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0 德国新一届联邦议员都是谁?

发布时间:2017-10-31浏览次数:13

德国新一届联邦议员都是谁?

《南德意志报》网站1023日讯  1024日,德国第19届联邦议院召开首次全体会议,总共709名议员,人数创历史新高。他们代表着六个议会党团和广泛的民意光谱。原则上,他们代表所有社会阶层、所有年龄组和所有行业。可是实际上能做到吗?议会中女性比例多少?德国另类选择党果真如一直自称的那样是“教授党派”吗?绿党确实和它的选民一样年轻吗?

大部分年轻议员来自右翼阵营。绿党议员的年龄并不代表其选民的年龄。1230岁以下的议员中,有6名来自另择党,3名来自基民盟,2名是自民党党员,1名左翼党党员。最年轻议员是24岁的自民党党员罗曼·穆勒-博姆(Roman Müller-Böhm)。选民和议员的年龄契合度最高的党派是联盟党:60岁以上的大部分选民投票给了基民盟和基社盟,他们议员的年龄比例也基本如此。最年长的议员是另择党的威廉赫姆··哥特贝尔格(Wilhelm von Gottberg),77岁。不过他并不是高龄议长(注:由议会中最年长议员临时担任的过渡期议长),今年夏季,担任高龄议长的规则改变了:从本届任期开始,该职务不再由最年长议员担任,而是由服务时间最久的议员担任。新规的官方理由是,根据工作经验安排职务更为合理。这项由社民党和联盟党做出的新规定被视为试图阻止为极右立场提供舞台。高龄议长的主要任务是宣布新一届议会首次会议开幕,并发言。现在担任该职务的是基民盟党员、即将卸任的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75岁,担任联邦议员45年。

联邦议院的平均年龄并没有经过本次大选而有很大改变,依然保持在近50岁,明显高于德国人口的平均年龄(男性42.8岁,女性45.6岁)。相比德国人口老龄化趋势,议员平均年龄变化幅度较小,数十年来都在48岁至50岁之间。

德国另择党在2013年成立之初被视为数学和国民经济学教授的党派。他们的宣传称,自己是新一届议会中“博士和教授密集型议会党团”,当然其中还包括荣誉博士的头衔。在佩特里及其丈夫米鲁赫退党之后,如果只考虑真正获得博士学位(而非荣誉头衔)的议员人数,另择党并非名列第一,而是和自民党(20%)并列第二,位于基社盟(24%)之后。博士议员最少的是左翼党,仅为14%

根据五大数学-自然科学联合会发放给政党的问卷结果,所有政党都宣称将促进教育与科研,并且其决策要立足科学的认知。但是气候变化议题除外,因为另择党对此有自己的看法。

联邦议院中女性比例创20年新低,仅仅不到31%的议员为女性,上一届联邦议院女性比例为37%。与国际上比较,德国从第22位下滑到第45位,在欧盟内部则从第7位降至第12位。另择党的进入和自民党的回归是女性比例低的原因。这两个党团中有145名男性,仅有29名女性。不过即使将其他政党考虑进来,也很明显的是,大约四分之三的新晋议员是男性。只有绿党和左翼党女议员人数大于男性。这符合他们的纲领:绿党要求上市公司领导层女性比例必须达到50%。左翼党也同样要求企业监管委员会和董事会女性比例达50%

虽然德国官方没有贵族的说法,但是他们在媒体上出镜率却很高。德国贵族的特权早在100年前魏玛宪法中就已经取消。尽管如此,富裕的贵族自成一个封闭的小圈子。有贵族头衔的人光凭他们的社交网络就享有特权。名字中有贵族称谓的议员分布在几乎所有议会党团,其中基民盟议员中拥有贵族头衔的人最多(4.0%),社民党最少(0.7%),基社盟则没有。历史学家估计,民众中的贵族比例低于0.1%,相比较而言,联邦议院中2.3%的贵族比例大大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

在职业生活中天天与法律打交道的人,某个时候会产生自己参与立法过程中的需求,这个人群的人数明显高于从事其他职业的人。据联邦议院大选委员会主席称,议会中16%的人在参加竞选前从事与法律相关的职业。在基民盟和自民党党团中甚至有25%的议员此前是律师、法官或法务人员。这类人员比例最少的是左翼党,仅为6%。医生也是很多议员曾经从事的职业,所有党派中都有。除了基社盟,所有党派中均有曾经担任教师职业的议员。值得注意的是,仅有9名议员曾经是手工业人员。所有4名曾在工会和职工委员会中任职的议员都来自左翼党或社民党。唯一的家庭主妇议员是社民党人,这和唯一的书商一样,即选举中失败的社民党人马丁·舒尔茨。3名农场主之一为绿党成员,其余两名是联盟党成员。和自民党党纲定位吻合的是,有12名自民党议员是“企业主”或“个体经营者”。几乎有四分之一的议员在此前就已经是职业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