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春荣参加澎湃新闻畅议厅辩论:特朗普“限穆令”能否让美国社会更安全

发布时间:2017-02-23浏览次数:45

【编者按】
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甫一上任,其极力推行的“限穆令”在全美、乃至全球便引发了一场针锋相对的大讨论,该禁令能让美国更安全吗?
澎湃防务今起推出“畅议厅”栏目,邀约国内外严肃学者和专家就重大国际安全和防务议题展开同题讨论,“言不必多,独到则鸣;声不在高,成理则灵”。
“畅议厅”第一期以广受关注的特朗普“限穆令”为开篇,邀请美国、中东、欧洲及反恐问题专家从自己的专业领域就此问题亮明观点。需要指出的是,根据美国媒体2月初的报道,美国国内民众对“限穆令”持支持态度的比例高达47%。


反方 刘中民:“限穆令”将激化a对美国的敌意
特朗普的“限穆令”除短期内对于防范部分极端分子入境美国能起到微乎其微的作用外,对于美国的国家安全几乎没有任何积极的作用。
首先,“限穆令”将激化美国国内外穆斯林(约200余万——编者注)对美国政府的不满,同时也会加剧族群矛盾,并可能促使部分激进分子发动暴力袭击,威胁美国本土安全。在国外,“限穆令”也会严重刺激伊斯兰世界广大穆斯林的宗教情感,无异于为极端主义、恐怖主义进行反美、反西方的社会动员送上一份“大礼”。
奥巴马为缓和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做了大量工作,上台伊始就强调重建美国与穆斯林群体的关系,在国内支持穆斯林社区的发展,在巴以问题上支持巴勒斯坦建国,其低调务实的反恐政策也符合美国利益。但特朗普的政策很可能使奥巴马过去的努力付之一炬。
其次,即使“限穆令”能把部分极端分子拒于国门之外,也无法保障美国遍布全球的海外利益的安全。美国作为全球性存在的霸权国家,在中东地区和伊斯兰世界有大量机构和人员,这些安全都无法靠“限穆令”得到保障,相反都会成为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报复美国的目标。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

正方 张家栋:特朗普着眼于美国长期的生存问题
特朗普限制七国公民入境的举措,体现了他不同的国家安全观念。
从小的方面来看,他关注的是反恐安全,即如何防止恐怖分子进入美国。因此,他想限制来自战乱国家的公民入境。
从大的方面来看,他关注的是美国长期的生存问题,要回答的是“美国未来是谁的”这一问题。美国人口结构的变化,迫使传统白人面临能否在未来继续掌握美国政治权力的危机。上世纪60年代,白种人占美国人口比约85%。而根据2010年美国人口普查的结果,这一数据已降至80%以下。这一关切从特朗普到目前为止的内阁成员构成上也不难看出来,因为核心人物都是欧洲裔、白人、男性,保守主义特征十分明显。
在这个意义上,特朗普不是从主权国家的视角来看待这一问题的。他关注的是文化、族群和种族等比较传统的政治概念。无论他是对还是错的,但从目前来看,他都有点像堂吉诃德,与非常多的、不具体的敌人在不懈战斗。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反方 郑春荣:“限穆令”禁不了网络渗透
“限穆令”看似能够立竿见影,但事实上,只会使美国更不安全。
首先,即使特朗普的禁令能阻止一些恐怖分子混迹难民之中进入美国,但是恐怖分子实施恐怖行动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从欧洲的经验来看,恐怖分子擅长利用互联网等手段,对美国本土的年轻人进行极端思想的灌输。在欧洲所发生的恐怖袭击中,有一些就是由受极端思想蛊惑、欧洲本土的狂热分子发起的。
其次,特朗普的“限穆令”只会加剧美国社会的宗教与种族冲突,使本已因大选而撕裂的美国社会面临更多的动荡,这反而会给恐怖分子提供更多的可趁之机。
最后,反恐是一项国际社会的共同任务,美国“孤立主义”式的做法只会削弱国际反恐阵线,破坏反恐联盟之间的信任与合作,这是“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所乐见的。
(同济大学德国问题研究所所长)

反方 刁大明:国家安全取决于政府“善治”
美国的一份民调显示,美国国内民众对“限穆令”的支持与反对比例是53%对47%,可谓势均力敌。这反映出的问题是,美国政治的“极化”并未在大选结束后得到弥合,而且社会还在进一步撕裂。特朗普的上台本身就是“撕裂”的产物,其“限穆令”既是为兑现竞选承诺而做,也从很大程度上体现了美国支持特朗普的保守主义所秉持的安全理念。
从“限穆令”这么激进的措施来看,特朗普在政策出台之前未进行专门的政策评估,也未与行政执行机构,如司法部、国土安全部、移民局,进行有效沟通。从逻辑上讲,“限穆令”也无助于解决美国目前面临的安全问题。
首先,从美国已经发生的暴恐事件来看,除“9·11事件”(主要袭击者来自沙特,并非“限穆令”涉及的七国)之外,美国社会近年来发生的暴恐事件,并无持合法签证者或入境难民参与,两者之间并无关联。这说明美国既有的入境审核措施是有效的,“限穆令”药不对症。
其次,追溯美国近年来的“独狼式”恐怖袭击,可以看到尽管有移民或移民后代参与,但事件的发生是由多种因素引起的,并非“限穆令”所能解决。近年来,美国经济指标虽有好转,但大量人群处于低水平就业状态,现状与他们的“美国梦”相去甚远。再加上社会枪支泛滥、网络极端思想的影响,才会出现“独狼式”的袭击事件。
因此,可以说美国社会当前主要的安全问题源于社会经济问题,而非移民现象,以“限穆令”寻求国家安全只是本末倒置,损及美国立国精神与国际竞争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