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春荣:德国大选中的两党差异:绿色化与数字化转型

发布时间:2021-07-09浏览次数:10


原文链接

https://m.21jingji.com/article/20210709/a4ca1a97adb86d08639667e5f978e2b1.html


郑春荣(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目前,绿色化与数字化转型是欧盟以及德国疫后复苏计划的工作重点。考虑到德国将于2021年9月26日迎来新一届联邦议院选举,如果未来政府组成发生某种程度上的变化,势必也将带来其在绿色化与数字化转型进程中工作重心的调整。根据目前各党的民调数据,本次德国大选主要是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和绿党之间的对决,谁将成为第一大党,其候选人就将成为默克尔的接班人,出任联邦总理。此外,此次大选不只是联盟党与绿党之间的争锋,而且选后也有很大可能由两党组成联合政府。由此,联盟党和绿党在绿色化与数字化转型上的政策主张的异同点就尤为值得关注。

总体上,在过去数十年的发展过程中,联盟党与绿党的政策主张有所靠拢,绿党不再只是面向环境和气候保护倡导者的“小型政党”,而是尝试向社会的各个阶层开放。而联盟党也意识到气候保护是选民的一个核心关切,为此,它也将这个议题提升为竞选纲领的中心内容。虽然分属左右阵营的两党的政策主张有所接近,但是,从本届大选两党的竞选纲领看,它们之间仍然存在着一些分歧,这也体现在绿色化与数字化转型政策上。

在绿色化方面,联盟党如现政府的计划那样,要求在2045年以前实现气候中和。此外,它计划保持现有的到2038年退出煤电的计划,而且,联盟党没有提出具体的二氧化碳价格方案,这意味着它准备保持现政府提出的从2025年起将二氧化碳价格提高到每吨55欧元的政策。在绿党的竞选纲领中,气候保护是排在第一位的议题,并且提出了更高的气候保护目标。为此,绿党提出要引入气候保护应急计划,推动各领域采取气候保护措施。具体而言,绿党提出德国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较1990年减少70%(目前德国政府设定的目标值为65%)的目标,以及要求将退出煤电的时间提前到2030年,它还要求更大幅度且更快地提高二氧化碳价格,目标是从2023年起就提高到每吨60欧元。

在数字化方面,联盟党在竞选纲领中对数字化的着墨要远多于绿党。联盟党更多地强调数字化带来的机遇,比如表示要对平台进行资助,作为数字经济的核心。联盟党宣称要将2020年代变成现代化的十年,并将良好的基础设施(包括数字基础设施)视为其支柱,为此,联盟党计划扩建数字网络,并在2025年实现5G网络全覆盖。为了有效应对数字和技术挑战,联盟党还要求设立一个新的联邦数字创新和转型部。相对于绿党更为强调信息技术安全作为区位因素,联盟党则认为需要在实现数据安全和发挥数据财富的价值方面实现平衡,以便使德国和欧盟在数字和数据技术领域居于世界领先地位。

绿党推崇绿色数字化,强调数字化和数据驱动的创新不仅可以使德国在面向未来技术上居于领先地位,还能更好地降低能源与资源消耗。相较于联盟党,绿党更为强调保护数字关键基础设施,以及要求对数字巨头进行规制。

联盟党和绿党还提出了不同的“富裕观”。联盟党的新富裕观是通过可持续的经济增长,使德国成为气候中和的工业国,主张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气候保护和社会保障三者之间的平衡,并为此继续坚持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理念。在绿党的竞选纲领中,一个核心的概念是“气候相宜的富裕”,这是指成功实现生态与社会两者之间的融合,为此,绿党为了强调其对生态的重视,还提出了社会生态市场经济的概念。

联盟党和绿党之间的另一个差异在于如何为未来的各项措施筹措资金。联盟党反对放松“债务刹车”机制,想要在后疫情时期尽快回到均衡的预算,也就是“黑零”状态。它不仅反对增税,而且计划为个人所得税和企业利润减负,希望通过为经济界松绑来拉动经济增长,由此带来实施各项措施所需要的资金。而绿党选择不同路径,它主张放松“债务刹车”,以便未来能通过举债筹集资金。此外,绿党虽然也主张为中低收入群体减负,但是要求提高富人税并引入财产税。

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竞选纲领对于联盟党和绿党有着不同的意义。绿党更倾向于明确化,而联盟党则刻意保持纲领上的模糊性,以便能使竞选纲领覆盖更广泛的选民群体。例如,绿党想要从2030年起就禁止化石燃料发动机汽车,而联盟党反对设定一个最终退出日期。在可再生能源扩建上,绿党明确提出要在全国范围将2%的面积用于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而联盟党只是笼统地表示,将“与大自然相宜地”扩建风能。

由此可见,如果德国9月大选之后,联盟党和绿党展开组成联合政府的谈判,它们必须在气候保护和经济发展之间以及在数字安全和数字发展之间找到平衡点。但是,无论届时德国新政府组成如何,推动德国的绿色化和数字化转型取得成功,都将是新政府的首要任务。

(作者:郑春荣 编辑:洪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