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凌萱:同观·德国|一场州长选举引发的“地震”与“小默克尔”辞职

发布时间:2020-02-11浏览次数:13

【编者按】

本文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的“同观·德国”专栏的第38篇。一场州长选举的后果使得“小默克尔”做出了辞职的决定。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5913542?from=singlemessage


2月10日,被认为是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继任者、基民盟党主席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简称AKK)宣布,她将不会参加明年的总理选举,并将在今年夏天之前辞去党主席一职。

德国媒体普遍认为,AKK做出这一决定与上周图林根州议会选举州长有关。图林根州长选举的结果本就引发了德国政坛的“地震”,令人始料不及的是,其连锁反应竟会导致被称为“小默克尔”的AKK做出辞职的决定。在那场州长选举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后果严重的州长选举
2月5日,图林根州议会选举州长,由于第一轮和第二轮投票没有候选人获得半数以上支持,选举进入第三轮投票,最终结果一出台,便震惊了整个德国政坛。自民党候选人托马斯·克梅里希(Thomas Kemmerich)以一票的微弱优势领先,以45对44票击败左翼党籍的原州长拉梅洛(Bodo Ramelow)当选新州长。投票结果显示,德国选择党(AfD)候选人获0票,AfD议员们一致把票投给了克梅里希,这是德国现代史上第一次在极右翼势力的支持下上台的州长。
更令德国政坛震惊的,是图林根州基民盟也将选票投给了克梅里希。这不仅犯了德国主流政党不与极右翼政党合作的大忌,更反映了基民盟内部的分裂。而作为基民盟党主席的AKK自然也难辞其咎。
此次图林根州长选举,在德国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2月6日正在南非出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罕见地在国际场合对国内事务表态,称克梅里希当选州长是“不可原谅的”。默克尔说,这是糟糕的一天,基民盟的价值和基本信念在于民主制,而这一切遭到了践踏,联盟党(由基民盟与其姐妹党基社盟组成)无论如何都不应在克梅里希领导的政府中参与执政,并指出“必须撤回这一结果”。AKK亦主张重新举行选举。
在应对克梅里希当选图林根州州长一事上,基民盟在地方层面和联邦层面显然存在明显的意见分歧。图林根州的基民盟反对重新选举,原因是担心如果再度选举,基民盟获得的选票可能更少。土生土长的图林根州人、图林根州基民盟副主席克里斯蒂安·希尔特(Christian Hirte)在选举后祝贺克梅里希说,“你的当选再度表明‘红红绿政府’(即指由左翼党、社民党和绿党联合执政的上一届图林根州政府)在图林根州大势已去。为了自由州的福祉,祝贺你成功!”
但是如果真的让基民盟和AfD推出的克梅里希出任图林根州长,等同于默认了图林根基民盟的“犯上”行为,在联邦层面,社民党会可能以此为由不愿继续与联盟党继续联合执政。如此一来,AfD不仅在图林根州造成了混乱,而且还把德国联邦层面的政局搅得一团糟。
在图林根州长选举结果出炉后,社民党已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回应。社民党秘书长金贝尔(Lars Kingbeil)及德国财政部长朔尔茨(Olaf Scholz)均指责图林根州基民盟和自民党的选举行为是出于事先的“密谋”。
过去一段时间,社民党无论在联邦层面还是在州层面的民众支持率都在滑坡。本届图林根州议会中,社民党只获得了8个席位。克梅里希被基民盟、自民党和AfD推选为州长,对社民党来说是一个宣传自我的好机会。社民党人马上就走上街头抗议选举结果,借此机会向民众宣传,他们才是唯一的一支真正反对极端主义、反法西斯的可靠政党。克梅里希当选图林根州长也给社民党在联邦层面提供了扬眉吐气的借口。可能导致的最严重的后果,是社民党和联盟党分手,大联合政府解散,全德国举行新的大选。
基民盟断然出手
面对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基民盟中央也做出了断然处置。日前,支持克梅里希当选的希尔特已被免去党内职务。基民盟的图林根州党主席莫林(Mike Mohring)则请求党团给他“保留面子”到5月,虽然他被允许再干三个月才革职,不过也可谓“毫无尊严”。
过去二十余年,莫林在图林根州基民盟党内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在他1999年进入州议会时,基民盟在图林根州的支持率是51%。2019年基民盟在图林根州议会选举中只获得21%的选票,莫林作为基民盟图林根州党主席和党团主席难逃其咎。
另一方面,自民党主席林德纳获悉选举结果后,即刻动身前往图林根州首府埃尔福特,劝说克梅里希辞职。克梅里希刚当选时曾在接受德国电视一台(ARD)的采访时说,自己是被选出来的州长,将立即开始工作。但一天后,克梅里希在林德纳的劝说之下又改口说“让贤是必然的”,他对媒体表示将放弃州长职位并申请解散州议会,为重新选举铺平道路。
2月8日下午,克梅里希发表声明,正式宣布放弃图林根州长职位,即刻生效,并表示当选州长所获薪资将退回国库。当地左翼党主席威尔索(Susanne Hennig-Wellsow)和绿党主席亚当斯(Dirk Adams)纷纷对克梅里希的这一表态表示认可。当地社民党主席蒂芬森(Wolfgang Tiefensee)则表示虽然松了口气,但这不是欢呼的理由。社民党希望尽快重新选举,并表示愿付出一切,以维护本州的民主制稳定。
组成大联合政府的联盟党和社民党也在同一时间发表声明称,“在政府组阁和政治投票时绝不与AfD合作。这是联合执政党的决议,党内各层面都须遵行。”联合执政的双方都敦促图林根州尽快重新举行选举。
前路茫茫
在2019年10月27日进行的图林根州议会选举中,自民党在新议会的90个议席中只获得了5个席位,成为新议会内最小的政党。席位数最多的是原州长拉梅洛所在的左翼党,获29席。AfD次之,获22席,成为进入图林根州议会的第二大党,AfD也被戏称为“新的全民党”。基民盟在图林根州支持率大幅下滑,仅获21席,位居第三。
图林根州上届政府由左翼党、社民党和绿党联合执政,在本届议会选举中,左翼阵营的这三个党派在议会内的席位数总数为42,不满足组成多数政府的要求。此次震动德国政坛的州长选举也是在这一背景下发生的。
目前来看,如果没有AfD,图林根州任何一种组阁方式都不可能获得议会多数,重新选举是大势所趋。按照当地法律,若要解散目前的州议会,必须由至少三分之一的议员提案,经三分之二的议员投票赞成才能通过。即使有足够的议员提案解散议会,没有基民盟或AfD的赞成,解散议会重新选举之路依然困难重重。
比图林根州政治图景更为渺茫的,恐怕是整个德国的政局。各方评论认为,自担任基民盟党主席以来本就饱受批评和质疑的AKK,由于图林根基民盟跨过“红线”与AfD合作,使党内矛盾再度激化,连带AKK的能力再遭质疑,而图林根基民盟拒绝其重新选举的要求,以及默克尔在南非的表态也使AKK本就不稳固的权威进一步遭到削弱。这场州长选举可谓是压垮AKK的“最后一根稻草”。而由此引发的新一轮各方势力的角逐将把德国带往何方,目前更难断言。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