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苗苗:同观·德国|绿党“黑化”:大选后会出现“牙买加”联盟吗

发布时间:2017-09-23浏览次数:15

 

  

  【编者按】

2017年9月24日,德国将迎来第19届联邦议院选举。分布在299个选区内的6150万选民将在42个政党及其候选人之间进行选择,最后组成至少598人的联邦议院。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新闻部合作推出“同观·德国”专栏,密切关注这场欧盟第一大国的选举,多方面观察、分析、判断德国未来几年的内政外交走势及其对国际格局的影响。本文是“同观·德国”的第四篇,曾傲娇地宣布自己是“反政党的政党”的绿党如今却有“黑化”的趋势,很可能在本次大选后与其“死对头”联盟党一起组成“牙买加”联盟。

“绿色就是不一样”,这是德国绿党在集会和竞选场合常喊的一句口号。离本周日即将举行的德国联邦议院大选还差一周的时间,绿党在党代会上进行了最后的动员,再次将这句话作为“选举呼声”,同时不遗余力地批评同为小党的自民党。一直显得沉闷而无趣的德国大选终于在冲刺阶段有了点看头,它的紧张感源自目前还难以预测结果的“老三争夺战”以及组阁悬念。绿党咬紧牙关要和左翼党、自民党和德国另类选择党一争高下,其最后结果将直接影响执政联盟的构成。

这四个小党目前的民调支持率咬得很紧。当前的形势让绿党不容乐观,它的支持率最近一直在7-8%之间徘徊,在四小党中式微。刚刚过去的夏天,占据大幅新闻版面的大众排放门丑闻、德国鸡蛋丑闻、美国飓风、甚至包括欧洲大陆过山车般的气温起伏简直就像是为绿党竞选宣传而“量身定制”,可这些都没能助绿党一臂之力。人们不禁会问,曾经最高支持率达25.5%(2011年)的绿党,如何在短短几年间变得如此低迷?身处反对党位置长达12年之久,绿党在本届联邦议院大选将何去何从?

光是“绿”还不够
德国绿党并非世界范围成立最早的生态政党,但绝对是实力最强的一个。1983年,成立才三年,绿党便进入联邦议院;1985年,绿党首次参与联邦州执政——黑森州红绿联盟政府;1998年-2005年,绿党与社民党组成德国红绿执政联盟。绿党目前在16个德国联邦州中的10个州参政,在原本基民盟大本营的巴登-符腾堡州由绿党人克雷齐曼担任州长。自成立之日,绿党就深刻地影响着德国的政党及政治生态:环保和生态成为德国所有主流政党纲领的重要内容;绿色和可持续理念成为政策制定的重要考量;德国保持作为环保先锋的优良国际形象。2011年前后,基民盟和社民党两大全民党在选民中的信任度整体滑坡、执政能力遭到较大质疑的空档,再加上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的影响,绿党的支持率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企。但好景不长,2013年联邦议院大选,绿党得票率迅速回落到8.5%,期间有过起起落落,至今仍没有太大起色。分析其中原因,主要有:
第一,其他政党也开始严肃对待环保议题,绿党的特色被削弱,而除了环保和生态议题,其并不擅长经济和社会议题;第二,目前国际和国内大环境出现变化,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抬头,另择党的崛起拿走了绿党不少选票;第三,党内缺乏像当年费舍尔那样具有强烈个人魅力的领导人物。
不过,需要强调的是,绿党选民的基本盘依然比较稳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在德国,环境意识已经深入民心。据2016年的最新调查,德国民众认为最紧迫的三大挑战依次为:移民、犯罪/安全、环境与气候保护。而在环境与气候保护的职权领域,民众最能信任的政党依然是绿党。绿党支持者的特征是:居住在大城市、受过良好教育、收入高(仅次于自民党选民位居第二)、女性居多、相当比例从事服务业和教育行业(工人比例在所有政党中比例最小)。绿党选民还有一个特征,其年龄老化速度很快,2000年平均年龄为40岁,到2016年则为48.1岁,这也证明了绿党基本选民的忠诚度较高。
在本届联邦议院大选的竞选纲领中,绿党提出了十点计划,其核心议题设定为“环境与公正”,一方面为了突出本党特色,另一方面是想拉拢社民党选民。显然,绿党吸取了上一届选举中要求“素食日”和提高中高收入人群的个人所得税带来的负面影响的教训,没有采取更偏左的立场。
“牙买加”联盟成算几何
目前的民调显示,从数字上看,由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组成的黑黄绿执政联盟(俗称“牙买加”联盟)的可能性伴随着德国民众求变心理而日益增大。那么,从政治立场上看,作为一个在政治光谱中被划为中左的党派,绿党是否可能与右翼保守的联盟党以及右翼政党自民党联合执政?
要知道,20世纪80年代,绿党和联盟党可谓“死对头”,而就在上周日,相隔数公里,绿党和自民党同时召开大选前的最后一次党代会,两党隔空互怼。绿党党主席格林-埃卡特说:“谁要是想让气候变暖,就选自民党吧。”以至于随后有媒体幸灾乐祸大喊“‘牙买加’死了,这样最好不过。”这种互怼不过是作秀,目的是为了在冲刺阶段突出本党形象各自再刷一把存在感。而形势发展显示,黑黄绿执政联盟的可能性的确具备了一定的前提:
首先,当了12年的反对党,绿党的执政愿望强烈。这一点和自民党有共同点。根据目前的民调,若两党都想执政,只存在牙买加组合的可能。
第二,绿党最初作为抗议党的棱角在历次选举和参政中被渐渐磨平,它学会了妥协。绿党已经发展成为当初它激烈反对的那类党派:精英、主流的资产阶级政党。这一点上它与联盟党和自民党并无太大区别。
第三,绿党基层首次选出了均来自现实派阵营的党领导双人组合。两人主张尽一切可能执政,支持黑绿联盟。党主席之一厄兹德米尔被称为“最黑的绿党人”,他曾公开称赞来自“黑党”的科尔的一些言论。绿党基层即使有反对的声音,但也深知,对于这届选民,可能参政的绿党更具吸引力。
第四,在地方和联邦州层面,如科隆、法兰克福、巴登-符腾堡州、石-荷州,黑绿或者黑黄绿已经有过实践。默克尔其实很早就觉察到黑绿(黄)联盟的可能性和好处,比如可以减少自民党的政治敲诈。
第五,三个党派相互间都有一些具有契合度或者有较大妥协空间的政策立场,比如:移民、欧洲政策、能源政策。
“绿色就是不一样”——三十多年前的绿党的确如此,它傲娇地宣布自己是“反政党的政党”,再看看今天绿党政治人物及其言行,可以肯定的是绿党自身已变得大不一样。让我们脑补一下德国前外交部长绿党党人费舍尔穿着运动鞋进入黑森州议会进行入职宣誓、绿党党员在议会中边进行政治议题讨论边织毛线衣的场景。今非昔比,既然这样,黑黄绿联盟又未尝不可呢。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