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美荣:伦敦恐袭与西方社会的转向趋势

发布时间:2017-04-12浏览次数:10

  

   本文发表在上海观察

  

  本周,52岁的英国肯特郡人哈立德·马苏德(Khalid Masood )在伦敦的威斯敏斯特桥上开车碾压和撞击行人,一直到议会大厦前停车下来持刀行凶被击毙,造成5人死亡40多人受伤。这起恐怖袭击事件,血洗美丽的威斯敏斯特桥,袭击英国的权力心脏,或许会深刻影响英国、欧洲、甚至整个西方的政治生态。


  伦敦恐袭,只是“一只落地的靴子”。近年来,英国一直将恐怖袭击列为第二高危的“严峻”等级,即极有可能会遭受恐怖袭击,但不是随时、即刻会发生恐怖袭击。据英国媒体披露,目前有大约450名极端分子住在英国,约50人受军情五处和反恐警察的严密监视,这些人为“伊斯兰国”(IS)或者基地组织的铁杆支持者,正策划在英国发动25起恐怖袭击。因此,英国有反恐专家直言不讳:反恐领域的每一个人都相信英国将发生恐怖袭击。大家讨论的不是是否袭击,而是何时袭击。


  伦敦恐袭,或许标志着恐怖主义活动的新模式,以及反恐形势的严峻。与以往不同,发动恐怖袭击的不再是身披长袍头裹面纱的异族,而是本国公民,是西方社会的成员。“明枪易挡,暗箭难防。”藏在内部的敌人最难防范。恐怖主义者也不再使用枪支弹药,而是汽车、菜刀这样的日常生活用品,这种低技术手段在未加防范情况下更易实现;恐怖主义有便捷的征召和联络方式,通过新媒体等网络和数字手段即可勾连由激进分子组成的网络或个人。他们或许在现实生活中从未谋面,但可以通过网络进行指导和训练,组成国际象棋式的网络联结组织。因此,恐怖活动和恐怖分子的变异发展,塑造了一种有“遁形”能力的新恐怖模式,“大隐隐于市”的恐怖分子及其活动,识别与防范的难度加大,因为恐怖袭击不再需要大型协调和数月时间的准备,而是更为随机,一两个人携着匕首或者开着劫持的卡车冲向人群就可实现。


  伦敦恐袭,或许会加深英国社会在安全与自由之间的难题。长期以来,在西方对IS的战斗中,英国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它位处海岛,也没有加入申根协定,无欧洲人口自由流动的困扰,还管制边境,严控枪支,这些让协调一致的恐袭更难在英国完成,而且因其在漫长的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力量方面的经历,英国锤炼了一支强劲的安全力量。但这起十多年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不仅冲击了西方最坚硬的堡垒,也冲撞了英国的社会心理安全,并加剧英国在国家安全和公民自由之间保持平衡的困境。应对反恐而进行监控的力度与人数激变。一方面,监视无禁区,对于公民的邮件、通讯以及社交网络的监控力度异于寻常,无孔不入。不仅如此,对可疑分子的监视、甚至监禁也迅速扩大。据英国《每日之星》报道,英国警方去年在英格兰和威尔士一共逮捕了339名疑为与恐怖袭击有关联的人士,创下历史纪录。在被逮捕者中,80%为英国公民,比前3年增长了57%。对于一个有深厚自由民主文化根基和社会规范的国家,这未尝不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会加剧社会的震荡。


  伦敦恐袭,也或会影响整个西方的社会生态,变得更趋保守和封闭。从布鲁塞尔到巴黎,从柏林再到伦敦,恐怖主义成为悬挂在欧洲头顶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实际上,自2001年的“9·11”事件以来,西方社会已经历了几十起恐怖主义事件,尤以近三年为剧。安全是社会和国家稳定的基石与底线。“9·11”恐怖事件,美国让国际社会“站队”,支持其反恐战争,持续10多年,整个国际社会仍历历在目。近年来的恐怖袭击事件,一定程度上让整个西方社会都经历了“我们”对“他们”这种族群间的对立,以及社会趋于保守,强化监听监控、网络信息安全、数据留存等基础性制度的安全立法和监管。这次伦敦恐袭,会否让英国加入德国和美国等对IS宣战,尚需观察。但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对立,已然加剧。


  在为那些无辜丧生的平民哀悼的同时,我们也需深刻反思,为何IS恐怖活动目前如此活跃和猖獗?从阿富汗、利比亚再到叙利亚,西方治理世界的模式及对与极端势力有关联的反政府武装的支持,或许提供了部分的答案。

  作者为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