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0 研究报告:为何右翼极端势力聚集于德国东部?

发布时间:2017-05-25浏览次数:51

 

德国电视一台每日新闻518日讯  几乎正好一年之前,联邦内政部长托马斯·德迈齐埃公布了一组令人忧心的数字:2015年极右暴力事件增加了44.3%。警方的犯罪统计显示,有近23000宗刑事案件有极右背景。德迈齐埃当时称,这是一种“危险的社会发展趋势”,并指出,对避难申请者住处的袭击案件数量较上年“增加了4倍多”。

在地域分布上,德国东部某些地区案件数量特别多,这在当时就引起了注意。因此,在联邦经济部办公的新联邦州事务专员伊利斯·格莱克(Iris Gleicke)启动了一项研究,对上述现象进行更为详细的调查。调查报告今天在柏林公布了。

哥廷根民主研究所撰写的这份报告名为《德国东部的右翼极端主义和排外》。他们主要研究了两个地区:德累斯顿市周边,具体而言是弗赖塔尔和海德瑙,2015年夏这里曾爆发“反难民抗议”,还有爱尔福特市的黑伦贝格区,这里“多年来因极右而闻名”。

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在德国东部的特定地区,在特定的政治文化环境中,存在着源于历史的排外倾向和极右思想。这里并没有单一的导火索,只能通过一系列相关的记忆和社会政治因素来进行解释。报告中写道:可以确定的是“本身的气质和与外来者交往的历史包袱的不幸结合,以及——但不只是——因历史而深入人心的,对国家和政治的负面认识乃至彻底无知。”

报告的撰写者们认为,对这种发展趋势,政治至少负有连带责任。关于海德瑙,他们写道:那里的人们对反法西斯游行的拒绝并不仅仅是出于对“左派流氓”的愤怒,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反感“外来”的人对他们的行为指手画脚。这激起人们“被外人统治的想象”。

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尤其在萨克森,那里特殊的、由几名基民盟代表所主导的政治文化超出了本身的限度,引发了对外来者、对他人、对外界的防备反应”。研究人员也批评萨克森州的政界压制冲突,因此无法“对右翼威胁发出清晰的声音”。

在对策建议部分,报告的作者呼吁抛弃这种政策。尤其是在萨克森,已经可以看出,“对政治问题的去政治化将形成一种政治气氛,使右翼极端主义和排外得以不断发展”。而在图林根可以观察到,“州和部分市镇的政界采用了与此截然不同的态度”。政治气氛的扭转是“可能的,也是必须的”。还有:“‘萨克森式的民主’这个诊断(……)以及一个(出于萨克森式的骄傲)不是掩盖问题而是接受问题的执政党,对上述这些进行开放讨论是迈出的第一步。”

研究报告还提出警告,不能对德国东部一概而论。有一些城市和地区找到了自己的路,“也可能在打击东部的右翼极端主义和排外上取得胜利”。作者们举了耶拿、莱比锡和霍耶斯韦达这几个例子。来自西部联邦州的好意的建议未必有用。报告称,“应当避免可能更为开放的西部自以为是地提出指手划脚的建议”。

上述研究的委托人格莱克强调,对德国东部的右翼极端主义和排外没有,也不可能有一个简单的解释。研究的意义在于,挖掘并揭示可能的原因,从而理解德国东部所发生的事,并采取相应的对策。

“我相信:排外和右翼极端主义是对东部德国社会和平和经济发展的首要威胁。必须毫不留情、毫无禁忌地挖掘并揭示其原因”,格莱克说。她请求研究者们基于目前的调研找出有效打击右翼极端主义和排外的正面案例,即某种“最佳实践”,并分析其成功因素。

这并不是社民党政治家格莱克第一次致力于右翼极端主义这个话题。去年秋季,她在有关德国统一的年度报告中称,排外不仅是对新联邦州的社会发展,也是对其经济发展的重大威胁。去年春季,她曾谴责东部的政治家和政府部门将一部分右翼极端主义问题“系统性地淡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