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另择党竞选资金成谜

发布时间:2017-05-11浏览次数:26

另择党竞选资金成谜

德国之声电台网站57日讯  石荷州地方选举之前,成千上万的选民在他们的信箱里收到一份免费报纸,这张10页的报纸名为《Extrablatt》,翻开目录,内容包括“一个叙利亚难民家庭每月花费3.03万欧元”“避难经济——一个数亿欧元的产业”,等等。一篇文章中将社民党总统候选人舒尔茨描述为“贪婪、口无遮拦、自我膨胀”,还有一篇《党派盘点》,列举了各党派的竞选纲领和政策,然后得出一个结论:请投票支持另择党。

作为二战后最成功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极右翼政党,另择党并没有发行《Extrablatt》,这份竞选小报是由一个不透明的组织“保护法律和公民自由联合会”(Verein zur Erhaltung der Rechtsstaatlichkeit und der burgerlichen Freiheiten)出版发行并负责投递的。

这个组织去年刚刚成立,为了支持另择党,它不仅出版报纸,还为另择党在去年四次州地方选举中制作竞选广告牌,在石荷州和北威州即将举行的选举中,这个组织同样在发行小报、制作广告招贴等方面为另择党卖力。

该组织拒绝透露其财务状况,但媒体分析,《Extrablatt》仅在北威州的发行量就高达260万份,制作发行这样一份小报,加上成千上万的广告招贴,成本至少需要100万欧元。而另择党去年一年通过捐赠获得的资金也不过230万欧元。因此,对另择党来说,这个组织显然是帮了大忙。

反政治游说政治“控制游说”表示,这是对竞选献金制度的扭曲,违背了德国宪法的精神。“这个组织对选举有着广泛的影响力,究竟谁是背后金主,却一点也不透明,”“控制游说”组织的研究员穆勒(Ulrich Muller) 说,“在民主体制下,这种对选举暗藏的影响力根本不应该存在。”

德国法律规定,所有政党超过10001欧元的捐款都必须公开,但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俱乐部,“保护法律和公民自由联合会”显然通过某种方式让企业或大额捐款人可以资助另择党而不用担心自己的名誉受损。

联合国主席、前基社盟成员本德尔斯(David Bendels)对此予以否认,“我们联合会接受捐款,但是,作为一个协会,我们没有义务公布捐款人的名单,”他说,“如果捐款人不愿公开,我们是没有权力公布他的姓名,因为这违背了数据保护法律。”

本德尔斯说:“至于人们为什么要捐款给我们,我也不知道。我们没有做过民意调查。我们不会去问人们,为什么你要给我们捐款?”

本德尔斯表示,协会目前有14000名支持者,其中1万人提供了捐款。他说,协会同另择党没有秘密合作协议,“我从未同任何另择党的官员讨论过具体的竞选策略,或协会的行动。在我们看来,另择党是唯一值得投票的保守党派,所以,我们强烈支持和推荐。我们也希望支持其他政党的保守派候选人,但是,坦白地讲,目前基民盟或基社盟中,没有一个人能够称得上是坚定的保守主义者”。

但是,反游说组织认为,这只是借口。从该协会网站上的宣言中可以看出,他们的政治理念与另择党如出一辙,例如,指责难民对德国社会福利体制造成负担,批评欧盟,反对在学校灌输“性别多样性”的理念。穆勒说,“显然,另择党是他们唯一支持的对象”。

这一协会的不透明在目前的德国政界是少见的。上个世纪80年代,德国也出现过类似的竞选捐款俱乐部,用以资助个别党派,但随着90年代一连串的竞选献金丑闻,德国主要政党在吸收捐款问题上都持谨慎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