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4 基社盟党代会分析:权宜团结

发布时间:2018-01-02浏览次数:13

基社盟党代会分析:权宜团结

本刊综合明镜在线20171216日讯  基社盟是9月联邦议院选举的大输家,党主席和州长霍斯特·泽霍夫尔的地位受到严重挑战,由其党内竞争者、农业部部长马尔库斯·索德尔(Markus Söder)取代泽霍夫尔的声音不绝于耳。在刚刚结束的党代会上,党内斗争暂时告一段落:泽霍夫尔再次高票当选党主席,索德尔则被提名为州议会选举的州长候选人。但是,基社盟这对“双领导”果真和谐吗?

这两天,纽伦堡会展场地内天天上演同一出戏:霍斯特·泽霍夫尔和马尔库斯·索德尔肩并肩坐在党代会会场的第一排,每当照相机和摄像机对准他们的时候,他们还友好地交头接耳,仿佛两人真是同心同德。

但是不在镜头前又是另一番景象:一个人打电话,另一个人在按手机;一个朝东,一个朝西。两人尽量忽视对方。

68岁的泽霍夫尔与50岁的索德尔这一辈子估计是不会成为真正的朋友了。两人之间过去一些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简单说来就是:索德尔早就不想只当巴伐利亚的农业部部长,而泽霍夫尔也早就开始防止这件事的发生。但是党主席和现任州长泽霍夫尔的计划失败了,这在纽伦堡党代会上成为完败。

党代会落幕时,两人甚至肩并肩在台上站成一排:索德尔先发表演说,申请在即将进行的州议会选举中作为州长候选人,然后泽霍夫尔在代表们暴风雨般的掌声中上了台,他甚至抓住他的政府首脑职位选定继任者的胳膊,一遍一遍地朝上挥舞。这看起来更像是拳击比赛结束后的场面,只不过泽霍夫尔不是裁判,而是失利者。

但是他明白对党来说什么是必须的:支持索德尔。“他有能力,而且做得到,”泽霍夫尔如此评价未来的州长,“马尔库斯完全胜任这个岗位。”即使他这些话说得很违心,他也没有让任何人看出来。

团结与和谐

泽霍夫尔虽然还可以继续担任党主席,但是他必须把州长职位在2018年第一季度交给他目前的农业部长。置于索德尔是否也觊觎党主席的职位,那就要看他需要负主要责任的州议会选举结果了。

在巴伐利亚,大家会说“我们走一步看一步”。第一步,过去数月、数周激烈的党内斗争,结束了,至少表面上如此。能看出来,党代会的代表们对此如释重负。而且他们投票表决也给人留下了基社盟是一个团结和谐的政党的印象。泽霍夫尔以83.7%的高票再度当选。这虽然比两年前低了几个百分点,但是相对于他过去一段时间所引发的严重不满,这个结果还是相当不错的。

基社盟的战略家们用“集体智慧”一词评论这一善意的选举结果。当然也可以有另一种评论:恐惧让大家更为团结。

恐惧在蔓延

巴伐利亚照旧形势一片大好,泽霍夫尔和索德尔在讲话中为此列举了大量数据。但是百姓却不再确定是否应该继续把多数票投给基社盟,这本是1949年以来的传统。

对德国另择党的恐惧、对失去绝对多数地位的恐惧、对基社盟重要性下降的恐惧在党内蔓延。这是让泽霍夫尔和索德尔讲和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党代表们才用尽一切方法展现团结的表象。

“今天,基社盟的一个新时代开始了。”泽霍夫尔在党主席选举发言中讲道。要真是如此倒好了。在纽伦堡,党代会只不过决定了未来的权力分配。但是他和索德尔究竟怎么做,还有待观察。

放弃一部分权力对泽霍夫尔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他在党代会上也无法掩饰这一点。人们很少看到泽霍夫尔如此动感情,有几刻,未来的“前州长”甚至几乎落下泪来。他在讲话中再次详细梳理了基社盟的理念:“社会市场经济和基督文明的社会性理念。”泽霍夫尔尤其强调了后一部分,比如提到了护理领域的不足,这可以被理解为对未来州长的警示。

马尔库斯会讲社会性吗?

看来索德尔也是这么理解的,所以他在选举讲话中设问:“有人会问:马尔库斯会讲社会性吗?”这种担心是没有理由的,他说,然后同样细数了大量社会政策领域的挑战。但是索德尔把着重号放在其他地方,而且配以醒目的话语,令人想起他担任党的秘书长的时期。

“我们不能忘记自己的民众。”这番话显然是针对难民政策的巨额支出而言。或者针对内部安全话题:“保护受害人比理解案犯更为重要。”基社盟人不想“维护《taz报》和左翼报刊副刊的利益”,而是想“维护公民的利益”,这种话也不像州长应该说的。但是与会代表受到了鼓舞,最后对他报以热烈掌声。索德尔用干劲和行动力弥补自己作为政府首脑的不足之处。而泽霍夫尔看起来更像是党内的智者,可以凭借自己的智慧和经验送年轻人一程。

与此同时,柏林还有工作等着泽霍夫尔:在未来的数周、数月中,他必须与基民盟主席默克尔合作,同社民党组建大联合政府——也许他会出任某个重要的部长一职?

泽霍夫尔在柏林,索德尔在慕尼黑——这样的分工也许可行。但是谁知道组建大联合政府能不能成功呢?如果不成功,就需要重新举行联邦大选,甚至可能会在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之前进行,这对基社盟绝对不利。

但是,这最终也不是基社盟能够掌控的。基社盟通过纽伦堡党代会做了目前能做的事情,正如索德尔所说:“我们又前进了一小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