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春荣:同观·德国|社民党为什么回心转意愿与联盟党组阁

发布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13

http://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880046?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德国社民党在9月24日的大选中得票率创下历史新低(20.5%),社民党主席舒尔茨立刻宣布社民党不再与默克尔所领导的基民盟/基社盟(这两者组成联盟党)组成大联合政府,而是选择做最大反对党,理由是大选结果显示两大执政党得票率遭遇滑铁卢,表明大联合政府已经遭到选民的抛弃。舒尔茨的“以退为攻”之举尤其受到社民党基层的欢迎。

在社民党不参与组阁谈判后,唯一的组阁可能性就只剩下基民盟/基社盟、自民党与绿党组成所谓的“牙买加联盟”(三党代表色分别为黑、黄、绿,与牙买加国旗颜色相同,故名)。然而,经过四个多星期的试探性会谈,最终这一跨政党阵营的组阁试验以失败告终。为避免组阁僵局以及重新选举,德国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扮演了危机管理人的角色,分别与各党领导人进行会谈,以期找到走出组阁危机的出路。
在他与社民党主席舒尔茨会谈后,社民党已经改变了此前严词拒绝与基民盟/基社盟进行组阁谈判的态度,而是表示,不拒绝任何会谈,未来各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接下来,施泰因迈尔还将与基民盟主席默克尔、基社盟主席泽霍费尔和社民党主席舒尔茨进行共同会谈。很有可能的是,之后三党会就再续大联合政府展开谈判。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有望促使社民党回心转意呢?
 
社民党为何回心转意?
 
首先是德国国内组阁形势和民意出现了变化。在大选后,社民党立刻宣布成为反对党,当时虽然德国国内也有声音批评社民党出于政党私利而逃避国家责任,但是,这种声音还非常微弱。但是,随着“牙买加联盟”试探性会谈的夭折,重新选举的形势变得日益严峻,压力重新回到了社民党身上。虽然社民党领导层豪言不惧重新选举,但是,如果社民党继续封锁与基民盟/基社盟的会谈,就不能排除社民党因逃避选民所赋予的国家责任而在重新选举时遭到惩罚。现在,社民党如若在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的“紧急呼吁”下,承担起国家的责任,哪怕最后谈判夭折,也可以保全社民党作为一个负责任政党的形象,从而在后面可能进行的重新选举中获得加分。
其次,社民党党内的立场出现了松动。在“牙买加联盟”试探性会谈结束后,社民党领导层内要求与基民盟/基社盟进行会谈的声音也日益响亮,他们的一个理由是,在目前情况下,社民党是被求着去展开组阁谈判,因此可以提出更高的要价,包括在议题的立场定位和部长职位的分配等问题上。事实上,社民党领导层始终有着更为务实的一派,主张作为执政党之一参与政治建构,要远好于成为反对党,只是因为社民党先后两次在组成大联合政府后,遭遇得票率的大幅下滑,才使得社民党高层有很大的忌惮。如今形势所逼,社民党高层有了一个很好的台阶下,正如舒尔茨日前对青年社民党人所说,社民党的目标不应在于政党利益,而是应以如何能更好地改善老百姓的生活为目标。换言之,只有参与执政,才能更大程度地参与德国国内政治的建构,也才能推动马克龙提出的“重塑欧洲”的改革计划得到落实。
最后,舒尔茨个人的算计发生了变化。在竞选期间,舒尔茨一度给暮气沉沉的社民党带来了一股新风,社民党在民调中的得票率节节攀升,其本人在社民党党员中的支持率达到了顶峰。一个例证是,舒尔茨在今年3月的社民党党代会上全票当选党主席。据悉,舒尔茨是近80年来首名收获党代表100%支持的社民党主席候选人。然而,由于舒尔茨的竞选策略不当,“舒尔茨效应”昙花一现,在大选中舒尔茨率领社民党更是创下了最低得票率的结果。在党内要求其引咎辞职之声冒出来之前,他毅然宣布社民党成为反对党,这一招使他继续赢得了社民党基层的尊敬和支持。此后,他也一再重申其拒绝再次组成大联合政府的立场。可如今形势已出现了如前所述的变化,如果舒尔茨继续保持其原有立场,很有可能会遭到党内其他领导人的质疑和挑战。
在此背景下,他以联邦总统的“紧急呼吁”和国家责任为名,转而表现出对会谈的开放姿态,使自己重新获得了行动上的主动权。而且,在与基民盟/基社盟未来展开组阁谈判的背景下,舒尔茨的地位反而有望更加稳固,因为社民党内需要舒尔茨这位在党内基层仍然拥有极高声望的人,舒尔茨也与此相应地明确表示,如果与基民盟/基社盟举行组阁谈判,其最后的谈判结果也会付诸党内基层表决通过。事实上,在竞选期间,为了安抚党内对大联合政府这种组阁形式的批评,他早已做过类似表态。应该说,“全党公决”这一党内民主的手段也是提高与基民盟/基社盟谈判时要价的工具,上届议会选举后时任党主席加布里尔就已经祭起过这一“杀手锏”。不过,也不能太过高估这一手段对基民盟/基社盟的威慑力,毕竟如果党内高层达成了谈判结果,却最终遭到基层的否决,这也是社民党自身不能承受之重。
 
组阁之路仍非坦途
 
总之,随着社民党对于与基民盟/基社盟举行组阁谈判表现出“回心转意”之势,德国新政府也呈现出“柳暗花明”的可能性。对于默克尔而言,相较于“牙买加联盟”,她更愿意延续与社民党之间的大联合政府,毕竟她对大联合政府已经驾轻就熟。虽然默克尔日前先发制人,策略性地提出了若干与社民党联盟的条件。但是,可以想见,如果基民盟/基社盟与社民党这两个大选的“失利者”最终决定展开组阁谈判,默克尔为了组建一个稳定的政府并确保自己的第四个总理任期,不排除会表现出更大的灵活性,毕竟在泽霍费尔遭到基社盟内的“逼宫”后,他在联邦层面的谈判地位有所削弱,对基民盟的掣肘也有所减低。
然而,社民党如果真的重启大联合政府谈判,也并非一路坦途。一方面,如果试探性会谈或组阁谈判失败,谁会被选民认为是失败的“罪魁祸首”,从而在可能进行的重新选举之中遭到惩罚,这还很不好说。另一方面,即使大联合政府的组阁谈判成功,社民党基层表决通过,社民党高层如愿参与政治建构,但是,如何在默克尔(已经有所褪色的)光环下凸显社民党的形象,以便为下届选举做好铺垫,避免每次组成大联合政府后,社民党“劳苦功低”,得票率遭遇下滑,这依然是摆在社民党高层面前的一道至今未解的难题。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