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0 应认真对待德国另类选择党的选民

发布时间:2017-10-31浏览次数:13

应认真对待德国另类选择党的选民

《时代》周报网站1023日评论  德国另类选择党是要限制宗教自由等基本权利的极右翼政党。它的领导人歧视外国人,发表种族主义言论,抗议修建难民所,试图为二战国防军士兵平反,散布谎言。“开放边界”、“罪责崇拜”、“人民叛徒”、“然后清场”,所有这些用语都来自另择党,这个成立于2013年的反欧元政党,进入了13个联邦州议会,如今带着它反伊斯兰教、倒退的政治路线成功地进入了联邦议院。不过这个党和它的候选人并非凭空产生,他们有帮助其进入议会的选民。该党获得了社会部分人群的坚定支持,从联盟党吸走了一百万张选票,从左翼阵营吸走数十万张选票。这个我们必须记住。时至今日在其他政党和非选民群体中容易受极右翼思想感染的选民力量不断发酵。另择党的成功让这一趋势显而易见,这一方面是让人不安的理由,另一方面也是一个机会,即政治和公民社会现在有机会重新靠近这些选民,用有建设性的政治纲领重新赢回他们。

如何能做到这点?重要的是消除这些选民的恐惧。他们害怕阶层下滑的恐惧并非毫无道理。这种恐惧在结构弱的地区蔓延开来,这些地区的电影院和剧院已经关门,年轻人大学毕业后不再回去,房地产价格下滑。要给恐惧的人传递没有吃亏的感觉,要回应他们的问题,纠正诸如外来人员可以获得所有福利、领取哈尔茨四社保的人很吃亏等谣言。在东萨克森地区,由于警力跟不上,公民自发组织防范偷汽车、自行车和建筑器械。这些都是让另择党壮大的养料,这些地区另择党赢得直选议员议席。

如果在大选前去各个集会听一听,就会发现,选民一点也不在意另择党内不休的权力斗争、禁止修建清真寺尖塔的立场或者党领导人高兰德对国防军的言论。选民担心的事情是,比如自家村子里的公交车站还能维持多久;他们等待多年希望明确知道,自家废水处理费有多高;他们希望能买得起用放心肉制作的本地香肠;他们希望涌入德国的移民得到控制;他们希望不管是救助欧元还是事关《都柏林条约》,他们的权益都不要受损。他们觉得自己的担忧被其他政党和主流媒体忽视,于是转向呼唤“真正的反对派”的方向。

要赢回选民的信任还需要承认错误。直到目前一直实施的贬低另择党的策略失败了。将其选民定性为贫穷和失败者人群并不起作用。调查显示,另择党选民受教育水平好,收入高于平均水平。自认为掌握真理的人越是将另择党视为非理性或者另择党的反对者越是挥舞打击纳粹的大棒,另择党的选民会变得越固执、该党民族主义的咆哮会更响。

新的策略可以这样开头:明确指出另择党做了哪些正面的事,例如他们动员起了150万名以前没有或者从未去选举的选民。换句话说,另择党让更多人参与政治,就像特朗普选举、难民危机和气候变化话题一样。其他党派公开与另择党发生摩擦,这反倒凸显了其他党派的特色,同时促使他们开始更多思考被遗忘的立场和传统。媒体在另择党变得壮大后,也开始反思自己的工作。新政治形势要求一种新的、进行启蒙的新闻业,而不是指手画脚、进行教化的新闻。

重新获得选民信任不仅要求有区别地看待另择党选民,还要区别看待另择党。贴标签和笼统归类不会吓退选民,只会让该党在反对声中壮大。比如,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基民盟的红袜子运动不仅没削弱反而壮大了左翼党。将另择党笼统指责为不民主、内容空洞也是错误的。该党在一个艰难的过程中制定自己的纲领,党的基层深度参与了这个过程。没错,他们党纲的一些段落是反对基本权利的。这的确是一个政治问题。但是自从德国国家民主党(NPD)的禁党诉讼失败后,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民主甚至能允许提出取消民主的要求。

迫切需要热切地为民主做宣传。这取决于,如果默克尔不做另择党选民认为正确的事情,选民不是一味阻止,而是用强有力的、有道理的论证进行辩论。也许他们在下次选举会成为成熟的国民而做出另外的政治选择。也许不会。公平的争论包括认真对待对手、允许有不同意见。可是到目前为止,这对于双方都不是顺理成章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