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2 组阁谈判失败,德国政局面临十年来最大的不确定性

发布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13

组阁谈判失败,德国政局面临十年来最大的不确定性

综合明镜在线、德国之声电台网站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试图建立“牙买加联盟”的试探性组阁谈判19日遭遇重大挫折,自民党当晚正式宣布退出组阁谈判,德国政局面临近十年来最大的不确定性。

牙买加联盟胎死腹中

19日深夜,经过长时间的谈判,基民盟、基社盟、自民党和绿党的试探性组阁谈判失败,自民党主席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决定退出谈判。

基社盟主席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说:“谢谢你这四周以来所做的一切,默克尔。”默克尔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基民盟和基社盟的二十几位成员全体起立鼓掌。

所有参与谈判的各党派成员都面露疲色,但林德纳和自民党副主席库比基(Wolfgang Kubicki)显得尤其沮丧。林德纳手里拿着一份讲稿,但他并没有看着讲稿,似乎早已为这一刻做好了准备,他疲惫地说:“我们不愿意、也不能为谈判的结果承担责任。我们认为,谈判中所讨论的许多措施是错误的,如果实施,我们将不得不被迫放弃多年来一直努力奋斗争取的信念。”

随后,林德纳、库比基和其他自民党高层钻进车里,消失在柏林11月的寒风中。德国联邦政府层面上首次可能出现的牙买加联盟,就这样胎死腹中。

据当晚参与谈判的一名内部人士透露,林德纳事先向默克尔宣读了他退出谈判的决定,默克尔回应说,他的语气听起来像是事先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份声明。默克尔说,林德纳应该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认真地想一想,自民党未来是否还有机会完成他在联合组阁协议草案中已经达成的目标。但是,林德纳还是拒绝继续谈判下去。

参与谈判的各党派纷纷表达了他们对谈判破裂的失望和不满。默克尔表示:“对于各方未能达成协议,我深感遗憾。”泽霍费尔称,协议原本就要达成,但自民党却在最后时刻退出。绿党联合主席欧玆德米尔(Cem Özdemir)同样也对自民党表示不满,他说,绿党在许多关键性的问题上总是顾全大局,乐于妥协,“但唯一可行的民主共同体却被自民党扼杀了”。

但是,选择党对于组阁谈判搁浅却欣喜过望,选择党议会党团联合主席高兰德(Alexander Gauland)说:“我们认为,牙买加联盟的尝试组阁失败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一联盟不过是换汤不换药。默克尔失败了,作为总理,她应该下台。”高兰德呼吁重新选举,称这是联合政府组阁谈判失败后的“民主逻辑延伸”。他认为,如果重新举行大选,选择党的得票率应该超过924日的选举。

谈判聚集四大难题

首先是移民和家庭团聚。新政府在移民和难民政策上的立场始终是组阁谈判最大的棘手问题。基民盟和基社盟在内部斗争后达成一致立场,新政府将基于人道立场,设定每年20万新移民的最高限额。自民党建议每年限额在15万到25万之间。

但各方在是否允许申请避难者家属来德国团聚的问题上分歧很大。绿党主张应该给予这些避难者亲属有限的“附带保护”,让这些人在抵达德国后能够允许他们的直系亲属来德国团聚。绿党认为,这一措施有助于减少偷渡。

默克尔政府目前将移民家庭团聚议题暂时冻结2年,联盟党希望进一步延长冻结期。绿党对此表示坚决不同意。各党派之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意见分歧巨大,是因为各自援引的数据口径不一,也因为各方在允许难民入境的人数上目标不一致。有人估计团聚亲属人数在5万到7万,也有人估计数十万。

自民党认为,除非满足一定的条件,否则不可能达成共识。基社盟在这个问题上丝毫不肯让步,他们希望释放出一个信号,即未来新政府的移民政策将更加严格,而不是宽松。

其次,气候保护问题。这一问题同样错综复杂。尽管参与谈判的四个政党都认同德国的气候保护目标,但在如何实施环节分歧明显。绿党要求立即关闭德国境内的20座燃煤电厂,联盟党和自民党则表示,这一举动在经济上没有意义,后果非常危险。

