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刚:德国教师工作压力有多大?

发布时间:2017-11-17浏览次数:13

说起教师这个职业,最让人羡慕的莫过于假期了。人们印象中的教师总是可以在别人“累成狗”的时候,轻松开启假期模式,自由自在地享受着阳光、沙滩、海浪和仙人掌。确实,德国公立学校的教师每年有12个星期的假期,其中四月份复活节春假两周,暑假六周,十月份秋假两周,还有圣诞节的两周。但是,事实真是如此吗?

德国教师授课跨度从五年级到高三,工作量可不小

我们先来说一说教师的授课时数吧。德国16个联邦州,每个州对教师每周的授课时数都有规定,基本上在22到28节之间,但是不同类型的学校也有区别。这里以北威州为例,在校园法和行政法里规定了每周每个教师的工作时间不得超过41个小时,其中小学、主要中学和实科中学的规定授课数为每个教师每周28个课时,综合中学、高级文理中学和职业高中25.5个课时,特殊学校27.5个课时,夜校(高中)和大学预科22个课时。也许大家要问了,那0.5个课时怎么上?其实是第一年每周多安排一节课,第二年每周则少安排一节课。

除了规定授课时数以外,每个教师还要参加教师会议、继续教育、学生咨询、家长会等,另外加上备课、出卷子和改卷子的时间,每周的工作时间绝对不比其它工种少。要知道,德国大部分的全职工作只有每周39个小时的工作时间,而教育法规定的教师工作时间是不超过41个小时。在现实中,如果一个教师教授两门批改量很大的课程,那么这41个小时闭着眼睛就超过了。因此报纸上不时会报道有德语、英语老师到行政法院起诉体育老师同酬不同工。

根据德国下萨克森州教育和科研工会(GEW)2016年的调查,该州高级文理中学的公务员教师全学年平均每周要比其它公务员多工作3.05个小时。根据这个调查,下萨克森州三分之二的教师每个周末都要在家里备课或改卷子,而每个假期中,至少有一整个星期是用来处理和学校有关的各种事物,特别是春假和秋假里,超过一半的教师都在备课。

主要的原因就是,每个教师平时的授课量特别大,而且一般都要教两门跨度从五年级到高三的课程,平时没有特别充裕的时间进行备课。其实我们所说的“假期”,只是针对学生而言的,德语里用“无课期”来表达教师的假期,也就是说,学生不上课了,教师还得该干什么干什么,做完学校的活儿了,才可以休假。

各种考试也造成德国教师面临压力

这种加班加点的情况在考试阶段尤其突出。德国学校的考试都是每个教师自己出题,而且还要写参考答案和评分标准。对于低年级的考试,一般来说客观题比较多,相对容易批改。但是进入高中以后,所有的考试都必须是主观题,文科类的考试就特别难批改,有的政治或宗教教师每份卷子至少要改45分钟,而且还要写评语。此外,德国的教师虽然不需要坐班,但是绝大部分的学校都无法为每个教师提供足够的空间办公,因此备课和改作业等工作只能在家里进行。

所有这些都造成了很多教师不得不牺牲大量的周末或者假期的时间来完成工作。而且绝大部分的州都具体规定了学生的考试必须在两周内批改完,发给学生并讲评,个别州则规定三周的期限。如果一个德语或英语老师教六个班,其中三个初中班,三个高中班,每个班20到25人,那么光是耗在改一次卷子上的时间就将近60到70个小时。两周内必须要改完,那么在考试阶段每周就会突然额外多出30到35个小时的工作时间。特别是如果有的考试被排在春假或者秋假甚至圣诞节假期前,那么假期里老师也得改卷子,因为假期也算在这两个星期的期限里。很多老师是带着考卷一起去度假的,偶有听说考卷放在行李箱里,然后托运的时候行李弄丢了的事情,这种情况学生必须要重新再考一次。

今年6月,下萨克森州教师工会在等待了两年之后,终于把州政府告上了行政法院。这次起诉的直接导火索就是下萨克森州一所中学的德语、英语、法语和数学老师在今年四、五月高中毕业考试期间每周需要工作近80个小时。由于上述科目是下萨克森州和巴伐利亚州统一命题的联考,根据巴伐利亚州的请求,今年的考试时间非常晚,从考试到提交成绩只有两周时间。在这期间所有老师不仅要正常授课,还要批改考卷,而且一份卷子由两个人分别批改,这无形中又增加了工作量。该校的老师抱怨说,自己根本无法仔细地改完每一份毕业考卷。

三分之一德国教师感到“压力山大”

这并不是个例,每一所学校都大量存在这种情况。当然,这些课时数和工作时间是指全职教师,在德国也有大量的合同教师(甚至部分公务员教师)是非全职,有的是75%职位,有的是50%职位,也有的是30%或者60%职位,那么规定的课时数也要相应地按比例来算。

德国教师工会2017年7月的资料显示,现行教师工作时间制度对非全职的教师最不利,因为如果是一个50%的职位,那么规定授课时数虽然会相应地减半,工资自然也减半,但是工作时间不一定比全职的少,因为虽然授课少了,但是教师会议、继续教育、学生咨询和家长会等规定项目却是一个都不能少。

当然,每周规定的授课时数也是可以减免的,满55岁的全职教师每周可以减免1个课时,半职可以减免半个课时。满60岁的全职教师可以减免3个课时,半职减免1个半课时。50度伤残全职教师可以减免2个课时,70度伤残的可减免3个课时,90度伤残的则可以减免4个课时。

对于除了教学还承担一些其它工作的老师,也可以根据情况向教师大会提出减免申请,比如班主任每周可以减免1个小时。不过这种减免由每个学校自己制定,减不减还得看教师大会是否通过,校长是否同意。

说到这里,大家可以看出,德国教师确实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业,工作量很大,压力也不小。据说三分之一的高级文理中学的教师都有过看心理医生的经历,而且最近五年,越来越多的教师在60岁或者62岁就提前退休了,只有一部分人确确实实地熬到了法定的67岁。也难怪,当我们学校的教师听到中国同行们的规定授课量时,除了羡慕还是只有羡慕。(作者为同济大学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德国埃森市伯乐高级文理中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