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颖: 同观·德国丨默克尔的糟心事:大联盟动摇,接班人有“反骨”

发布时间:2019-06-10浏览次数:46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612054?from=singlemessage


【编者按】

本文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的“同观·德国”专栏的第29篇。德国两大传统政党——社民党和联盟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表现不佳,连带影响德国国内政局再起波澜。

在2019年5月底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欧盟各国政党根据其政治方针和理念并入到跨国的欧洲政党,归入社会民主进步联盟党团的德国社民党遭遇惨败,而属于欧洲人民党的德国联盟党得票率也大幅下降。随后两执政党领袖都纷纷遭到党内成员和民众的质疑和批评,社民党主席纳勒斯(Nahles)因选举失利在党内的批评压力下选择辞职,党内领导层纷争在所难免,为德国政局平添变数;同时,基民盟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Kramp-Karrenbauer,下文简称卡伦鲍尔)的支持率持续下滑,默克尔也公开质疑卡伦鲍尔的执政能力,未来总理候选人再次充满变数,党主席和总理职位的分离也在逐步消解两者之间的信任,德国政局随之动荡。

社民党主席甩锅走人,大联盟岌岌可危?

6月2日社民党主席和联邦议会党团主席纳勒斯宣布辞职。在辞职声明中她表示,曾在社民党艰难时期接任党主席和议会党团主席,也是我们一同做出的决定与联盟党联合执政,无论重新定位社民党还是提出说服选民的新政策都需要相互的支持。言语间流露出,她接手主席时社民党内部已经是个烂摊子,她不提自己作为大联合政府主要推手的角色,只提及党成员一同作出的这个备受争议的决定,还指责党员们没有给予她应对党内挑战所需的支持。

其实她早就该辞职了。纳勒斯于2017年9月在联邦议会选举后出任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背负着社民党在2017年联邦大选中(得票率从2013年的25.7%跌到20.5%)的失利,于2018年4月当选社民党主席。2018年10月中旬的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中社民党得票率跌了10.9个百分点,只有9.7%;在同年10月底的黑森州议会选举中得票率同样下降了10.9个百分点,只有19.8%;继两次重大失利后,社民党在2019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仅获15.8%的选票(比2014年降低了11.5%),被绿党取代其第二大党的地位。此外,社民党在与欧洲议会同日举行的不莱梅州议会选举中同样遭遇惨败(得票从32.8%跌至24.9%),被基民盟终结其在不莱梅州长达73年的执政历史。这些都逐步重挫党员对纳勒斯的信任和支持。

纳勒斯在任的一年多时间,未能突出社民党中左翼的政治理念,没有提出让民众信服的社会政策,也没有扭转社民党去年在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的选情劣势,特别是她将去年10月底社民党在黑森州的惨败归咎于联合政府的政策。同为传统大党,同样曾因开放的难民政策痛失人心,基民盟在欧洲议会选举中的成绩虽然不理想,却依然保有第一大党的地位;此外,基民党还首次拿下不莱梅,成为该州第一大党。作为党主席和议会党团主席的纳勒斯当然必须为社民党选举中的惨败承担责任。虽然不能将社民党选举中的失利只归结为纳勒斯一人,但在该党的重新定位、团结社民党,以及选择欧洲议会选举的社民党候选人等方面,纳勒斯的能力的确受到挑战。

社民党的内部分歧以及重新定位难题不会因为纳勒斯的离开而消失,虽然不排除社民党选择通过结束与联盟党的大联盟政府、提前大选来获得“新生”,但无论谁来接管党主席,重新找回社民党传统中左翼大党的特色,用政策赢得选民支持才是根本。

当前德国社会讨论最多的是纳勒斯的辞职是否意味着大联盟政府的结束,对此执政两党存有不同看法,联盟党希望将大联盟继续下去,基民盟主席卡伦鲍尔和总理默克尔都表示要继续维持大联盟,以确保政府和国家的稳定。

对于是否继续联合执政,社民党中出现两种不同的声音:社民党秘书长克林贝尔(Klingbeil)认为社民党领导层的改变对大联盟没有影响,不过要努力凸显社民党的执政理念,而来自社民党的弗伦斯堡市长却呼吁结束大联盟,当前,确实有不少社民党成员坚持要走出大联盟。据《南德意志报》最新评论:社民党作为人民党的时代已经过去,下一届德国总理候选人将从基民盟和绿党中产生,并认为纳勒斯的辞职将终结大联盟政府。

笔者认为,目前德国局势仍在可控范围内,虽然社民党领导层的更迭会加剧德国政坛的动荡,但领导层的变更暂不会终结大联盟。最重要的是,元气大伤的社民党目前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应对重新大选,一方面它需要2-3个月的时间选出新的领导层,随后新领导层需要时间来适应工作;另一方面社民党在退出大联盟政府前,需要定一个全党表决的时间表,然而它始终没有解决社民党自身定位的问题,而重塑形象需要更多时间。此外,考虑到社民党在联合政府中有限的影响力,以及民众对内阁成员中的两位社民党部长的工作还算满意,加之默克尔及联盟党坚持维持大联合政府稳定的决心,大联盟政府不会很快瓦解。

