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春荣教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 “反俄阵线”下的裂痕:欧盟领头羊抗压批准俄资天然气项目

发布时间:2018-04-11浏览次数:27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051153?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西方国家大规模驱逐俄罗斯外交官并没有阻碍关键项目的继续推进。

    据《欧洲观察家》网站3月28日报道,北溪-2 AG(Nord Stream 2 AG)公司发布消息称,该公司旗下旗舰项目、总造价高达95亿欧元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已经在德国取得所有必须的施工许可。值得一提的是,北溪-2 AG公司的唯一股东系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荣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之后,德国对俄一直奉行对话合作加制裁的模式。在这场外交大战中,德国一面保持与西方同一条战线,另一面又竭力避免影响到与俄罗斯的经济合作。德国驱逐俄外交官之举,不过是象征性的做法。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寒士(Alexander Gabuev)也认为,制裁俄罗斯实际与德国国家利益相违背,但是基于跨大西洋的伙伴关系又不得不这么做。
    据俄罗斯卫星新闻网介绍,“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将由俄气出资50%,法国ENGIE集团、奥地利石油天然气集团(OMV Group)、荷兰皇家壳牌、德国Uniper公司和德国Wintershall公司各将提供9.5亿欧元的融资。根据项目方案,会修建两条从俄罗斯海岸穿越波罗的海通往德国海岸的管线,总输气量每年550亿方。
不顾美国阻挠坚持与俄合作
    《欧洲观察家》分析指出,北溪-2这个具有地缘政治意义的重要项目在德国的通过,将把俄罗斯对欧盟国家80%的天然气销售量集中到德国运输线上,绕过乌克兰境内的运输线,这将有助于克里姆林宫遏制其他欧洲国家,成为未来反制国际制裁的砝码。

    无怪乎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此前就警告,如若该项目最终通过,英国方面将联合欧盟各国领导人向德国施压。

  

    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也在德国通过该项目之后表示,德国需要重新考虑该项目对欧洲整体能源局势的影响。

  

    尽管美国国务院曾于3月21日公开反对德国批准这项目,称此举会损害整个欧洲的能源安全与稳定,并威胁将制裁所有参与项目建设的公司,但德国不为所动。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外交部长海科•马斯出面解释称,北溪-2是纯粹的“经济项目”。

  

    眼下,欧美国家正大张旗鼓地驱逐俄罗斯外交官,一个新的“反俄阵线”似乎正在形成。在这场驱逐大戏中,作为欧盟“领头羊”的法国和德国分别驱逐了四名俄罗斯外交官。不过,两国似乎并不像表面上那样与英国一条心。特别是德国,北溪-2使德国俨然成了这个所谓“反俄阵线”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不少欧洲国家明面上驱逐俄外交官,私下却来道歉,他们这么做是迫于巨大压力。”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3月28日在接受采访时毫不留情地揭露说。
德国奉行“合作加制裁”的对俄战略
    与外部遇到的阻力不同,该项目在德国国内通过并非难以想象。这并不仅仅像德国前总理、社民党前党首施罗德这样的人物在2005年卸任之后就加入了北溪公司,更因为德国对俄罗斯一直有着矛盾的心态。
    “德国国内在俄罗斯问题上,政治跟经济议题是互相脱钩的。”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荣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解释了德国的这种“矛盾”。
    “德国国内一直有声音要解除对于俄罗斯的制裁。现在执政联盟之一的社民党就是德国国内一直支持与俄罗斯缓和关系的。”郑春荣说。
         
这种“矛盾”心态,首先体现在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此前与社民党签署的联合组阁协议之中。
    一方面,这份文件指责俄罗斯占据克里米亚,侵入乌克兰破坏欧洲和奇偶和平秩序。另一方面却又指出,“德国坚定与俄罗斯保持友好关系和紧密合作,保障和平,共同应对国际挑战。”并强调,“我们对俄罗斯的政策最终希望实现两国的互信、友好和平、利益均衡,实现两国紧密合作。”
    郑春荣分析指出,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之后,德国对俄态度一直是双轨战略,即对话合作加制裁的模式。
    
“体现在此次间谍中毒事件上也是一样。一方面,对于他们认为的俄罗斯这种违反国际法的行为,他们必须与西方站队;另一方面德国又与俄罗斯有着非常紧密的能源合作。这就要求德国必须去平衡,既保持与西方同一条战线,又不能影响到与俄罗斯的经济合作。”郑春荣说。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寒士(Alexander Gabuev)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表示,“制裁俄罗斯实际上是与德国国家利益相违背的。许多德国商业领袖对此都是不满的,但是基于这种跨大西洋的伙伴关系,德国必须这么做。”

    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德国和俄罗斯的贸易大幅增长,同比增长近25%。

     另据德媒此前报道,3月23日德国传统意义上的两个推进德俄商业联系的组织合并为了一个游说巨头,东方委员会—东欧德国经济协会(Eastern Committee – Eastern European Association of the German Economy),这个组织现在代表了400家德国公司和5个德国商业联合会。除此之外德国还有一些势力强大的亲俄游说组织,比如德国—俄罗斯外贸商会(AHK)和德国俄罗斯论坛(German-Russian Forum)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本月初,德语流利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才同俄语流利的默克尔有过一次隔空 “亲密”互动。普京在其个人纪录片《普京》中透露默克尔会不时的送他几瓶德国产的拉德贝格啤酒,默克尔翌日就在与德国多个党派的领导人共同出席记者会回答说,“我也会收到普京总统送我的非常棒的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