同样,各方在数据和数据的解释上再次意见不一。绿党认为,为了完成德国2020气候减排目标,必须削减9000万到1.2亿吨二氧化碳排放。联盟党和自民党提出的削减数字要低很多,约在3200万到6600万吨。

自民党和基社盟同时警告,如果电厂关闭,将导致严重的电力短缺。联盟党和自民党表示,对于绿党主张的关闭20座电厂,他们只能接受关闭其中的10座。

绿党坚持认为,未来的牙买加联盟政府必须立刻开始着手实施燃油引擎汽车的逐步退出。绿党原本要求到2030年停止注册燃油引擎汽车,此次,他们的立场有所松动,但谈判并没有因此变得轻松。

第三,欧盟和欧元区政策。如何重塑德国的欧盟政策?尤其是欧元区的扩大问题上,扩大则意味着相互救助的责任也进一步增大,在此情况下,德国是否还应该继续支持扩大欧元区?

自民党坚决反对未来对任何因自身原因陷入财政黑洞的欧元区国家实施救助,比如希腊。自民党同时也反对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的欧元区联合预算。绿党则支持马克龙的欧元区和欧盟政策。

第四,如何兑现竞选承诺。关于牙买加联盟政府如何使用纳税人的钱,各方也摩擦不断。团结税就是其中最棘手的一个问题。自民党希望推动2019年停止征收团结税;联盟党希望逐步退出实施团结税;绿党则希望保留团结税,称失去团结税这一重要的收入,德国在教育和数字化领域的投入将面临资金不足的问题。

初步估算,牙买加联盟政府的预算估计在1000亿欧元,谈判各方都认为必须保持预算收支平衡,这也就意味着大量的项目将被迫中止。但是,税收专家最近测算,联邦政府的财政盈余将达300亿欧元,各党派在预算问题上的矛盾因此再度爆发出来。

反思未来之路

德国一向推崇稳定和可预见性,但是,持续一个月的组阁谈判失败后,德国人却迷失了方向。默克尔说:“今天,对德国来说,至少是一个深刻反思未来之路的时候。”

组阁谈判破裂的政治影响是巨大的。事实上,对默克尔来说,19日晚标志着她12年的总理府政治生涯开始走向终点。19日晚,被持续几周的谈判搞得筋疲力尽的默克尔说:“今天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历史性的一天。”德国人已经习惯了默克尔风格的表达:没有太多的修饰,平白朴实。但这一次,默克尔的说法可能变成现实。

默克尔一直放任谈判漫无方向地进行,直到最后局面不可收拾。她没有提出任何想法,也没有展现出自己的领导力,只是在最后一天空洞地表示希望各方能够找到解决办法。

德国现在面临新政府无法产生的尴尬局面。默克尔作为看守总理,连她自己都不敢确定,如果再来一次大选,她是否还能够率领基民盟取得胜利。泽霍费尔被党内斗争搞得焦头烂额,而且看不到获胜希望。绿党仍然距离权力核心很远。自民党宣称为了坚持原则而放弃组阁谈判,但这一次,它捞不到任何政治好处,把党派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让自民党备受批评。许多政治对手指责林德纳从一开始就策划要在政治上来这么一场惊人的秀演,或者至少在最后一天漫长谈判之前,就已经想好要退出谈判。

对社民党来说,谈判的失败对它也没有好处。社民党指望四年反对党的身份能够帮助它重整旗鼓。但是现在,可能重新举行的大选让它的愚笨再次暴露在选民面前,社民党还没有准备好重新投入一场选战。

现在,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扮演着关键性的角色。默克尔的保守党和中左翼的社民党仍将继续作为看守联盟执政,但德国是否将重新举行选举,决定权在施泰因迈尔手里——除非默克尔想尝试以少数党身份执政。

默克尔20日在接受公共电视台ZDF采访时表示,她准备率领基民盟重新举行大选,“我(对于领导一个少数党政府)表示怀疑”,默克尔说。她准备在未来4年内继续领导德国,但她认为,建立一个多数党政府,对于德国以及欧洲的稳定都是至关重要的。

