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宇方:同观·德国|本次大选最大谜团:满载各种愤怒的德国另择党

发布时间:2017-09-22浏览次数:16

【编者按】

2017年9月24日,德国将迎来第19届联邦议院选举。分布在299个选区内的6150万选民将在42个政党及其候选人之间进行选择,最后组成至少598人的联邦议院。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同观·德国”专栏,密切关注这场欧盟第一大国的选举,多方面观察、分析、判断德国未来几年的内政外交走势及其对国际格局的影响。本文是“同观·德国”的第三篇,本次德国大选真的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大选吗?承载了德国社会形形色色不满愤怒的德国另择党仍是这次大选最大的谜团。

  

  成立至今不到五年,却已一路高歌猛进,挺进15个联邦州议院;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它的支持率将有可能左右整个德国的政治生态;它的领导层极不稳定,权力斗争复杂,但易帅又变身却没有阻挡它迅速壮大;它的支持者中既有知识精英,也有社会边缘群体;反欧元,反全球化,反移民,反穆斯林,反同性婚姻……它就像个箩筐,装满了德国社会形形色色的愤怒和不满。德国另类选择党(AfD)就像它的名字一样,面目不清,令人迷惑。说它是本届德国大选中最大的谜团,真是毫不为过。让我们拨开重重迷雾,来看一看它的真面貌。

议题单一,却未昙花一现

2013年,就在欧元危机的最高潮,以汉堡大学宏观经济学教授卢克为首的18人小组创建了主张“解散欧元区”的德国另择党,认为欧元拖累各成员国的经济竞争力,败坏了欧洲的健康。在同年9月的联邦大选中,这个创办仅仅半年的政党支持率就高达4.7%,离越过“5%准入门槛”进入联邦议院仅一步之遥。它因此成为德国自1953年举行大选以来得票率最高的新设政党。2014年,德国另择党进入三个联邦州的州议会,进入欧洲议会。而此时,它甚至还没有一份完整的党纲。

201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德国另择党的支持者主要来自受过良好教育的社会中高阶层,三分之一的选民来自最富裕阶层,政治立场中偏右。可见,此时的此事另择党是一个政治议题单一的右翼“精英政党”。而他们却偏爱使用“反精英”的政治话语,称过度膨胀的“布鲁塞尔精英们”夺走了民族国家的能动性,并且置各国平民的处境于不顾。这使他们带上“民族主义”和“民粹”色调。

议题单一的政党常常会随着议题降温而凋敝,昙花一现,但就在欧元风波渐渐平息之时,德国另择党在2015年开始的难民潮中汲取到了新动力。这一年,随着北非局势的恶化,难民如潮水般涌向欧洲,而默克尔以实际行动打破《都柏林公约》,向上百万难民敞开欢迎的怀抱。她的姿态撼动欧洲,一时成为世界政治舞台的风云人物,但与此同时,难民安置、社会治安、恐怖袭击等问题接踵而来。2016年新年的科隆性侵事件更是将默克尔的难民欢迎政策推向风口浪尖。德国社会在耗尽了最初的善意之后滋生出的忧虑、不安乃至愤怒成为德国另择党的东风。

转型:包罗万象的反抗性政党

2015年是这个政党的转型年。2015年4月,曾担任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的原另择党副主席亨克尔退党,同年7月,卢克教授也宣布退党。这标志着党内民族保守主义势力胜过了原本的经济自由主义,指导思想逐渐右倾。在难民这个政治议题下,对现状不满的极端民族主义者、仇视外国人的新右翼主义者在另择党找到了精神家园。虽然另择党自称不主张以左右划分政治,但不可避免地被正式贴上了右翼民粹主义标签。

2016年5月,在已经进入8个联邦州议院之后,德国另择党终于在一次党代会上部分通过了它的第一份政治纲领。除了一如既往地疑欧,纲领中较为明确的观点只有:“伊斯兰教不属于德国”,因为伊斯兰教的宗旨有悖于德国基本法。

2016年9月,在默克尔的政治故乡——梅前州的选举中,德国另择党以20.8%的支持率超过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成为第二大党。舆论因此一片哗然,甚至有人说这是敲响了默克尔政治身涯的丧钟。

已经领导了德国整整12年,打怪升级突破重重危机的默克尔当然没有那么容易被撼动,但德国另择党一路高歌猛进,在联邦层面的支持率攀上两位数,几乎坐稳第三大党,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如果再一味以廉价的激进民粹主义来诠释这样一支政治力量显然过于苍白,而且德国另择党恰恰明确表示要摒弃传统民粹政治中的种族主义和街头暴力。

现在,德国另择党的领导层还是知识精英,但低教育水平、中低收入者群体已悄然成为其支持者中的重要力量。他们是长期失业者、是怕被难民夺走饭碗的老移民、是遭受穆斯林排斥的同性恋……是全球化过程中的失意者。德国另择党也已从初建时的单一议题精英政党,变身为包罗万象的反抗性政党。

谁将左右未来四年的政治版图?

德国的选举制度导致很难有一个政党能单独执政,而是必须与其他政党组建执政联盟,这就使得德国政党之间的对抗比较缓和,主要政党的政见趋同。尤其是2005年默克尔上台执政以来,基民盟像黑洞一样吸纳了各传统政党几乎一切有意义的政治议题和主张,使得传统反对党几乎沦为尴尬的陪衬。在不久前的电视辩论中,默克尔的挑战者——社民党党魁舒尔茨面对这位女总理的慷慨陈词喏喏应和,媒体不无揶揄地说:本应刀光剑影的对决变成了舒尔茨的“求职面试”。

政治光谱过于单一使德国社会中不同的声音难以找到政治代言人,现在,它们在德国另择党找到了栖身之处。德国另择党始终还是一个议题性政党而非纲领性政党,这一方面增加了它的包容性,但另一方面内部派系林立、麾下鱼龙混杂也增加了其本身的不稳定性,使其未来的发展充满不确定性。

无论未来如何发展,在这个周日即将举行的德国大选中,德国另择党的最终得票率很可能将左右德国未来四年的政治版图。目前看来,默克尔所在联盟党将是第一大党,社民党位居第二,但没有一党能单独执政。如果德国另择党的支持率持续上升,将挤压社民党和左翼党的得票,使社民党与左翼党和绿党组建“红红绿联盟”上台执政的可能性彻底化为乌有。因此有人说:“反默克尔的德国另择党恰恰在帮默克尔扫除障碍。”而如果德国另择党的支持率高到默克尔不仅无法与自民党组建“黑黄联盟”,也无法与自民党和绿党组建“牙买加联盟”,那么为了德国政治的稳定,黑红两党可能不得不再次组建“大联盟”,而这无疑将使社民党在默克尔的强势执政下继续沦陷,未来前景黯淡。

所以,虽然此次德国另择党进入联邦议院已无悬念,但它仍是本次大选中最大的谜团。当然它在未来的联邦议院中将如何影响德国的政治决策,默克尔是否能继续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逢凶化吉,这是更大的谜团。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