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1 德国外交部长的重要性回归

发布时间:2018-01-17浏览次数:13

德国外交部长的重要性回归

《南德意志报》网站12日讯  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参观了在马扎里沙里夫阵亡的士兵纪念碑。56名士兵在兴都库什执行任务时丧生,每位死者在墙上都有对应的白色牌子。在加布里尔阿富汗北部之行时,军队牧师问了他一些问题:“政治能对什么负责?政治必须要敢于做什么?”他回答:“如果没有担当意识,没有人能够进入政治领域。”

要有担当,要有胆识,但是说这话时他还不需要做到这点,他目前只是暂时代理外交部长一职。他原本只需要做最紧急的事情,低调一些、管理好自己的部门。但是他的行为就像把外交部当成世界上最重要的部门,这也可能是为了给自己做广告。不过他也向大家展示了德国外交政策的重要性。尽管外交官们自己对此都没那么有信心。

当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进行“牙买加联盟”试探性谈判的时候,没有人想争取外交部长这个职位——它太不重要了。恰巧此时外交部也陷入了自我怀疑中。此前它被认为是除了总理之外最重要的部门,外交部长等于副总理,定期在每日新闻上露面。但是在“牙买加联盟”试探性谈判时一切突然变了:自民党宁愿要数字部,并声明财政部是关键部门。绿党内部相互争执。甚至立马能成为最受欢迎的部长——这样的光明前景历任外交部长一般都经历过——也无法激起人们对外交部的兴趣。对联盟党来说,谁愿意做外长似乎都不成其为问题,反正主要是默克尔在总理这个位置上制定外交政策。

如果谁在这个时候和外交部领导层谈话,都能感觉到他们的沮丧和失望,他们觉得被“冷落”了。当柏林“牙买加联盟”还有希望的时候,加布里尔在孟加拉国看望罗兴亚难民,他还去了华盛顿。此后他在柏林外交论坛的主题演讲中重新界定了跨大西洋关系,要求德国和欧洲以更自信的面貌在世界亮相。这是对外发出的信号,对内则是:看,这儿要有大动作了。外交部员工后来说,他们被要求认真听加布里尔的发言。

给外交部带来最深伤害的是绿党,这并不是在本次谈判中才出现的。外交部在绿党历史上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它使绿党发展成今天的样子。1998年绿党与社民党共同组阁,约施卡·菲舍尔(Joschka Fischer,绿党)任外交部长,这最清楚的表明,绿党来到了政治中心。菲舍尔的个人和外交部长这个职务合为一体:每次他都用“外面是部长,里面是绿党”这样的口号为自己做宣传。

绿党成为反对党后,情况发生了改变。外交部是精彩历史的战利品,好看但是对此时此地价值不大。2011年绿党议会党团时任主席于尔根·特里廷(Jürgen Trittin)对外交部评价不高,说它“已经大大失去了影响力”,他更想青睐财政部,柏林当时忙于应对欧债危机,钱很重要。2017年绿党在“牙买加联盟”谈判时,尽管绿党主席策姆·厄兹德米尔(Cem Özdemir)对外交部表现出兴趣,但是在党内有更坚定的声音认为,这仅仅对厄兹德米尔自身的政治生涯有利,但却有损绿党。结果,厄兹德米尔突然转向争取经济部长的职务。

自民党把自己的历史和外交部联系在一起:前任党主席基多·韦斯特韦勒(Guido Westerwelle)喜欢联系汉斯-迪特里希·根舍(Hans-Dietrich Genscher)的成功史。2009年自民党与联盟党组成黑黄政府联合执政,韦斯特韦勒任外交部长兼副总理。他为人精明能干,作为外交部长却显畏缩,没能充分利用外长的优势为本党增光。与默克尔联合执政时,自民党垮掉了,2013年甚至没能进入联邦议院。自此对于自民党来说外长这个位置失去了吸引力。在“牙买加联盟”组阁谈判中,自民党甚至花更多的时间去琢磨,为什么其他党都不大可能拥有财政部长这个位置。

现在社民党参与组阁试探性谈判,情况又不一样了,它在外交部花费了很多心血,它的成功史也和外交部有关。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如果没有当外交部长的经历(任期分别为2005-20092013-2017),不可能成为总统。他为人严肃认真,自带外长一职需要的素质,同时这一职位也让他赢得了名气和声誉,使他最终能够当选总统。

其实此前早已有迹象显现外交部长这个位置面临着失去影响力的威胁。施泰因迈尔经历了随着默克尔有越来越多的执政经验,其在外交上的应对也越来越自信的过程。现在几乎每个联邦部必须有自己的国际事务部门才能应付得过来。施泰因迈尔利用自己外交部长的第二个任期,对这个位置进行现代化革新。他将“S部门”(该部门负责危机预防、稳定、冲突后续处理和人道主义援助)员工增加至180人,拥有20亿欧元预算,以便能更快更高效地应对危机。部门负责人科尼希(Rüdiger König60岁)经历了施泰因迈尔的改革,他说:“如此这般坚定而又有强度的改革还是第一次。”

现在外长加布里尔因此受益,在看望罗兴亚难民的时候,他承诺要再给两千万欧元的紧急援助。加布里尔利用这个位置带来的好处,来重新塑造自己的形象。此前,社民党曾经对他作为党主席和总理候选人带领社民党参加竞选表示怀疑,因为他太不受欢迎,太变化无常。任外交部长一年后,根据民意调查,加布里尔竟然成为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之一,他成功实现了影响力的回归。但是他将不会出席17日开始的社民党和联盟党组阁谈判。党主席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也想这样。在担任党主席之前,舒尔茨作为欧洲政治家赢得了尊重和声誉。现在社民党内同时有两个领导人物认识到外交部长职位的重要性和蕴含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