不过,德国之声分析,默克尔的表态并不意味着德国一定会重新举行大选。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将与其他政党接触商谈,看看是否能够最后一搏,组成联合政府。据ARD电视台在谈判破裂后举行的民意调查中,63%的受访者表示,如果不能组成联合政府,他们倾向于重新选举,而支持组成少数党政府的人仅有23%

在默克尔表态愿意重新选举几个小时之前,施泰因迈尔似乎排除了重新大选的可能性,他强调,各党派有责任从选民的角度出发,重新考虑他们是否能够组建一个多数党政府。“我期待各方在不久的将来能够组成新政府”,施泰因迈尔说,各党派“不能简单把责任推还给选民”。

如果最终仍无法组成多数党政府,根据德国宪法,施泰因迈尔必须任命一位总理,交德国议院批准,如果经过三轮议院投票,仍无法形成稳定的政府,施泰因迈尔将宣布重新举行大选。

这一结局是施泰因迈尔竭力想避免的。他表示,将与各党派领导人分别举行会谈,以达成协议。但在德国目前的政治氛围下,这种突破的可能性不大。

当然,还有第三种可能性,那就是维持目前的大联合政府。9月大选结果公布后,社民党以20.5%的得票率创下自二战以来的最低点,社民党领导人马丁·舒尔茨因此宣布社民党成为在野反对党,从而让“牙买加联盟”成为组阁谈判的首选。

但是如今,谈判的破裂让社民党有可能重新考虑是否入阁。舒尔茨原计划周一宣布社民党未来的战略,包括人事变动,但新闻发布会被推迟。社民党副主席施泰格纳(Ralf Stegner)周一仍坚持立场:“不主张成立大联合政府。”

舒尔茨21日也否定了这种可能性,他在柏林表示:“鉴于924日的投票结果,我们不适合进入大联合政府。”他说,社民党不怕重新选举,也没有义务与默克尔的保守党再度组建联盟,“选民已经给大联合政府亮出了红牌,在这种情况下,最高权力主体,也就是选民,必须重新评估形势”。

舒尔茨拒绝评价社民党是否认同由基民盟组成少数党政府,但他表示,社民党作为默克尔领导的看守政府的一部分,将继续履职。

最新消息,社民党高层24日在柏林总部连夜开会,讨论其组阁立场,但目前尚不清楚社民党是否将改变其作为反对党的立场。这场会议一直持续了8个小时,社民党秘书长Hubertus Heil在会后表示,“社民党不排除参与组阁谈判的可能性。”德国司法部长、社民党成员马斯(Heiko Mass)也暗示:“社民党不能表现得像个顽固的孩子。”

德国之声报道称,牙买加联盟试探性组阁谈判失败之后,社民党面临越来越大的舆论压力,政治舆论普遍聚焦在社民党是否会改变反对党的立场,以某种方式参与德国组阁的政治重建过程,与保守党再次组建大联合政府,或者至少不要对保守党领导的少数党政府投反对票。

周四下午,社民党主席舒尔茨与总统施泰因迈尔举行会谈,社民党高层和德国外长加布里尔也参与了会谈。会谈结束后,舒尔茨前往社民党总部,与党内重量级人物,包括几位社民党州长举行会谈,会议一直持续到深夜。为了节约时间,他们甚至叫了披萨外卖。Heil说,会议是建设性的,社民党领导层“接近达成一致”。

社民党目前有3个选择,参与组成大联合政府;支持默克尔领导的少数党政府;支持重新举行选举。社民党领导层将作出决定,并交由12月初举行的社民党大会讨论通过,或者在社民党基层党员中举行投票。

各党派深刻的不信任

对于此次试探性组阁谈判的失败,各界开始追究参与谈判的各方责任,自民党当然成为众矢之的,林德纳本人也难辞其咎。

实际上,在19日晚,各党派都已经开始着手为新一轮大选拟定选举战略。绿党成员冯诺茨(Konstantin von Notz)说,他在19日上午就已经有这种感觉,自民党准备退出谈判,并且在与绿党资深成员特里廷(Jurgen Trittin)对话时搬出了放弃谈判的借口。特里廷告诉《图片报周末版》,随着谈判进程的深入,自民党在移民问题上的立场日趋强硬,不肯让步。

