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春春:观察家 | 罗马病人

发布时间:2018-03-07浏览次数:13

https://web.shobserver.com/wx/detail.do?id=81876

  

  

世界观2018-03-07 13:04
来源:上观新闻作者:胡春春
从阿尔卑斯山以北的观点看来,此次意大利的选举更像是一场“抗议选举”,经济不景气和难民危机这两大负面话题主宰了选民的情绪。

设想一下,一个平素最不能接受兴之所至、最不能理解不按计划、最不能容忍无法预见的德国人,在这些日子里把目光越过阿尔卑斯山投向亚平宁,他将收获怎样的心情?如果这是他第一次关心昔日歌德笔下柠檬和古典的国度,估计他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完全迷惑,要么彻底崩溃。意大利,这个英国退欧之后的欧盟第三大经济体,居然真就在3月4日的议会选举中选出了对自己不利、对欧洲不利、而且连久病成医的意大利人都无法参透的结果。  

  

选举表明,意大利社会的政治意见分裂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从政治版图上看,此次大选后的意大利“三分天下”,无人能够主导全局:中右翼政党联盟在北部领跑,中部托斯卡纳以及北部的南蒂罗尔属于中左翼政党联盟,而广大的南方全部倒向五星运动。
  
  

这其中,原来的政治版图中被认为是“天生的执政党”、主流民意中流砥柱的民主党(Partito Democratico)成为本次大选的最大输家,以民主党为核心的中左翼政党联盟得票仅在22.85%,按照修改后的选举法仅获得全部630个议席中的118席,比上届议会丢失了227席,民主党本身所获选票跌落至18.72%,即使是在“红色”的中部意大利也未能守住传统阵地。党主席、意大利前总理伦齐(Mattteo Renzi)周一宣布辞去党主席职务。左翼社会民主力量在全欧洲的衰败,看来是一个目前无法逆转的普遍趋势。
  

另一位大选的失意者是原本计划华丽转身的意大利政坛奇葩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这位81岁高龄的前总理,因为有多桩丑闻在身而在2019年之前被禁止担任公职,他本以为率领“意大利前进”党(Forza Italia)领导中右翼政党联盟能够稳操胜券,幕后操作亲欧的新政府,欧洲其他国家甚至也做好了这种“坏事中最不坏的局面”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中右翼政党联盟中排外、排欧的“联盟”党(Lega)突然崛起。虽说中右翼政党联盟共所获得37%的选票和263席,比上届议会跃进了138席,但是意大利前进党仅获得14.03%的支持,议席从70席提高到101席,而联盟党得票则上升至17.4%,议席从20席飙升至136席。目前,联盟党已经反客为主,提出了领导中右翼联盟、甚至撇开意大利前进党与其他政党组织联合政府的要求。
   

此次大选产生的第一大政治力量是“五星运动”(MoVimento 5 Stelle),一个彻头彻尾民粹风格的“政党”,创办人、喜剧演员格里洛(Beppe Grillo)在因车祸致人死命无法担任公职的情况下,让31岁的“乖乖仔”迪马伊奥(Luigi Di Maio)出面竞逐总理府,结果居然就收获32.66%的选票,议席数从上届的115升至223,造就了“没有我们参加就组建不成政府”的胜局。
  

组织有效政府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必须拥有40%以上的支持率,所以意大利选后急需数学人才:谁加谁(或再加谁)等于新政府?
  

