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德国有了一个新的反犹问题

发布时间:2018-05-03浏览次数:32

德国有了一个新的反问题

四月份的德国社会突然不平静了起来,一个老话题重新回到媒体和公众注意力的核心,甚至连默克尔也出面表态,事关德国社会的反犹问题。

412日适逢德国音乐界的年度盛事——德国联邦音乐工业协会(BVMI)颁发“回声”(Echo)奖,其中嘻哈乐奖项颁给了年轻歌手高里加(Kollegah)和邦(Farid Bang)。但是,这件文艺盛事却成为德国文化界乃至社会和政治舆论中罕见的丑闻。丑闻缘起于两位歌手的获奖专辑“年轻,暴力,高颜值3”中部分章节的歌词引发了强烈争议,如“我的身体比奥斯维辛的犯人还坚定”“再来一次大屠犹,带着燃烧瓶来”,等等。在颁奖仪式现场,获奖者就已经与其他音乐人发生了言语冲突,颁奖结束后,多名曾经获得“回声”奖的音乐家纷纷退回自己所获的奖杯,表达自己对于带有反犹色彩的音乐作品获奖的抗议。这一事件迅速从文化上升到政治层面,德国外交部长马斯(Heiko Maas)马上表明了态度:“反犹的挑衅不应该获奖,而是令人作呕”,“在犹太大屠杀纪念日颁发这样一个奖项是可耻的”。412日是以色列纪念六百万犹太大屠杀死难者的日子。

在德国社会主流声音一致谴责下,两位引发争议的嘻哈歌手不仅失去了与唱片公司的合同,德国联邦音乐工业协会也宣布终止在世界第三大音乐市场上具有悠久历史的“回声”奖:这个重要奖项的名誉在这一事件中严重受损,必须重新开始。

在文艺剧场中爆发丑闻的同时,普通的街头暴力更令德国公众吃惊: 417日晚,在柏林时尚而中产的普伦茨劳贝格区(Prenzlauer Berg)街头,两名戴着犹太小圆帽的年轻人受到了三个路人的侮辱和攻击,一名施暴者并且手执皮带抽打受害者,口中用阿拉伯语喊着“犹太人”。这一事件被另一位受害者用手机录像后上传到网上。18日,受害者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他实际并不是犹太人,而是一个在阿拉伯家庭长大的以色列人。他之所以戴着犹太小圆帽出门,是因为他听说在德国戴犹太小圆帽不安全,所以他想亲身体会一下。显然,德国对于犹太人而言不是一个安全的国度。

出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德国政界在第一时间对这一事件做出了反应。默克尔总理称:“我们必须赢得对反犹骚乱的战斗”,在德国人和阿拉伯裔居民中都存在反犹言行,“对此必须采取最严厉最坚定的措施”。司法部长巴莉(Katarina Barley)称这一事件为“我们国家的耻辱”。425日,数千名德国民众在柏林、科隆、埃尔福特、玛格德堡、波茨坦等多个城市走上街头,举行集会和游行,其中柏林的集会口号是“柏林戴犹太小圆帽”,抗议反犹言行,表达了德国社会对于文化和宗教宽容的支持。

“回声”奖丑闻和柏林街头的暴力事件,其实只是冰山的一角。与成年人的反犹言行相比,德国中小学近期暴露出来的问题可能更令人震惊。据媒体报道,去年3月,柏林市一所中学里一位14岁的英国裔犹太学生不得不更换学校,因为他之前几个月内受到其他学生的辱骂和殴打;去年12月,柏林另一所中学的一名犹太学生不得不忍受其他同学的詈骂:他是“儿童刽子手”,“希特勒是好人,因为他灭绝了犹太人”,等等。据中小学教师和社会工作者的反映,“你这个犹太人”已经成为德国中小学常见的骂人用语。实际上,很多学校出于名誉考虑,并不愿公开讨论此类问题。对于从建国起就把支持犹太人和以色列作为国家意志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来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个突出的现象是,无论是引发“回声”奖丑闻的嘻哈乐手,还是柏林街头的暴徒,以及柏林市出口和动手凌辱犹太同学的中小学生——甚至包括女生,都有一个共同的阿拉伯裔或伊斯兰信仰群体的族裔和文化背景,这与德国固有的极右翼和种族意识形态的反犹有着明显的区别。也就是说,这些事件表明,德国有了一个新生的、外来的、非德意志的反犹问题。

德国社会在战后通过立法、教育、政治和社会工作逐渐形成了一种纠正历史偏执的历史观,彻底否定了引发空前人道灾难的种族意识形态——主要是反犹思想。然而随着中东和近东地区移民的到来,尤其是近年大量难民的涌入,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的政治冲突在阿拉伯群体中引发的另一种反犹言行,已经成为德国社会必须正视的现实问题。今年3月,德国联邦议院反犹问题独立专家组委托进行了一项针对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难民的调查,共有25名难民接收了问卷调查,不限性别,年龄跨度为1653岁。结果表明,这些人多数对犹太人持有偏见:犹太人有钱有势,在世界上四处发动战争。对于二战时纳粹的屠犹行为,他们所知甚少。与此同时,他们并没有固定成形的反犹观点,而且在日常生活中也有不少人对与犹太人打交道有正面的经历。伊斯兰女学者和积极的社会活动家卡多尔(Lamya Kaddor)沮丧地说,穆斯林反犹主义是一种令人悲伤的现实存在。

尽管如此,联邦议院反犹问题独立专家组成员切尔尼夫斯基(Marina Chernivsky)并不认为新出现的反犹现象应该被简单地归于某个文化或族裔群体。“我们不应该把这场讨论局限于穆斯林,反犹问题涉及我们所有人。”她认为,反犹思想在德国社会依旧有很深的基础,而且不限政治信仰和社会群体。虽然存在一些明显的“群体特征”,但是如果把某一个群体定性为反犹,那么这就可能会成为社会整体逃避自我反思的托词。

对反犹言行、思想和意识形态保持警惕、进行反省,看来对于德国社会不仅是一项长期的任务,而且随着社会的变化面临着新的挑战。尤其对于基础教育领域而言,不可不谓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