/基社盟与自民党组建的联合政府,这在最近的德国历史上已经发生过多次。虽然自民党一直扭扭捏捏地不想给人一种它只是政坛小伙伴的印象。但它确实也就是一个小伙伴。如果获得了足够的选票,就有可能结成这样的联合政府。如果基民盟/基社盟和自民党无法获得足够票数,那么在德国历史上就可能首次出现“牙买加联盟”。之所以称之为“牙买加”,是因为牙买加的国旗颜色和代表基民盟(黑色)、自民党(黄色)、绿党(绿色)的颜色相同。

英国的《经济学人》不久前发文表达了对这种组阁形式的青睐:自民党将会致力于发展自由市场经济;绿党对欧洲可能很有见地,对俄主张必要的强硬。这三个政党联合起来将有可能唤醒德国。在默克尔过去的三个任期中,虽然德国政府财政稳健,民众失业率降低了一半以上,并且克服了数次危机,但现在德国需要为数字未来做好准备了。

按理说,是由选民将决定哪种联合政府组阁方式有现实的可能性。但是也必须承认,最终采取哪种组阁方式并非由选民,而是由一些政客在选举之后在暗室中决定。一些党派或许会向其党员征求建议,但即便这种党员意见征询也只是党内成员的决策,而非全体选民的民意。

2017年初时,呈现出的图景还完全不同:当时,马丁·舒尔茨史无前例地全票当选为社民党主席,并被任命为总理候选人,短期来看他似乎带来了一股新气象,要成为与默克尔角逐政府首脑之位的有力竞争者。然而新气象来得快去得快:民调结果显示,舒尔茨的支持率先是直线上升,然后又陡然下降。

回望过去,不难看出社民党犯了哪些错误,使其错失了这次机遇。舒尔茨的参选是一次试验:这是首次由一位没有在联邦政府或州政府工作经验的欧盟政治家参与联邦总理职位的竞选。然而,舒尔茨没有把他在欧盟取得的经验与成就作为竞选基础,他不是以来自布鲁塞尔和斯特拉斯堡的政治家形象示人,而更像是一位来自隔壁的友好邻居,意在宣扬社民党的经典议题——社会公正。这并不能让大多数选民感到信服,特别是在舒尔茨凭借其在欧盟的职权势力享有特权的事情被揭露后,民意的风向标立刻发生了改变。第二个失误在于,舒尔茨宣布参选的时间太晚。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建立强有力的组织来领导一场有信服力的竞选。

因此,对于现任联邦总理默克尔来说,打出政府首脑的经验牌获得连任的机会相当容易,她很有可能会第四度当选联邦总理。按照德国宪法的规定,联邦总理的职位没有连任次数的限制。

最后一个有悬念的问题是:在联合政府组阁后,哪个政党会成为最大的反对党?这个问题意义重大,因为以往的议会实践经验表明,反对党将被赋予某种特殊角色:它可以在联邦议院的辩论中第一个对政府作答,还会获得一些重要的职位,比如在影响力很高的预算委员会获得主席职位,该委员会负责整个联邦德国的预算工作。

德国另择党很有可能获得这个位置。这将意味着,在联邦议院讨论时,在联邦总理之后发言的人是一位来自极为保守且可能带有极右思想的政党代表。这可能对德国的国际声望不利,德国的民主不得不忍受这一点。最终结果如何,这也掌握在选民们的手中,周日见分晓。

(文/芮悟峰(Wolfgang Röhr),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德国前驻沪总领事;译/张凌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