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宇方:奥地利大选,极右根基可有几十年呢

发布时间:2017-10-23浏览次数:1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朱宇方】

奥地利国民议会选举于10月15日下午结束投票。初步计票结果显示,现任奥地利外长塞巴斯蒂安·库尔茨领导的奥地利人民党(人民党)获得31.6%的选票,将成为下届国民议会第一大党。这意味着现年31岁的库尔茨将成为欧洲最年轻的政府首脑,一时间,媒体上遍布库尔茨闪着碧眼的英俊相片。

  

  

当地时间2017年10月15日,奥地利维也纳,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庆祝赢得大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然而在这一片悦目的背后,被极右民粹主义阴霾紧紧笼罩的奥地利政坛却难以令人释怀。

在这次选举中获胜的人民党是传统的中右翼政党。它于1945年奥地利第二共和国建立时组建,前身是1887年成立的奥地利基督社会党。其政治理念和选民阶层与德国刚刚在联邦议院大选中获胜的基督教民主联盟相似。

  而值得注意的是,社民党与极右民粹主义政党奥地利自由党(自由党)在本次大选中的得票率非常接近,都略超26%,由于信选选票尚未完成统计,究竟哪个政党将是第二大党,目前尚不明了。

  库尔茨已经表示,将与进入议会的所有政党就联合执政进行磋商。尽管再次与社民党组成“大联盟”政府仍是选项之一,但在两党联合执政10年后,再次组建大联盟的可能性似乎不太大。本届大联盟政府本应执政至2018年秋季,正是因为执政两党出现分歧,今年5月库尔茨当选人民党主席后宣布退出联合政府,奥地利才于今年10月提前举行大选。

  虽然库尔茨的竞选广告如时尚大片般充满年轻活力,但他的政治立场相当保守,而在难民政策上的强硬态度更是他除了颜值之外的另一块竞选招牌。在担任奥地利外长期间,他就反对大规模接纳难民,主张削减外国人福利金,甚至建议在地中海的小岛上收容和隔离难民,阻止他们抵达目的国。他曾批评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说:“错误难民政策的纸牌屋终将崩塌。”

  因此各界广泛预期,库尔茨可能与极右民粹主义的奥地利自由党结盟,联合执政。一旦认清库尔茨执政伙伴的面目,可能就不会再用白马王子的童话套路来想象奥地利政坛。

  在本次竞选中,奥地利自由党的主张是:防止国家“伊斯兰化”、拒绝新移民享用社会福利、增加一般家庭所得,右翼民粹主义立场十分清晰。而观其历史就会发现,成立于1955年的奥地利自由党不仅是欧洲成立时间最长的右翼民粹政党之一,还赫然拥有深厚的纳粹背景,称其为“极右”毫不为过。

约尔格·海德尔

  自由党历史上最广为人知的人物无疑是1986年当选为党主席的约尔格·海德尔。他是彻头彻尾的亲纳粹分子,曾多次高调表达对希特勒的赞赏。但正是在他的领导下,自由党在奥地利政坛蒸蒸日上,从之前支持率从未突破个位数的在野小党一跃成为能与人民党和社民党公然叫板的第三支重要政治力量。在1999年的大选中,自由党的得票率飙升至26.9%,成为议会第二大党,并于次年与人民党组建联合政府。奥地利因此遭到国际社会的激烈谴责,美国、以色列等国甚至召回驻奥大使,而欧盟的14个国家则联合对奥地利实施外交制裁,并在欧盟引发一场前所未有的有关民粹主义的大争论。一时间,奥地利“四面楚歌”,国际舆论称之为“海德尔现象”。

  其实海德尔并不是什么横空出世的亲纳粹分子,他根植于自由党积淀深厚的纳粹主义土壤。

  自由党的前身是成立于1945年的“独立者联盟”,许多成员是在战后议会选举中没有选举权的前纳粹分子。而自由党正式成立后于1956年选出的首任党主席安东·莱恩特哈勒曾任纳粹党卫军旅长,并因纳粹罪行服刑三年。在上任党主席的就职演说中,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德意志民族主义立场:“国家思想从本质上说就是德意志民族的归属感。”而自由党名称中的“自由”二字指的正是民族自由主义。

  2000年与人民党联合执政也并非自由党首次入阁。自由党的首次执政经历是在1970年。在时任党主席——前纳粹党卫队高级将领弗里德里希·彼得的带领下,自由党与社民党联合组建少数派临时政府,直至1971年新的国民议会选举。第二次执政是于1983年至1986年与社民党组建联合政府。1986年因为海德尔当选党主席,社民党终止了联合政府。

  “海德尔现象”爆发之后,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海德尔被迫辞任党主席,自由党的支持率也一落千丈,但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却又使其重现生机。

  在2016年的奥地利总统选举中,自由党候选人诺伯特·霍费尔在首轮投票中以36.4%的高票遥遥领先,位居第二的绿党候选人亚历山大·范德贝伦得票率仅20.4%。虽然在历经三轮投票之后范德贝伦最终获胜,艰难地“让奥地利人在世人面前保住了面子”,但极右民粹主义者距国家元首之位仅一步之遥,这不得不令世人震动。

2016年5月23日,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亚历山大·范德贝伦当选后对媒体讲话。

新华社记者 钱一 摄

  纳粹思想得以在战后的奥地利政坛存在和发展,有历史的原因。二战时期,奥地利人对纳粹的支持和同情并不逊于德国。在纳粹德国完成对奥地利占领后一个月进行的全民公决中,赞成祖国并入希特勒德国的票数竟高达令人难以置信的99.73%;奥地利军队中90%以上的军官自愿宣誓加入纳粹德军;在希特勒政权统治奥地利的七年内,奥地利纳粹党徒的数量从8万人激增至近69万人,占总人口的11%以上,与德国持平。然而在战后,曾以“英雄般礼遇”把希特勒迎进维也纳的奥地利却摇身变成了纳粹的“第一受害者”,躲过了战后严格的纳粹肃清。因此,与欧洲其他国家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相比,奥地利自由党受纳粹思想的影响更为深重,政治主张也更为激进。

  如今,自由党不仅在奥地利国内政坛风生水起,而且自1995年就已进入欧洲议会,与法国国民阵线、德国另类选择党、英国独立党、意大利北方联盟等右翼民粹政党组成“国家与自由的欧洲”党团,在欧洲层面发挥政治影响力。

  本次奥地利大选虽然是传统中右翼政党人民党获胜,但在表面的平稳之下,右翼民粹主义思潮暗流涌动。从库尔茨的保守政治立场和竞选主张可以看出,原本与德国基民盟颇具相似性的奥地利人民党并没有像基民盟那样逐步趋中,而是向右偏转。如果库尔茨选择与自由党联合执政,将意味着右翼势力在欧洲又迈进一步。因此,在库尔茨铺天盖地悦目靓照的背后,欧洲上空日益浓重的极右民粹主义阴霾,恐怕更值得我们关注和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