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 何去何从:G7 峰会背景下美德关系的发展变化

发布时间:2018-06-07浏览次数:17

 

20185月初以来,美国与德国和欧洲的外交关系急转直下。美国特朗普政府先是在月初退出了伊朗核协定,然后是在531日宣布将正式对包括德国在内的欧盟国家征收25%的钢铁关税、10%的铝关税。

在上周末举行的G7财长会议上,德国财长舒尔茨罕见地公开批评了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认为这“违背了世界公认的规则”。他尽管与美国财长姆努钦进行了约40分钟的“诚恳而开放”的对话,但也刻意在会议中的公开场合与其保持距离。在谈话中,舒尔茨直接表达了德方对美国发动关税战的决定,并要求姆努钦将德国的意见转交给特朗普。尽管如此,特朗普似乎并不为所动。他在随后发表推特表示,美国不会输掉贸易战争,不能再在贸易上被其他国家占便宜。德国国内有权威媒体甚至指出,德国应该通过抵制G7首脑峰会来表明反对特朗普政府的决心。

一、近期德国国内舆论对美政府的态度

德国国内舆论对于特朗普政府先后在伊朗核协议和征收钢铝关税问题上发难的做法十分愤怒。4月底,马克龙和默克尔曾先后前往华盛顿劝阻特朗普,不要在伊朗和贸易等问题上与欧洲产生矛盾,但特朗普却不为所动。此外,副总理舒尔茨、外交部长马斯等人都曾先后多次赴美,但却并未从美国那里获得任何实质意义上的有关贸易问题和伊朗核协议问题的保证。例如马斯在访美时指出,美国仍然是德国在欧盟之外最重要的朋友,因此也能够在存在分歧的情况下继续这种关系。而美国国务卿庞培却对马斯的示好显得无动于衷。无论德国主流精英如何倾向于维持“自由主义的大西洋联盟”,德美关系现在很难修复,与美国在国际问题上进行合作更显得是纸上谈兵。在这种情况下,德国主流舆论开始认为,西方世界的同盟已经不存在了。如何应对特朗普政府,成为德国舆论探讨的焦点。

在经济上,德国主流媒体大都对特朗普政府持强硬态度。工商业协会主席施韦策Erik Schweitzer)指出,欧洲主动对美国妥协是错误的,欧盟应该保护本地企业的利益。德国国内甚至有声音指出,德国企业不应该再依赖美国市场,从而以此应对美国的施压。

除了新闻媒体,德国国内各大政党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也非常不满。尤其是美国新任驻德大使格雷内尔的多次出言不逊,引起了德国社会舆论的强烈反感。作为执政党之一的社民党认为,特朗普是在破坏大西洋同盟。绿党认为,这会恶化中东的局势。特朗普政府的政策非但没有促进中东的安全,反而会使该地区陷入进一步的不稳定中。传统反美的左翼党更是认为,德国和欧盟国家应该团结俄罗斯和中国,采取所有的手段向特朗普施加压力,并拯救伊朗协议。在特朗普的强硬政策背景下,连传统亲美的自民党和基民盟都越发持批评态度。基民盟官员指出,格雷内尔有关加强欧洲保守势力的讲话体现了特朗普政府削弱欧洲团结的意图。自民党主席林德勒指出,特朗普频繁的威胁言论是非理性和不负责的,“美国曾是民主和自由的灯塔,但今天我们却发现这些价值观在美国得不到保障”。

二、德国政府对美国退出伊朗核协定的反应

与德国主流舆论和各大政党的表态不同,默克尔领导的德国政府在应对美国退出伊朗核协定和对欧征收钢铝关税的问题上,显得比较迟缓和克制。在做出正式的全面回应前,柏林希望弄清楚的是,特朗普真实的战略意图到底是什么。例如在伊朗核协议问题上,特朗普到底是想使德黑兰发生政权变动,还是像其使用的其他外交政策一样,在正式场合进行威胁并施加压力,以便在之后获得对方的妥协。同时,在贸易问题上,德国政府也希望弄清楚特朗普政府真实意图。

对于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问题,德国政府认为,此时终结伊朗核协议的做法不对。尤其让德方不满的是,核协议签订后,伊朗并未有任何明显违反协议的举动。尽管该协议并不理想,且伊朗的导弹计划对以色列也是个威胁,但只有在核协议生效的情况下,才能和伊朗在这些主题上进行更好的对话。默克尔也公开表示,特朗普退出协议的做法使得全球秩序陷入了真正的危机中:“如果我们因为不喜欢协定中的一些东西就退出多边协定,这对世界也将是一个坏信号。我们希望加强多边体系。”外交部长马斯也指出,尽管德国不支持伊朗在叙利亚的活动及其导弹计划,但伊朗核协议合乎德国直接的安全利益,即在临近欧洲的地区阻止核武扩散。因此,德国和欧盟会坚定捍卫此协定。

德国担心美国政府的决定会给德国企业带来何种影响,尤其是美国政府会如何惩罚那些不愿放弃在伊朗业务的德。从目前情况来看,尽管欧盟宣称会对受到美国制裁的企业提供补贴,但具体做法却仍未知晓。如果德国希望拯救伊朗核协议,则需要在美国制裁的背景下,继续向伊朗提供经济支持。但由于美国对那些与伊朗进行贸易的企业施加了巨大压力,这样的做法显得极其困难。尽管德国是欧盟境内对伊朗出口最多的国家,并在去年对伊有30亿欧元的出口,但2017年伊朗仅仅是德国在全球的第58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为33.84亿欧元),而美国则是德国第3大贸易伙伴(1725.94亿欧元)。德伊贸易只占德美贸易的零头。因此,一旦德国企业在美国制裁下受到压力,或觉察到美国制裁的所带来的消极影响超过了德国能从伊朗贸易中得到的好处时,德国国内很快就会出现有关与伊朗的贸易关系是否值得损害对美贸易的讨论。

