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1 新年新改变——做有态度的德国人

发布时间:2018-01-17浏览次数:13

新年新改变——做有态度的德国人

明镜在线11日专栏  2018年,对于联邦德国(BRD)——德意志香蕉共和国(Bananenrepublik Deutschland,注:亦可简写为BRD)来说是崭新的一年。把这个在世界上以整齐和清洁著称、各方面都运转得不错的国家称为香蕉共和国是否过于夸张?

如果您觉得这种说法言过其实,原因可能在于,您的要求也和整个国家一样降低了。知足常乐对个人而言不失为一种好的特质,但若整个社会怀着一种过于满足求稳的心态结果可能会很糟。然而德国的实际情况的确如此:太多事情都已被德国人视作稀松平常。德国人太没有追求了。

让我们调转靶心,要在2018年为德国做好打算因为为什么我们不断对自己提出各种要求,但对我们的国家却只抱有那么一点点期待?其中的原因在于,我们被深深根植于我们脑海中的、错误的德国形象所误导。

默克尔有一次在接受《图片报》记者采访时被问到,她在想到德国时会想到什么?默克尔答道,我会想到严丝合缝的窗户。没有哪个国家能造出如此严密和美观的窗户。

此番简洁的回答让人印象深刻,也算得上是默克尔任期内说过的为数不多的金句之一。谁都知道默克尔想表达德国社会运转良好这层意思,但德国社会真的运转良好吗?然而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德国有以下五件事情并没有良好运转,在2018必须得到改善:

Ø国家在国民安全方面上草率了事。

Ø国家未对数字未来早作打算。

Ø国家为教育做得太少。

Ø国家阻碍了德国人的自由流动。

Ø国家容忍了国内的严重不公。

公民安全:保障公民人身安全是一国最重要的任务,那么德国到底有多安全?人们无法忘记极右翼团体“国家社会主义地下组织”(NSU)的刺杀活动、新年前夜发生在科隆的性侵事件、卡车冲撞柏林圣诞市场事件,以及汉堡G20峰会期间的骚乱。在人们的集体记忆中充斥着国家失灵的诸多案例。在大多数情况下,国家失灵要么是因为政府工作混乱,要么是由于官方过度干涉所致。苦涩的现实是:行政管理水平低下或是国家过于收紧财政支出往往是使公民的人身安全无法得到保障的原因。

教育:学龄孩子的家长不用去看教育方面的负面数据就知道德国在这一领域投资不足:建筑、设施、人员——方方面面都缺乏资金。对于德国这么一个富裕国度而言,学校的现状还如此是很荒谬的。当然,这仅仅是针对公立学校而言。能负担起学费的家庭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去私立学校读书,以确保下一代能够获取充足的教育资源。这体现了德国教育政策的非社会性。对此,德国必须每年在教育体系中多投入300亿欧元的资金,才仅能够达到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

数字化:在联邦议会选举中只有自民党一个党将数字化议题置于其选战的核心地位,但众所周知,自民党又不愿意同联盟党和绿党共同执政。这在德国很典型德国在目前在数字化方面还处于发展阶段,而政治又对漠不关心。在光纤通讯即数据高速传输的扩建方面,德国落后了不止一点点——虽强于希腊和比利时,但远不及斯洛文尼亚、土耳其或者匈牙利。据德国工商业联合会(DIHK)估计,在未来十年,德国在全覆盖光纤通讯扩建方面的投资需求最多高达1000亿欧元。

交通:旷日持久的柏林新国际机场和斯图加特火车总站建设项目简直是荒唐可笑的德国交通政策的知名代表。现在还要再算上慕尼黑和柏林之间的德铁新线路。这条耗时25年进行规划,斥资百亿欧元的城际快车线依然无法保证列车准点。

但规划失误和能力不足仅仅只是一个问题,更大的问题在于缺乏一个以未来为导向的基础设施政策。一个自由社会所应具备的一项基本条件是——所有人都能自由流动,但德国已经从这一领域撤退。德国在桥梁、公路、轨道、运河的投资上陷于停滞。前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对自己能够平衡财政收支表示满意,但事实上,他这么做是寅吃卯粮。

不公:国家失灵最糟糕的表现就是社会不公平。一些人甚至说我们的社会产生了裂痕,联邦总理默克尔在她的新年讲话中说道。多么讽刺啊!不正是默克尔本人允许了德国社会的撕裂吗?

根据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Thomas Piketty)及其同仁的一项研究,德国高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差距又回到了1913年的水平。社会民主的世纪就这样逝去富者依然富有,贫者却富不起来。德国每年约有4000亿欧元的遗产被继承,而相应的税收却只有区区40亿欧元,即仅占遗产继承金额的1%。其原因在于,公司被很慷慨地排除在遗产税征收之外。有诸多此类数据,人尽皆知,却未见反抗。

德国如今困境两方面:管理不善和紧缩癖。我们国家的管理水平早已徒有虚名,而对于财政收支衡的崇拜使得一些急需资金支持的领域的投资受阻。德国前总理勃兰特(Willy Brandt)曾提出的要敢于实施更多民主!这永远不会有坏处。但在接下来的2018年,德国更应该遵循另一句话:要敢于实施更多国家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