周一,绿党方面传出的信息是有可能达成协议,各方立场非常接近。不过,自民党对这一传言予以否认。库比基说:“说这种话的人,显然并没有看到谈判文件。”协议文本中仍有120处地方存在争议,有待解决。

事实上,谈判各方在许多议题上仍在努力解决分歧,例如,碳排放削减,外交政策,德国东部的“团结税”,等等。其中,最主要的分歧在于移民和家庭团聚问题。默克尔的保守党,尤其是基社盟,希望设立每年20万移民的限额,反对那些已经身在德国的移民将其家属接到德国。这一立场与自民党接近,他们都对移民持广泛的怀疑态度。而绿党则坚持对移民采取更加开放的政策。

19日下午,绿党和保守党似乎曾经一度在移民问题上达成妥协,绿党愿意接受在移民数量上设置最高限额,以换取允许家庭团聚。同时,绿党也愿意接受基民盟和基社盟的要求,承认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和摩洛哥三国为“移民来源安全国家”,这一定义目的是为了遣返来自这些国家的难民。但是,基社盟代表告诉记者,自民党主席林德纳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妥协。

这一僵局体现出自民党和绿党之间存在的深刻的不信任感。自民党甚至不愿意让绿党在未来的联合政府中接管外交部部长的位子,担心绿党会利用这一职位,在移民数量上设立硬上限。“不幸的是,各方之间存在太多的不信任感”,库比基在接受明镜采访时说。绿党同样也有这种感觉,几周来,绿党一直认为,自民党对牙买加联盟并没有太大的兴趣。19日晚,特里廷在评论自民党退出谈判时说:“自民党从周四就准备退出谈判了。”

当然,批评自民党的并不只有绿党。默克尔保守党内一位国会议员说,基民盟、基社盟和绿党本来在移民和家庭团聚问题上已经达成妥协,“但自民党一得知这一消息,就跑路了”。

明镜在线将试探性组阁谈判的失败归因于缺乏政治互信:“基社盟的布林德(Alexander Dobrindt)和绿党的特里廷,无论是从长相,还是政治观点上,都有着本质的不同,期待他们像同胞兄弟一样和睦相处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大家一起联合执政4年,总不能每个重大的节点上都要担心你的同僚会不会在背后搞事情。”

缺乏互信有几方面的原因。

首先,四党联盟本身就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政治组合体,不同的政治文化和理念很难融合。基民盟和基社盟的关系,在默克尔2015年决定向难民开放边境之后,一直非常紧张,进一步将联盟谈判复杂化。

其次,是权威性的问题。默克尔在德国政坛上的星光效应开始减弱,她的政治对手不再像过去那样敬畏她,尤其是自民党领导人林德纳。在2009年到2013年期间,自民党曾经作为联合政府的小伙伴,与默克尔合作,结果在大选中惨败,成为自二战结束、自民党成立以来首次被赶出议会。这段痛苦不堪的经历,让自民党对重新进入联合政府缺乏热情。

此外,巴伐利亚州明年将举行州议会选举,该州州长、基社盟领导人泽霍费尔的选情不容乐观,许多党派已经摩拳擦掌,准备拉他下马。而绿党的双重领导机制让人搞不懂究竟谁说了算。

目前外界并不清楚各方为弥合这些分歧究竟付出了多少努力。基社盟代表在谈判中利用一切机会激怒绿党,绿党则散布谣言称基社盟内部存在分歧。结果到最后,反而是自民党和它的领导人林德纳最不愿意妥协。

整个谈判过程中,各方代表们害怕的不是失败,而是相互之间的不信任,害怕如果不能在每一个细节问题上谈妥,就会丧失主动,被人牵着鼻子走。如果组阁谈判成功,最终的联合政府协议文本至少要1000页,不留任何重新解释或“创新”的空间。

对于牙买加模式,参与谈判的各党派其实态度并不积极。德国经济仍表现强劲,新政府原本可以利用这一优势,以金融手段支持工程建设,大刀阔斧地实施改革。但现在,它们丧失了这一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