三、德国政府对美方征收钢铝关税问题的反应

而对于美国决定正式征收钢铝关税,德国的反应更加复杂。德美在经贸领域的紧密联系,使得德国政府不认为特朗普会继续采取损人不利己的行动。以联邦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为代表的政府高层官员仍然在等待美国的回心转意,并认为美国关税对德国的影响程度不大。例如,阿尔特迈尔认为,美国仍会豁免德国生产特殊钢铁的企业,而且德国经济受到的波及取决于美国如何使用关税手段,以及美国企业如何按照美国法律申请例外对待。由于德国生产的特种钢不会那么轻易被美国本土的钢铁取代,因此美国企业仍然会对这些钢铁有巨大兴趣。只要欧洲国家团结一致和自信,就“也许仍能制止一场贸易战”。同时,他也不相信美国会真的对欧洲的汽车征收高昂关税,因为那样的话双方都只会受到损失。与阿尔特迈尔的观点类似,德国联邦银行主席魏德曼(Jens Weidmann)也认为,美国此次征收的关税不会给德国造成太大的经济影响,因为这只占到欧盟国内生产总值的0.04%。不过,如果美国进一步在其他领域征收关税,则会影响到德国企业和消费者。德国的应对是,在WTO的框架内和欧盟国家一起状告美国。

真正让德方担心的是这一争端的继续扩大。阿尔特迈尔曾表示,与美国在钢领域的关税冲突扩大到汽车、纺织业和生活产品等领域,将会危害到正在复苏的欧洲经济。所以,应该抓住所有的机会调解美欧贸易争端。他甚至表示,准备与美方进行“夜以继日”的谈判工作。与此同时,在德国经济界和政治界,都还有很多要求与美国达成“轻型TTIP”协议的呼声。阿尔特迈尔等德国政府高层期待美国政策的自发调整。他们认为,随着美国国内商品由于关税的增加而变得昂贵,美国国内“有一波反思”的潮流兴起。同时,他希望欧洲与其他西方国家能够一起共同应对特朗普政府的行为。

与政府高层不同,德国地方官员则显得更加不安。他们认为,美国的关税措施,会对当地德国企业造成重大影响,例如巴登-符腾堡州经济部长指出,如果美国对德国企业征收关税,那将会“重击”作为汽车州的巴登-符腾堡州的车企。美国是该州最大的贸易伙伴,该州12.2%的出口都销往美国。

四、德美关系的未来可能走向

毫无疑问,特朗普的整个总统任期将会是对战后西方自由主义世界体系的巨大挑

战。德美关系实际上已经到了历史低点。德国实际上成了特朗普政府一系列敌对政策的主目标。美国对德国的不满看上去是全方位的。美国白人种族主义分子不喜欢德国对叙利亚难民的慷慨,贸易保护主义者讨厌德国的巨额贸易顺差,政府派对德国政府不参与空袭叙利亚的决定很生气,敌视俄罗斯的人怀疑德俄之间的北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甚至对欧洲相对友好的美国国防部也对德国军队现状及其预算甚至不足国内生产总值的1.2%而不满。

从短期来看,德国对美国的不满,主要是来自对美国破坏西方缔造的多边主义和既有国际协定的不满,对特朗普式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鄙视,以及对国际秩序可能失控的担忧。可以看到,德国指责的对象,主要集中在特朗普政府而非美国。正如默克尔在访美时强调的,美国对于很多德国人来说,仍然是个“追梦之地”(Sehnsuchtsland)。作为东德反共人士出身的默克尔,近年来的一些政策中都体现出了强烈的亲美倾向。在德国看来,特朗普政府对大西洋伙伴关系和自由世界秩序的破坏,只会有利于西方眼中的世界秩序挑战者:中国与俄罗斯。

正是因为对美国仍有很大的依赖和期望,德国政府在应对特朗普的态度上是十分矛盾和犹豫不决的。尽管德国和欧盟多次明确表态不会在胁迫的情况下进行贸易谈判,但实际上并没有拿出具体且有效地应对特朗普的措施。在特朗普政府正式宣布在61日起,不会继续对德国等盟国进行钢铝关税的豁免后,相对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系列果断发言,德国政府的反应也是相当无奈和迟缓的。阿尔特迈尔指出,德国和欧盟尽管已经在世贸组织提出了,但正式的应对措施还有一段时间才能正式出台。

目前唯一能够明确看到的,是德方现在努力与欧盟及包括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乃至新加坡在内的西方世界伙伴加紧了有关维护多边自由国际体系和抗击特朗普政府单边主义的协商。例如,德国和欧盟与上述国家进行了有关自由贸易协定的协商,并争取尽快达成这些协定,以巩固西方主导的自由世界秩序。正如德国政府的公开声明所指出的,德国和欧盟在国际贸易领域应该独立发声。

而对于美国来说,在应对包括伊朗、朝鲜、以色列和叙利亚等全球性危机的同时,将传统盟友拉入一场政治和贸易战中,明显不合时宜和缺乏外交智慧。毫无疑问,特朗普使美国二战后在欧洲塑造的良好形象受到了重创。而美德关系和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何去何从,也会对整个世界的局势变化产生重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