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理:同观·德国|大选前最后一块“试金石”:萨安州选举意义几何

发布时间:2021-06-08浏览次数:10

原文链接: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043156


【编者按】本文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的“同观·德国”专栏的第54篇。德国萨安州选举落下帷幕,作为9月联邦议会大选前最后一块“选情试金石”,这场选举的结果透露出哪些信息?


2021年6月6日,萨克森-安哈尔特州(萨安州)州议会选举落下帷幕。由于此次选举是德国大选前的最后一块“选情试金石”,其结果备受各界关注。


出口民调结果显示,基民盟获得37.1%的得票率,较上次选举提高了超过7%,成为此次选举最大赢家。而德国选择党(AfD)未能延续选前民调的强势表现,虽然在此次选举中保住了第二大党的地位,但得票率仅为20.8%,比2016年降低了3.4%,与基民盟的差距拉大到了17%。德国左翼政党成为了这次选举的另一输家,左翼党和社民党得票率有了不同程度的下滑,绿党虽然比上次选举的得票率提高了0.8%,但5.9%的得票率与其得票率翻倍的预期目标相差较远。自由民主党得票率小幅上涨至6.4%,成功重返州议会。


为什么基民盟在萨安州选举中“逆民调”获得大胜?这对于基民盟有何重要意义?基民盟在萨安州的选举突破能否延续到德国大选?这是此次州议会选举中值得关注的问题。


基民盟缘何赢得反民粹“阻击战”?


在难民危机的“东风”下,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在2016年萨安州议会选举“乘风”而起。自此以后,AfD在德国东部的崛起之势一发不可收拾,在图林根州、萨克森州以及勃兰登堡州议会中均成为第二大党,不断侵蚀着基民盟的选民基础,成为基民盟在德国东部最为强劲的竞争对手。为何在此次萨安州选举中基民盟能够成功阻击选择党?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萨安州州长哈泽洛夫的魅力与声望是基民盟取胜的根本原因自2011年哈泽罗夫担任州长以来,萨安州在经济增长与稳定就业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2020年的失业率降至7.5%,仅比德国的平均失业率多1.6%。此外,近期基民盟在萨安州的疫情防控问题上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根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统计数据,萨安州已经连续三周将7日新增新冠感染率控制在德国平均值之下。因此,哈泽罗夫在本州享有无法撼动的高支持率。哈泽罗夫本人在选举结果出炉后也自信地指出:“我在州长的位子上已有十年了,萨安州的人民理解我,他们知道我代表什么,我认为可信度是(此次胜选)的决定性要素”。


第二,AfD的选战“主打牌”热度衰减。在此次萨安州选举的竞选纲领中,AfD进一步突出了鲜明的反建制与反移民主张,主要内容包括:批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抗疫措施对公众自由权不可接受的侵犯,要求政府立刻放开封锁限制,让社会重回“正常”;将申请庇护失败的难民全部驱逐出境,禁止穆斯林进行祷告;反对一切环保政策等。


然而,在萨安州新冠感染率不断走低、社会即将进一步解封、经济与社会复苏成为政治主旋律的背景下,AfD所主打的“移民牌”和“反封锁牌”的热度急剧衰减。Infratest Dimap的出口民调数据显示,社会安全(31%)和经济(25%)议题是影响萨安州选民做出选举决定的最重要因素,而移民问题的重要性只有7%。在这种情况下,AfD具有极端主义色彩的求变呼声不仅很难得到民众的支持,更损害了其政党声誉,仅有8%的萨安州选民认为AfD有能力处理好经济问题,远逊于基民盟的41%。


自2020年以来,AfD在三次德国西部州议会(汉堡、巴符州与莱法州)选举的得票率跌幅达到了三成,在此次党内普遍寄予厚望的萨安州选举中,AfD的表现也不及预期,连续四次州议会选举遇挫也为AfD的德国大选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第三,基民盟动员了更多摇摆选民的支持。州长哈泽罗夫将此次选战重点放在摇摆选民众多的农村地区,向目标选民传达了这样的信息:如果AfD成为第一大党,那么萨安州几十年来的经济成果和稳定的政治局面将付诸东流,所以必须共同抵御AfD的冲击。基民盟主席拉舍特和基民盟秘书长保罗·齐米亚克等重要领导人也纷纷为哈泽罗夫站台,向民众呼吁与AfD划清界限的必要性。


此外,根据选前INSA的民调数据,AfD在萨安州的民调支持率一度反超基民盟,声势颇高。在认识到AfD有望成为第一大党的危险性以及基民盟“三军用命”的努力下,更多摇摆选民在选前拿定主意转投基民盟。据Infratest Dimap的选民迁移民调数据,约61000名在上次选举未投票民众以及22000名AfD选民在此次选举中为基民盟投票。这也是此次基民盟得以“逆民调”取胜的重要原因。


