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默克尔接班人浮出水面,右翼少壮派挑战默克尔

发布时间:2018-03-15浏览次数:13

默克尔接班人浮出水面,右翼少壮派挑战默克尔

  

德国总理默克尔219日提名萨尔州州长安内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出任基民盟秘书长,接替因健康原因辞职的前秘书长彼得•陶贝尔(Peter Tauber)。

克兰普-卡伦鲍尔普遍被视为默克尔的接班人,人称“小默克尔”。作为默克尔最亲密的盟友,她在去年的萨尔州地方选举中率领基民盟取得关键性的胜利,并在保守党与社民党的组阁谈判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从而在基民盟内部赢得广泛赞誉。此次,克兰普-卡伦鲍尔出任基民盟秘书长,标志着她从地方政治舞台走向全国,默克尔钦点“接班人”身份更加明显。

  

基民盟仍将维持“中间党派”色彩

  

默克尔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基民盟领导层对克兰普-卡伦鲍尔的提名表示“强烈支持”,她“将在国家层面上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她说,在执政12年之后,基民盟正经历一个“困难、动荡”的时期,对基民盟的未来,需要进行内部讨论和反省,而克兰普-卡伦鲍尔是领导这一内部反省过程的合适人选。

克兰普-卡伦鲍尔表示接受提名,并将辞去萨尔州州长职务,“我们正经历德国(战后)政治史上最为艰难的时刻。我相信,在这种时候,你不能只是谈谈责任感,而应该时刻准备投身其中,”克兰普-卡伦鲍尔说。

谈到秘书长的角色。她表示,将带领基民盟走向一条“自我探索”和“程序再造”之路,为未来十年基民盟的发展确定新的方针纲领。当被问到她将把基民盟带向左翼还是右翼的时候,克兰普-卡伦鲍尔说,她对这种“分门别类的安排”没有兴趣,她将在重塑基民盟的过程中团结所有人,确保基民盟的“中间党派”色彩。

43岁的彼得•陶贝尔因重症肠炎住院治疗,不得不暂别政坛,陶贝尔在一篇名为《我为什么要让位秘书长》的博客中,正式宣布辞去秘书长一职,他表示,希望基民盟能够变得“更年轻,更多元,女性色彩浓厚一点”,“在我们的党员队伍里,年轻人太少,女性更少,有移民背景的人也不足。”

  

党内入阁名单公布,年轻化趋势明显

  

伴随着默克尔第四次出任德国总理,基民盟内部对默克尔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基民盟需要引入新鲜血液,并且为后默克尔时代早做准备。将自己一手栽培的克兰普-卡伦鲍尔推向政治前台,有助于默克尔抵御党内保守派势力试图将基民盟“右”转的倾向,捍卫自己的政治遗产。显然,保守派对这一提名并不满意,他们希望默克尔提名党内右翼力量的领军人物、副财长延斯•施潘出任秘书长。

出于平衡党内各派力量的考虑,默克尔225日晚宣布,如果大联合政府成立,基民盟将有6名成员进入她的内阁,其中包括了党内的少壮派、温和派和长期的盟友。默克尔说,她在考虑内阁人选时努力在资历经验和年富力强之间寻求平衡,综合考虑,“这些成员比我年轻许多”,“我们可以组成一个高效的团队,以应对未来的挑战”,默克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6位提名入阁成员中,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37岁的延斯•施潘,他被提名为卫生部长。施潘是基民盟内部少壮派的代表人物,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一直持强烈批评态度,外界传言,他曾与基民盟姊妹党基社盟以及自民党的高层举行非正式会晤,讨论后默克尔时代的政治安排。从政治观点上看,施潘是基民盟内的另类,比默克尔更保守。他的提名立刻遭到左翼党和绿党的批评,他们指责施潘与德国制药业巨头关系紧密。

施潘目前还不到40岁,未来将成为基民盟内接替默克尔的强力人物,这次被提名为卫生部长,是默克尔向党内年轻力量代表青年联盟妥协的信号,青年联盟一直对默克尔的中间路线不满。这也是施潘首次进入联邦政府,从而为他以后政治上更上一层楼,出任基民盟主席或总理候选人打下良好的政治基础。

不过,另一方面,卫生部长在默克尔内阁中的地位并不重要,而作为内阁成员,施潘以后再要对默克尔政策说三道四恐怕就不合适了。况且,如果大联合政府如期成立,施潘作为内阁里的极端保守分子,政治上也会陷入孤立。默克尔巧妙地用这一记妙招,化解了她在基民盟党内最大的敌人。

如果说卫生部长一职实际上是将施潘巧妙地“政治隔离”,那么,在其他几位内阁成员的提名上,默克尔就是游刃有余地挑选自己的党内盟友,能够贯彻自己温和、实用主义执政理念的人物。

  

善于团结各方力量,逐渐显露自己风格

  

