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岚:上台一周年啃下多项改革“硬骨头”,马克龙改革风暴还能刮多久

发布时间:2018-05-07浏览次数:28

  http://wenhui.whb.cn/zhuzhanapp/huanqiu/20180507/197220.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timestamp=1525668333134

去年5月7日,年仅39岁的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近60年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他上台后立即推行一系列的社会经济改革。时值马克龙入主爱丽舍宫一周年之际,他交出了一份怎样的成绩单?

法国Elabe研究所的最新民调显示,超过69%受调查者认为,马克龙是一位真正的“改革者”。短短一年内,政府已出台了劳动法、财政税收、教育、移民等多个领域的改革方案,质疑和反对之声也此起彼伏。铁路、医疗、退休制度和公共服务等部门的改革也正在进行或即将开始,各行业旷日持久的罢工让政府焦头烂额。面对巨大阻力的马克龙至今从未退让,他坚持说,改革是为了兑现竞选承诺,自己的口号就是“说到做到”。法国《回声报》4月20日的社论文章称,法国大革命是一场12级飓风,戴高乐1958年出任总统是9级强风,前任总统奥朗德只是2级微风,而马克龙目前已经能算得上是6级大风了。

靓丽成绩单背后的四大优势

如果说马克龙在2017年胜选有一定运气成分的话,那么这位政坛新秀能在一年内掀起如此惊人的改革风暴,靠的绝不是偶然和幸运。

首先,马克龙树立起了雷厉风行的总统权威。和前任们相比,马克龙缺乏政治根基和执政经验。上任两个月后,新总统公开指责三军总参谋长德·维利埃在军队预算问题上行为“不当”,导致后者成为第五共和国历史上第一位辞职的五星上将。这场风波使马克龙的民意支持率骤跌10%,但也让他迅速树立起强硬、独断的总统权威。马克龙喜欢在演讲中使用生僻晦涩的哲学和经济学词汇,让人觉得他傲慢、爱说教、高高在上;面对媒体时,又常常充满火药味,甚至失控爆粗口,全无平日的精英形象。高雅也好,粗俗也罢,马克龙只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也不允许别人挑战他“朱庇特式”的权威。劳动法改革之际,他曾表示“不会向懒人让步,也不会向愤世嫉俗者和极端分子让步”。事实证明,总统言出必行。

其次,马克龙拥有给力的政府和议会。上任伊始,马克龙任命原共和党成员菲利普为总理,两人此前相交不深,但一拍即合,关系如同作曲家和乐队指挥———马克龙规划总体路线,菲利普执行日常事务,并首创了总统和总理共用内阁顾问的新制度,提高执政效率。马克龙授意组建的“专家内阁”也是历史性创新。现政府中有13位部长和国务秘书来自于民间社会,专业背景深厚。如高等教育部长维达尔是大学校长,交通部长博尔纳是巴黎大众运输公司总裁,司法部长贝鲁贝则是宪法委员会法官。专家内阁表面上体现了马克龙“任人唯贤”的中间派思想,而任命技术官僚的实际目的是减少政党势力对行政决策的影响,保证权力集中,使改革方案得以顺利执行。此外,2017年6月的议会选举中,总统领导的“共和国前进”运动及其盟党获得了绝对多数席位。现政府所有的改革法案在国民议会的投票都是一路绿灯,其中的劳动法改革、铁路改革和反恐法分别获得了83%、80%和74%的赞成率。没有了旷日持久的议会讨论,改革措施才能得以迅速落地。

其三,反对党派势力十分薄弱。去年大选后,落败的四大政党尚未恢复元气,无法对抗执政党,这一局面被戏称为“一个婚礼和四个葬礼”。极左翼的“不屈法国”坚持民众与精英的鸿沟,但在近期的政治生活中存在感不强;极右翼的“国民阵线”正面临更名危机;左翼社会党表示“复兴需要很长时间”;中右翼共和党则在安全和移民问题上面临内部分裂。四大反对党都无暇他顾,为改革营造了相对宽松的政治环境。比反对党更失落的是工会。各行业改革法案出台前,政府都要和工会多次谈判协商,但至今为止的协商都是走过场,对法案做些无关紧要的修改。法国工人民主联合会主席贝尔热称:“马克龙的做法是——你们谈你们的,最后拍板的还是我。”既然改革必定会遭到反对,马克龙就索性绕开工会,自上而下地执行改革计划。

最后,改革拥有良好的经济环境。2017年,法国经济增速达到2%,创六年来新高;财政赤字占国民生产总值比例回落至2.6%,是2006年以来的最低值。但经济复兴的功劳并不全是马克龙的,2008年起,欧洲央行为法国提供了10年低息贷款,萨科齐和奥朗德政府也都为摆脱经济危机付出了努力,马克龙正好赶上了“收获季节”,这才能将改革口号喊得底气十足。比如,已经通过的税改方案中,仅居住税的目标减税额就高达100多亿欧元;政府还承诺在2022年前将公共开支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降低3%,节约600多亿欧元。

未来改革面临三大挑战

不过,Elabe民调显示,仅有48%的受访者认为,马克龙当选对法国来说是件好事。81%的受访者预测自己无法从改革中受益,因为民众的核心关切是解决就业和提高购买力,而改革并没有关注这两个问题。至于竞选承诺中的核心词“释放”与“保护”(释放国家活力,同时保护弱者),52%的受访者批评说,马克龙一个都没能做到。“释放”意味着偏右的经济事务政策,“保护”则是偏左的社会福利政策,两者难以协调。

目前,税收和劳动法改革才刚刚颁布法令,成效未知(奥朗德政府的就业改革正是在实践阶段栽了跟头,以失败告终)。因此,仅凭第一年的成绩单,很难对改革作出客观评价,现在讨论“马克龙主义”也为时过早。

马克龙的第二年任期即将拉开帷幕,改革也面临重重挑战。首先,法国国铁改革将是一场艰难的拉锯战,重点包括引入市场竞争的方式与步骤,铁路工人的去向和待遇,企业巨额债务的处理等,其成败不只影响铁路部门,还将辐射到整个公共部门。前所未见的铁路大罢工将持续至6月底,又恰逢五月风暴50周年 (1968年5月至6月在法国爆发的一场学生罢课、工人罢工的群众运动),在全国大规模抗议活动的压力下,政府或难以坚持不让步。

其次,某些领域的改革已经制定了日程表:2019年初出台公务员改革细则,裁减12万个公职岗位;2019年6月公布新退休法案,系统性变革现行的退休制度。部分深层次的改革目标还比较模糊:“2022公共行动计划”将致力于发展新型公共服务、减少政府开支,哪些部门是改革重点,哪些机构将裁撤合并,暂时还不明确。

最后,马克龙的改革蓝图雄心勃勃,比如每年为职业教育投入310亿欧元,为发展困难郊区预计需要480亿欧元,还有改善医院亏损、投资环保事业等,各处“工地”都需要强大的经济支持。执行上述任务的同时,政府还得遵守削减公共开支的承诺,未来四年中一旦经济增速放缓,改革将难免力不从心。(作者为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法语区域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