萨安州选举大胜有助于基民盟重回正轨


萨安州选举的胜利对于基民盟具有重要意义。


第一,基民盟在萨安州议会有了更多的组阁空间。2016年萨安州选举后的组阁问题让基民盟头疼不已,为了将异军突起的AfD挡在执政联盟之外,基民盟被迫把与自身政策主张相去甚远的绿党纳入到执政联盟中,这也是德国历史上首次出现黑绿红“肯尼亚”联盟(编注:肯尼亚国旗由黑绿红三色组成)。在这个“不情愿的联盟”中,基民盟与绿党龃龉不断,绿党在移民和环保等问题上频频与基民盟发生摩擦。2020年12月的电视转播费上调风波中,萨安州联合政府甚至一度有走向分崩离析的风险。随着自由民主党此次选举得票率迈过5%的门槛,基民盟也许将更有可能选择在经济问题上与本党立场更加趋同的自民党,与老执政伙伴社民党共同组成黑红黄“德国联盟”(编注:黑红黄为德国国旗颜色)。


第二,联盟党(由基民盟与姐妹党基社盟组成)内部激烈的路线之争暂时降温。近年来,联盟党内部自由主义“中间道路”派与传统右翼保守主义派间的角力十分激烈。由于不少联盟党的右翼选民因对联盟党中间路线不满而“倒戈”投向AfD,联盟党内“向右转”与AfD争夺保守选民的呼声愈加强烈。在州议会与联邦议会层面,有很多基民盟议员对与AfD合作持开放态度,基民盟前任党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甚至也成为了党内派系之争的牺牲品。


近日,路线之争的新发展体现在主要由联盟党党内保守派成员组成的“价值联盟(WerteUnion)”团体将马克思·奥特选为新任主席。作为联盟党成员,奥特曾于2017年公开宣称将在大选中为AfD投票,这也体现出联盟党内保守势力抬头的趋势。有分析人士预测,一旦此次萨安州选举基民盟表现不力,很可能会有保守派议员借机对党内自由派进行诘难,引发更大的党内动荡。令联盟党庆幸的是,萨安州选举结果再次为拉舍特所推崇的中间主义路线正名,党内“右转”的杂音和内乱的隐忧暂时消弭,拉舍特的党内地位也将进一步巩固。对于刚刚经历了激烈的领导人之争的联盟党而言,在大选前保证党内团结稳定无疑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第三,联盟党士气得到提振。默克尔时代即将结束使得民众对于联盟党的宽容度有了明显下滑,在容错率降低的前提下,联盟党近期又“适时”地在疫情冲击下犯下了诸多错误:抗疫政策前后摇摆、抗击疫情不力、疫苗接种推进缓慢、“口罩门”等丑闻缠身、地方州议会选举遇挫、党内矛盾深重、拉舍特民调支持率低迷等。这也是联盟党近期民调一度被绿党反超的直接原因。在此背景下,拉舍特迫切需要这次选举胜利提高他在党内的威望和选民对于联盟党的信心。


不应过分夸大萨安州的“风向标”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各界都在强调萨安州选举结果之于大选的“风向标”作用,但此次选举并不会对9月的德国大选产生决定性影响,因为萨安州议会选举较于大选具有一定特殊性,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萨安州选民的代表性不足。一方面,此次萨安州议会选举的选民人数不足两百万,样本量较小;另一方面,由于地域、历史、人口结构和经济发展水平等方面原因,萨安州特殊的选民特征并不具有全德代表性。


第二,在疫情和经济危机背景下,选民更倾向于“求稳”而选择自己熟识的现任州长的所在政党,这在今年的三场德国州议会选举中有了更为明显的体现。然而,刚刚即任基民盟主席和联盟党总理候选人的拉舍特并没有如此的“执政者红利”,不仅如此,德国民众对他的支持率也远逊于哈泽罗夫。


第三,尽管绿党所秉持的绿色与进步主义价值观意料之中地没有得到多数萨安州选民的支持但绿党依然是目前德国政党中排名前二的重要力量之一,也是德国西部选民在坚持主流价值观基础上“稳中求变”的最优选择。在萨安州战胜了位于政治光谱右端的AfD后,基民盟所在的联盟党能否在大选中抵御来自政治光谱另一端的绿党的挑战仍有待于进一步观察。尽管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联盟党在疫情形势趋缓的背景下有很大机会与处理经济议题经验不足的绿党拉开差距,但德国大选选情仍取决于未来疫情发展走向以及联盟党在抗疫主战场所取得的成绩。


因此,基民盟能否将萨安州的强势表现延续到9月的德国大选仍是一个未知数,但无论如何,此次萨安州的大胜为基民盟吹响了反弹的号角。


(玄理,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博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