不过,社民党退出执政联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如果社民党在2021年前退出大联盟,联盟党必须寻求其它党派联合组阁,或者提前举行大选,由于民众对执政党的失望有增无减,对重新选举也逐渐持开放态度,根据欧洲议会大选德国各政党的选情推测,未来联盟党与绿党联合执政的可能性较高。那么,默克尔的政治生涯将提前结束。

大小“默克尔”分歧渐显,下任总理人选生悬念

根据德国民众5月对主要政治人物工作满意度调查,对已辞职的纳勒斯只有25%满意度,不满意度则高达到 62%。虽然不少民众对默克尔的政治理念存在不满(44%),但她仍然是当前德国政坛民众满意度最高的政治家(55%)。民众满意度排在2、3位的是来自社民党的内阁成员——外长马斯(Mass)和财长肖尔茨(Scholz),分别为47%和41%;曾被视作德国下一任总理热门人选的卡伦鲍尔的口碑迅速下降,民众对她执政的满意度仅为36%,不满意度则为42%。

去年10月,因基民盟在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议会选举中失利,默克尔放弃竞选党主席,人称“小默克尔”的卡伦鲍尔在当年12月以微弱优势当选基民盟新一任主席。半年来,卡伦鲍尔的民意支持率持续下跌。虽然她赢得了基民盟主席争夺战,但她距离联邦总理候选人却越来越远。

自卡伦鲍尔担任党领袖期间,基民盟的支持率日益下降。与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相比,基民盟在2019年的选举中的得票率下降了7.5%,在欧洲议会失去了6个席位,这是基民盟在欧洲议会选举中最差的成绩。卡伦鲍尔的能力和表现首当其冲受到质疑,指责她在竞选活动中缺乏经验且不卖力。

卡伦鲍尔还被指责限制%言论%自由,动摇德国社会认同。约欧洲议会大选前一周,在Youtube上流传一段名为“基民盟之破坏”(Die Zerstörung der CDU)的视频并被大量转载。26岁的博主雷佐(Rezo)抨击德国政府和许多政客在经济、教育和环境政策方面施政不力。更具争议的是,作为基民盟党主席的卡伦鲍尔不但未用事实冷静回应这种片面的攻击,反而略带嘲讽地推卸责任。这一强硬回应不仅没有平息该事件,反而引起各大政党和主流媒体以及更多年轻民众对该视频的关注。

随后,卡伦鲍尔提出要制定在网络上发表政治“舆论制造”的规则,这直接导致民众对其企图干涉言论自由的行为极为不满。该事件反应出基民盟应对信息时代网络舆论的能力不足,尤其是党主席要为此事件发酵负主要责任。

此外,卡伦鲍尔还疑似向默克尔夺权。5月中旬有消息称,卡伦鲍尔敦促默克尔辞职去竞选欧洲理事会主席,由她直接接替总理的位置。不过这一消息立刻被卡伦鲍尔否定了,她于5月19日表示,默克尔将会继续担任总理,直到2021年任期结束,而她将专注于基民盟内部的事务。

在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出来后不久,卡伦鲍尔在没有预先与默克尔协商情况下,便召集党内领导层于6月初开会分析欧洲议会选举失利原因。这被解读她在向默克尔施压尽快离任。据说她还曾通过接触默克尔的政敌——党内保守派——使默克尔边缘化,大有过河拆桥的意思。

据彭博社5月底报道,鉴于近来卡伦鲍尔本人和基民盟的民意支持率都在下滑,默克尔公开质疑卡伦鲍尔的执政能力,认为她无法胜任总理一职。借此,默克尔不但可以不必为基民盟选举失利承担责任,而且可以抵制卡伦鲍尔的争权野心,还可以表达其留任到2021年任期届满的决心,达到稳定自己地位、德国政府和民心的目的。虽然默克尔的政治空间已日益缩小,但她在党内、欧盟和国际层面仍享有声望,失去默克尔的信任和支持是卡伦鲍尔最大的失败,她将失去默克尔多年累积的政治资源。

卡伦鲍尔以上三个过失很可能直接断送其“总理梦”,民众始终怀疑她能否在与特朗普谈判时很好地维护德国和欧盟的利益,在欧洲层面很好地协调欧盟各国的利益。她的失利无疑会给基民盟的其他重要人物,如默茨(Merz)和施潘(Spahn)以及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表现抢眼的绿党领导层带来机遇,特别是默克尔即将离开政坛时,德国政坛权力角逐在所难免。

欧洲议会选举结果也许给了德国两个缺乏活力的执政党一剂强心针,巨变时代正在呼唤一个有领导力、行动力、创新力和公信力的决策者。

(黄颖,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德国波恩大学全球研究中心研究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