对于欧洲而言,最大的噩梦将是民粹势力一家亲:北部的联盟党拥抱南部的五星运动。而对于全欧洲、甚至是全世界的右翼民粹势力来说,意大利大选的结果再次证明了他们“站在历史正确的一面”。法国国民阵线的勒庞在推特上称“欧盟今夜难以入睡”,右翼民粹的联盟党的“惊人”成功是朝向欧洲“民族觉醒”又迈进了一步;英国的反欧政客、英国独立党前党魁法拉奇祝贺五星运动成为第一大党;搅动荷兰的右翼民粹政客威尔德斯向联盟党表示祝贺;而特朗普曾经的意识形态军师班农大选前后一直在意大利活动,称如果意大利民粹力量携手组成政府,将会一刀插中“欧盟的心脏”。但是数学归数学,联盟党和五星运动之间存在着难以逾越的鸿沟。由此前的“北方联盟”党(Lega Nord)化身而来的“联盟”党,能够摆脱自己此前鼓吹经济发达的意大利北部独立的极端色彩吗?其领导人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在大选后声称“意大利人的事情由意大利人决定”,“不是柏林,不是巴黎,不是布鲁塞尔”,“我过去是、将来也仍旧是民粹主义者”。无论如何评论,这都不像能够让欧洲邻国放心、继续推动欧洲发展的言论。而五星运动不属于传统的任何政治光谱,非左非右,可左可右。这个成立于2009年的、拒绝称自己为“政党”的抗议运动,鼓吹直接民主, 最大的特点和政纲就是“反对”:反对传统的政党政治,反建制派,反欧洲,反欧元。五星最初意味着“环境保护、普遍拥有洁净水的权利、技术进步、公共宽带、可持续的移动性”,然而大选中有人把这五星的含义当真吗? 自从2016年赢得首都罗马的地方选举之后,五星运动证明了自己根本不懂得如何执政。五星运动的支持者首先来自经济落后的意大利南部,尤其是年轻选民,这无疑是意大利经济长年发展不平衡和不断发酵的难民问题双重叠加的结果。
  
  

从阿尔卑斯山以北的观点看来,此次意大利的选举更像是一场“抗议选举”,经济不景气和难民危机这两大负面话题主宰了选民的情绪。德国艾伯特基金会政治学者席勒勃兰特(Ernst Hillebrand)提供的经济学比较视角令人触目惊心:意大利的经济迄今为止尚未从2008年以来的欧洲经济危机中恢复过来,现今的国民生产总值仍旧比危机爆发前的2007年低6%。也就是说,意大利经历了整整“失去的十年”,危机时期的工业生产甚至下降过四分之一,南部年轻人的官方统计失业率高达32%。在刚刚加入欧元区的时候,意大利人均收入相当于德国的92%,如今降到德国72%的水平。所以带领意大利加入欧元区的社会民主力量失信于选民,欧洲的吸引力大幅下降而疑欧、反欧力量崛起,也不属于政治的意外。
    

难民危机更是为经济议题火上浇油。就在不久之前,我们还清晰地记得意大利海军从地中海拯救难民的义举,意大利传统的天主教人道主义光辉还曾经作为欧洲的楷模为世人所称道。然而在过去两年爆发的大规模难民潮中,欧洲毫无协调的难民政策让处于难民潮冲击最前线的意大利觉得自己被欧洲遗弃和背叛,大量的难民带来的社会问题转化为政治紧张和社会撕裂,直接导致民意的转向和极端事件的爆发:今年2月3日,一名年轻人在中部的马切拉塔(Macerata)街头身披意大利国旗,开枪射伤6名非洲人,还试图冲击当地的民主党党部,引发大规模恐慌。
  

当然,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理论上也可以进行另外的数学组合,他可以邀请中左翼政党联盟和中右翼政党联盟执政,但是在目前的僵局下,哪个政党的总理候选人应该出任政府总理?这恐怕对于总统本人和意大利各个政党的政治智慧、妥协精神都将提出巨大的挑战。意大利政局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看来仍旧是历史的铁律。不同的是,沉珂不起的罗马病人是否会将本已在民粹风暴中跌跌撞撞的欧洲拖入更深的深渊?
    

对于欧洲而言,过去的一年尤其令人气馁。从美国的特朗普当选和英国退欧以来,荷兰大选后组阁之艰难、法国的国民阵线进入大选第二轮、德国另择党成为议院最大反对党以及组织大联合政府所需时间创下历史记录、奥地利右翼民粹的自由党进入政府等等,无不让人瞠目结舌。人们不禁要问:这块貌似处处排外、危机四伏的地方还是那个曾经文明、和平、富足、主动放弃了大国政治游戏、为世人所歆羡的欧洲吗?也许,意大利还是歌德当年欲作古典之游最终却梦醒的国度。欧洲,成也在其多样,败也在其多样。

(作者为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文字编辑:杨立群题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朱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