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3 德国隐性通胀创新高

发布时间:2017-12-12浏览次数:13

德国隐性通胀创新高

  

《每日新闻》网站1129日讯  最让德国人害怕的莫过于高通胀,而德国近年的消费价格始终只有温和上升。201711月的通胀率仅1.8%,但实际上的货币贬值情况却要严重得多。

一些经济学家和货币专家早就不再信任官方统计数据。资产管理公司Flossbach von Storch的托马斯·迈尔(Thomas Mayer)说:官方总是说,物价几乎没有上涨。实际根本不是这样。只要看一下资产价格,就能发现截然不同的发展趋势。迈尔曾任德意志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

实际上,本来就由Flossbach von Storch开发的资产价格指数刚刚创下8.7%的新高。房屋和股票大幅拉动价格上升。如不动产和土地等实物资产的价格涨幅超过10%

资产价格指数不仅涵盖能源、食品和租金的价格变动,还涵盖房地产、债券、股票、商业资产以及艺术品、老爷车和收拾等收藏品和投机品。而官方通胀率仅涵盖消费物价。联邦统计局的消费价格指数是根据600项物品和服务的价格计算出来的。消费价格指数与德国人的生活现实几乎无关,曼海姆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弗洛里安·施塔尔(Florian Stahl)批评说。

经济学家和货币专家们提出了隐性通胀的概念,即感觉到的通胀。基金公司Allianz Global Investors总经理安德烈亚斯·乌特曼(Andreas Utermann)说,所谓的效用估价法扭曲了数据,技术进步被计算为价格下跌,这是无稽之谈。举例来说:一家移动通信公司以同样的价格向顾客提供更多流量,消费者支付的费用并没有减少,但价格却降低了,瑞士联合银行德国首席投资战略师马克西米利安·孔克尔(Maximilian Kunkel)解释说。

除数字化之外,全球化也压低物价。越来越多产自新型工业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廉价货物涌入德国市场,压低通胀水平。而工资是抑制物价的又一个因素。德国工资水平的上涨程度低于预期。

但据预计,德国的工资水平很快将出现上升。在工资谈判中,雇员的谈判力将增强,因为雇主不得不提高工资以完成订单,自民党政治家弗兰克·舍弗勒(Frank Schäffler)说。

现在,官方通胀已经有所上升。201711月,油价和食品价格的上升使通胀率达到1.8%,此前分析家的预测数据为1.7%。“通胀水平的拐点已经到来,只是还没人意识到”,黑森州银行首席国民经济学家格特鲁德·特劳德(Gertrud Traud)说。2018年,德国和欧元区通胀率可能将逼近2%。欧央行将因此面临压力,因为其目标是将整个欧元区的通胀水平控制在将近2%的水平。

但即使欧洲的(官方)通胀率进一步攀升,欧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也不能简单地提高利率。如果提高利率,南欧的许多坏账高企的僵尸银行可能会破产。许多企业和私人家庭的负债也令人忧心。德拉吉左右为难,如果维持低利率,通胀进一步上升,这对传统储蓄者而言将是可怕的信号,而对股市投资者和不动产所有人来说则是好消息。

在南欧,人们不为高通胀所动,而在德国却有着对通胀的原始恐惧,因为1923年和1948年的货币改革已经深深刻在德国人的集体记忆中。20年代的恶性通胀令数百万人陷入贫困。当时一磅黄油的价格飙升至令人难以置信的4万亿马克。192313日,1公斤黑麦面包的价格还只有163马克,1公斤牛肉是1800马克。而19231119日,它们的价格分别是2330亿马克和4.8万亿马克。19235月,美元对马克的平均汇率为1美元兑47,670马克,到了1120日,1美元兑42000亿马克。

二战之后,限制通胀成为德国央行的最高目标。时任央行行长的卡尔-奥托·波尔曾把通胀比作牙膏:“如果一旦出了牙膏管,就几乎没法再把它弄进去了”。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别挤太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