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一杨:同观·德国|“小默克尔”请辞:剧变中一个无所适从的缩影

发布时间:2020-02-12浏览次数:28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5921642?from=singlemessage


2020年2月10日对德国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周一:飓风“萨比那”以每小时120km的时速汹汹来袭,席卷德国境内大部分地区。而在首都柏林,基民盟党主席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在党代会上宣布将放弃总理候选人资格和党主席职位,目前仅保留作为国防部长的职位。她将继续履行党主席工作直至选举出继任者。自2018年12月当选基民盟党主席以来,素有“小默克尔”之称的卡伦鲍尔就饱受领导力不足的质疑。即使她本人的政治生涯还没有划上句号,但她的离任给“后默克尔时代”该何去何从的基民盟和不稳定的大联合政府留下一个问号。


一场州长选举引起政坛地震

在周一(2月10日)的基民盟的党代会上,人们原本寄希望于基民盟高层能为上周戏剧性的图林根州州长选举给出解决方案,但在会上,人们却迎来了党主席卡伦鲍尔的“急流勇退”。

在去年10月底的图林根州议会选举后,时任联合执政的“红-红-绿”(左翼党-社民党-绿党)联盟仅获得州议会90个席位中的42个。在上周图林根州议会前两轮的州长选举投票中,来自左翼党的前任州长拉梅洛(Bodo Ramelow)也未能获得绝对多数(60票)支持。根据该州选举法,在第三轮投票中候选人只需获得过半数的简单多数即可当选州长。而在2月5日举行的投票中,拉梅洛竟然戏剧性地以44:45的一票之差败给自民党候选人凯梅里奇(Thomas Kemmerich)。

由于自民党在州议会仅有5席,基民盟占21席,这说明凯梅里奇起码获得了德国选择党(AfD)的19票支持。德国选择党凭借22个席位作为图林根州议会第二大党,完全放弃本党候选人转而支持第三轮才推举出来的自民党候选人,着实值得玩味。虽然自民党和基民盟事后都极力与德国选择党撇清关系、否认有所预谋,但依靠德国选择党的支持赢得执政机会已然触及德国政坛与右翼民粹势力划清界限的“红线”。更何况在图林根州,德国选择党领袖霍克(Björn Höcke)因其极端言论早已被打上极右分子、法西斯主义者和种族主义者的标签,与德国选择党同在一条船无疑是自我抹黑。最终,凯梅里奇迫于各方压力在当选仅一天后就宣布放弃州长职位。当时正在非洲访问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坚决表示这一选举结果是“不可原谅的”、必须“推翻重来”。

事实上,拉梅洛在州议会选举后一直努力争取基民盟党团成员的支持,以扭转少数政府的不利局面、寻求连任。他甚至请来一向对左翼党缺乏好感度的德国前总统高克(Joachim Gauck,无党派人士)和图林根州前州长阿尔特豪斯(Dieter Althaus,基民盟)为其站台。但在图林根州基民盟的语境中,左翼党似乎只是“前东德社会统一党的化身”,不与其合作是基民盟的底线。左翼党无奈地在社交媒体上抱怨到,“基民盟应放弃将左翼党与德国选择党等同的‘马蹄铁理论’”。(马蹄铁理论,The horseshoe theory,由法国学者让-皮耶·法耶提出。他认为政治光谱并非呈直线轴形式,而是马蹄铁般的“U”形状。位于两端的极左和极右代表激进、极端势力,两者之间的相似性大于左翼或右翼内部)。

最终,基民盟在这场闹剧中作茧自缚:根据当地时间2月11日晚间的民调数据,基民盟在图林根州的支持率已经从21.7%暴跌至13%。


基民盟“希望之星”的黯然陨落

图林根州选举危机是卡伦鲍尔请辞的重要“导火索”。虽然消息公布得突然,但卡伦鲍尔在党代会上表示,她离开的想法“由来已久”。德国基民盟副主席、北威州州长,同时也被视为下任党主席有力竞争者的拉舍特(Armin Laschet)表示,“卡伦鲍尔在党代会前一天的沟通中都没有流露出要辞职的意向”。而卡伦鲍尔在事先的一系列沟通是在试探党内关键人物在危急时刻对她的支持程度究竟几何。毕竟拉舍特在之前的电视采访中被问及卡伦鲍尔是否是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时,只是含糊其辞地说:“她是党主席”。这说明,卡伦鲍尔虽在党主席之位,但着实威信力不足、领导力有限。

