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悟峰:同观·德国|若默克尔的影响力正在下降,中德关系会怎样

发布时间:2017-09-28浏览次数:21

http://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807901?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编者按】

2017年9月24日,德国举行19届联邦议院选举。在联盟党保住议会第一大党地位、默克尔即将开启其第四个总理任期的同时,右翼民粹的德国选择党也首次进入联邦议会。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同观·德国”专栏,密切关注这场欧盟第一大国的选举,多方面观察、分析、判断德国未来几年的内政外交走势及其对国际格局的影响。本文是“同观·德国”的第七篇,联盟党在此次大选中赢得的这场“胜利”,是否意味着默克尔影响力正在下降?若真是这样,对中德关系意味着什么?
德国选民发话了:联邦总理默克尔领导下的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仅获33%的选票,为1949年以来的最差成绩,但依然成为最强政党。挑战者马丁·舒尔茨所在的社民党不得不接受20.5%的得票率,同样也是该党的最糟糕成绩,并宣布不再与联盟党组建大联合政府。右翼保守的德国选择党赢得12.6%选票成为第三大党,并首次进入联邦议院——但是并没有参与组阁的机会。自民党获得10.7%的选票,将再次进入联邦议院,但是在参与执政的问题上,至少会表现得犹豫不决。左翼党(9.2%)和环保主义的绿党(8.9%)的得票率几乎没有变化,但后者很可能有机会参与执政。
大党式微,小党势锐
社民党在选举之夜宣布成为反对党之后,似乎有可能形成一个所谓的“牙买加联盟”,即以牙买加国旗的颜色命名:黑色代表联盟党,黄色代表自民党,绿色代表绿党。
在上周日的选举之后,德国联邦议院的组成将会产生前所未有的变化,这将成为接下来几天广为热议的话题。这是真的:六个党派都将有代表进入联邦议院,为60年以来最多;党派立场横跨左倾至极右。
位于边缘以及中间地带的小党派变得比以往都更加强大,而像是联盟党和社民党这样的大党则大伤元气。组成默克尔第三届内阁的两大议会党团支持率共计下降14%,这对于这两大所谓的全民党是一次沉重的打击。之前人们已经预计到支持率将会下降;在民主政体中,执政党失利,反对党力量加强都是常事。但是如此大的损失是大家没有预料到的。
选民变了,还是政党变了?
但是,如果我们不看党派,而是观察政治阵营——选民的内容指向——那么第19届联邦议院和诸如1990年德国重新统一后第一次选举出的联邦议院并没有很大的区别。1990年的参选率为76.9%,这与上个星期天的情况极为相似,参选率为76.2%。
默克尔的基民盟的选民以及许多由于对之前各党派失望而这次将选票投给德国选择党的选民都来自市民阶级阵营:选举当日的民意调查显示,许多选民将选票投给德国选择党并不是因为认同他们的政治目标,而是因为他们觉得其他党派无法充分代表自己的诉求。如果把这些市民阶级选民在上周日的选票做个总计,票数有可能接近46%。而在1990年,有44%的人选择了市民阶级政党。
那么左翼阵营和社会民主阵营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上个星期天社民党和左翼党共同获得大约30%的选票;在1990年,社民党获得33%、左翼党获得2%,共计35%的选票。
上个星期天小型自由派阵营中的自民党获得了不到11%的选票。他们的结果与1990年几乎完全相同。只有绿党的得票率有着明显差异:上个星期天他们获得了将近9%的选票,而这个数字在1990年只有5%。
这表明,不是选民的政治观点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而是政党日益多元。右翼保守阵营的选民在今天选择了德国选择党,左派选民则决定投票给左翼党。从而削弱了大的全民党。
大选后德国政坛众生相
因此相对于德国政治氛围,此次选举结果对于德国的各大党派更具有戏剧性。
在联盟党中,将进一步加强讨论关于是否应该纲领性地提出“明确立场”的讨论——对于2018年面临州议会选举的基社盟;或者是否应该继续在中间区域争取选民。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指责联邦总理通过废除征兵义务、能源转向、难民政策和同性伴侣婚姻等令基民盟出现向“社会民主”倾斜的倾向,从而加强了德国选择党的力量。
相应地,现在已经连续四次选举失利的社民党,尤其是在默克尔领导基民盟的时代,社民党内竟然换了八位主席!作为反对党以后也要讨论是否应该继续经典左派形象以争取左派选民,还是找到一条现代化新路,争取社会中占大部分的中产阶级选民。
德国选择党中右翼保守势力与右翼极端势力之间的内部冲突已经开始。在自民党中也存在着关于在与联盟党和绿党进行联盟谈判时应该在怎样的程度上放宽自由主义思想的争论。绿党中始终存在原教旨者和现实主义者之间的分裂,这在该党派成立以来经历的各次组阁谈判中均产生影响。
成功组阁后,有可能要等到10月份下萨克森州议会选举之后,甚至可能晚些时候,由来自哪个党派的哪些人领导例如外交部和财政部等中央部门将变得十分重要。默克尔又是否现在就让大家知道由谁成为她的“接班人”在2021年成为总理候选人?
默克尔的影响力下降?
默克尔总理为她的党派带来了自1949年以来最糟糕的选举结果,那么她在自己的政党内是否仍然有能力执行这样的决定?或者说,我们在这几天体验到的,是否就是默克尔影响力下降的开始——这位“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女人”的政治能量正在衰退?
应该说,默克尔在基民盟内部仍然受到认可,因为尽管带来巨大损失,她还是第四次成功地使联盟党遥遥领先成为最强的政党,没有人能够像她一样具备政府组阁的能力。而这在一个党派中十分重要。
这对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在欧洲和世界的地位意味着什么?对于联邦总理而言,新一届联盟将比以往的大联合政府和2009年至2013年的联盟党和自民党之间的联盟更加难以领导。在明确和坚定地代表德国立场方面,德国总理将面临更大的挑战。但明确的外交政策路线或将继续推行。可以想象的是,将来德国对外将会出现更多声音,尤其是在欧洲政治领域德国各执政党可能会追求不同的理念。对默克尔而言,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合作不再像她期望的那样简单。
但是这对联邦政府的对华政治几乎没有影响。它已经成为联邦总理的一个专属领域,默克尔的部长们在与中国的接触中也受到她最直接的授意。中国也很有可能继续认为,德国将在伊朗和朝鲜半岛无核化等外交政策问题上继续与中国追求紧密的合作。美国总统的表态越不稳定,德国就会越重视来自中国的理性的声音。在经济政策领域,德国还将与中国在打击保护主义和促进自由贸易方面进行合作。但这不会阻止德国继续寻求德国公司在华市场准入的平等机会,以及在公共合同招标方面取得公平的竞争环境。上个星期日之后,德国仍是中国的好伙伴。
国际评论的第一反应纷纷强调,像许多其他国家一样,如今德国联邦议会中也出现一个了右翼民族主义党,变得有些“正常”了。对于联邦总理来说,打造一个运作良好的执政联盟并对其进行治理将变得更加困难。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德国前驻沪总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