克兰普-卡伦鲍尔1962年出生于德法边界上一个名叫弗尔克林根的小镇,在特里尔大学攻读政治和法律,此后,她一直在自己的家乡从政,一步步进入基民盟的高层。而她的丈夫则在家照顾3个儿子。

1999年,克兰普-卡伦鲍尔进入萨尔州州议会,此后进入州政府工作,直至2011年成为萨尔州首位女州长。她善于团结各方意见,协调不同的利益诉求,从而赢得广泛赞誉。克兰普-卡伦鲍尔对社会议题态度较保守,如反对同性婚姻,但在维护劳工权益方面立场接近社民党为代表的中左阵营,如支持出台全国统一最低工资标准。

以钢铁和煤矿为主要产业的萨尔州是德国西部典型的“夕阳经济”州,经济停滞不前,工厂大量倒闭,失业人数众多,州财政入不敷出。克兰普-卡伦鲍尔上任后,一方面通过大幅度削减开支,减低负债,同时也积极与工会和非政府组织协调,在具体政策上保持弹性。当地报纸《萨尔布吕肯人报》记者丹尼尔•基希评价说:“她总是希望能够协调所有人的利益,将他们拉到谈判桌前。因此,她的改革措施几乎没有遭遇街头抗议。”

克兰普-卡伦鲍尔为人理性、务实、干练,在党内民望颇高,已连续4届高票当选基民盟主席团成员,在萨尔州的民意支持率高达80%。在去年的州议会选举中,尽管事前媒体预测社民党将获胜,但克兰普-卡伦鲍尔率领基民盟赢得40.7%的选票,比2012年选举高出5.5%。这一结果出乎柏林预料,从而让她以黑马姿态成为德国政坛最具潜力的新星。

克兰普-卡伦鲍尔冷静、现实的风格与默克尔如出一辙,但“小默克尔”的外号给她带来政治知名度的同时,也让她始终笼罩在默克尔的阴影下,在德国政治求新求变的当下,这一政治资产如果运用不当,有可能成为克兰普-卡伦鲍尔的负累。

克兰普-卡伦鲍尔已经意识到这一点,近几年,在一些问题上,她开始显现出自己的风格。2000年,克兰普-卡伦鲍尔成为德国联邦州政府首位女性内务部长时,便以她的果断赢得了萨尔州警察队伍的好感,而默克尔对党内的司法领域事务从来不闻不问。

而在去年的萨尔州地方选举过程中,克兰普-卡伦鲍尔公开表示,禁止土耳其政治人物在萨尔州公开露面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在全民公投拉票。显然,默克尔对这一表态并不满意。由于担心土耳其拒绝执行与欧盟签署的难民协议,从而引发新一轮难民潮,默克尔对埃尔多安一直持怀柔态度,对他试图通过全民公投攫取更大的权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克兰普-卡伦鲍尔抓住这一议题,显露自己的强硬风格,为她在基民盟内部赢得不少掌声,尽管土耳其政客来萨尔州为埃尔多安拉票一事最终证明不过是乌龙一场。

出任基民盟秘书长,对克兰普-卡伦鲍尔来说,表面上看来,职位反而降低了,因为根据德国宪法,州长的级别相当于内阁部长,而作为一个政党的秘书长,却没有太多的政府权力,但基民盟秘书长却是克兰普-卡伦鲍尔踏入联邦政治圈内的一块重要跳板。

1998年至2000年,默克尔也曾担任过基民盟秘书长,这段经历成为她跃升至党内领导层并在2005年成为总理的关键一步。在219日的提名新闻发布会上,默克尔对克兰普-卡伦鲍尔的欣赏溢于言表,甚至一时口误,称克兰普-卡伦鲍尔有望成为基民盟有史以来第一位女秘书长,“忘了”自己才是创造这个纪录的人。

默克尔栽培克兰普-卡伦鲍尔的良苦用心在此次组阁谈判中表现得非常明显。克兰普-卡伦鲍尔在党内的人缘非常好,但在党外,政治知名度不高,也缺乏联邦政府层面的工作履历,在与社民党的组阁谈判中,在默克尔的精心安排下,克兰普-卡伦鲍尔是基民盟内唯一一位同时担任两个谈判小组首席谈判官的官员,负责家庭政策和劳工政策。默克尔对克兰普-卡伦鲍尔在谈判中的表现非常满意,而克兰普-卡伦鲍尔也非常卖力,即使在最后一轮谈判时不幸遭遇车祸,脖子受伤,也轻伤不下火线,继续主持谈判。

美因茨大学的尤尔根•弗特(Jurgen Falter)认为,出任基民盟秘书长,将有助于克兰普-卡伦鲍尔建立自己的政治关系网,打造政治基础,扩大在党内的影响力。社民党新任主席安德里亚•纳勒斯(Andrea Nahles)、巴伐利亚候任州长马库斯•索德(Markus Söder),以及默克尔等德国政坛强力人物,都曾在党内秘书长的位子上干过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