除此之外,基民盟党内派系林立,就路线方针问题纷争不断。这使得卡伦鲍尔在面对危机时只能听到基民盟党内纷杂的声音,而难以获得建设性意见。与默克尔的“双元领导模式”使得卡伦鲍尔始终笼罩在默克尔的总理光环下,愈发显得她决断力不足、话语权式微。她在辞职时也颇有微词地谈道:“总理候选人和党主席这两个职务应掌握在一个人手中,否则只会削弱基民盟”。

在卡伦鲍尔离开后,基民盟即将迎来新一轮的党主席竞选。目前,除了在2018年12月败给卡伦鲍尔的前联邦议会党团主席默茨(Friedrich Merz)和现任卫生部部长斯潘(Jens Spahn),有可能成为党主席候选人的还有上文提及的拉舍特和巴伐利亚州州长、现任基社盟主席索德(Markus Söder)。其中,默茨和拉舍特是四人当中从政经验较为丰富、对基民盟党主席职位跃跃欲试的人选,但这两人又分别代表了基民盟内部的保守派和自由派。因此,卡伦鲍尔的前车之鉴说明无论谁将在这场“权力游戏”中胜出,获得另外一方的支持、避免党内内耗都显得至关重要,因为他们接下来要面临的终极任务已在眼前:2021年德国联邦大选。


“后默克尔时代”的艰难探索

卡伦鲍尔作为“后默克尔时代”基民盟权力过渡与路线探索的先行者,其个人失败是基民盟在德国乃至欧盟剧烈变动的政治格局中无所适从的一个缩影。

回顾默克尔担任党主席的18年,她所留下的重要政治遗产就是通过推动基民盟左倾化,赢得中间选民,从而维持第一大全民党的地位。可以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民盟的左倾化路线为其赢得了稳定的中右翼党派定位,从政治权术角度来看颇为成功。但近年来,基民盟政治路线的空洞化特点日益突出,联邦和地方过于依赖这种左右摇摆的选举战术而显得缺乏长远战略洞见。

在联邦层面,基民盟左倾化的路线一方面蚕食了社会民主党人的话语空间,使得其执政伙伴一直处于弱势甚至失语的尴尬境地。另一方面,在基民盟内部,路线方针之争日趋激烈:联盟党(基民盟与基社盟)部分党员由于不满默克尔政府的这一发展趋势,在2017年3月成立了“价值联盟”组织(Werte Union)以找回联盟党的保守主义价值观和经济自由化的定位。

卡伦鲍尔曾经将“价值联盟”比作德国版的“茶党运动”,以美国共和党人的激进路线讽刺基民盟右倾势力。而该组织核心成员默茨则认为,“‘价值联盟’代表了基民盟基层的呼声,能为基民盟提供忽视已久的、真正的保守派的想法”。在地方层面,图林根州对德国选择党的“脱敏”也并非偶发事件:早在去年夏天,萨克森-安哈特州基民盟党主席齐默尔(Lars-Jörn Zimmer)就表示,“基民盟的少数派政府应考虑获得德国选择党的支持”。默茨也认为“不应排除与德国选择党的合作”。

卡伦鲍尔的请辞佐证了基民盟内部路线探索之艰难。从目前党内话语斗争来看,她的离开为希望清算默克尔政治遗产的右倾路线者提供了“机会窗口”:“价值联盟”主席密茨(Alexander Mitsch)表示“基民盟终于有了重新调整、整合各种力量的机会。其中最重要的是持续性地修改前任党主席默克尔的左派路线”。

但路线之争以破坏党团团结为代价将得不偿失,因为正如卡伦鲍尔在请辞时所警告的, “我们的社会和基民盟正面临着一股强大的离心力”。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