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 艰难向前:近期德俄关系的发展变化

发布时间:2018-06-07浏览次数:15

5月初以来,由于国际局势的变化发展,长期恶化停滞的德俄关系有了一些改善的迹象。在西方盟国对叙利亚目标的空袭中,德国并没有参加。5月中旬,德国外交部长马斯和默克尔总理也先后访问了俄罗斯。

一、德国国内有关俄罗斯问题的争论

在德国国内,有关俄罗斯问题的争论长期以来是个重要的政治主题。目前德国有关俄罗斯的言论主要分为两派,一派同情俄罗斯政府,另一派则对俄罗斯持明显批评的态度。前一派人主要是在德国政治光谱中居于中左的社民党(尤其是以前总理施罗德为代表的党员),以及左翼党。

20世纪70年代的新东方政策以来,社民党长期支持与俄罗斯进行对话,并反对那些干扰发展对俄关系的因素。身为社民党人的前德国总理施罗德不仅与普京保持着密切的关系,还在俄罗斯企业董事会中任职,被称为俄罗斯在西方政界高层最后的伙伴之一。社民党现任主席纳勒斯(Andreas Nahles)也明确表示,德国希望成为俄罗斯的好邻居。社民党高层明确表示,反对西方盟国在叙利亚的军事打击活动,应该与俄罗斯一起寻找外交解决争端的方法。

需要注意的是社民党外交部长马斯近期有关对俄政策的表态。马斯与大部分社民党高层不同,他猛烈批评俄罗斯及与其对话的尝试,并公开表示,目前俄罗斯回到G7峰会的条件仍不成熟。因此,马斯也受到了社民党内亲俄势力的猛烈批评,主席团还一致表示要就对俄政策与其进行协商,并要求继续与俄罗斯进行对话。

与社民党相比,长期是联邦议院主要反对力量的左翼党对俄立场更加亲近,被德国媒体称作俄罗斯的“忠实朋友”。左翼党联邦议院主席瓦根克内希特在最近进行的一个采访中指出,德国和欧盟需要俄罗斯的帮助才能解决国际上的重要问题。她甚至建议美国之外的西方国家应该重新将俄罗斯纳入,从而组成新的G8集团,以使得该集团内部能有国家抗衡美国。

坚决反对俄罗斯的,主要是自民党和执政党基民盟的部分党员。尤其是自民党,它不仅要求德国与西方盟国的对俄政策保持一致,“不能再单独行事”了,还要求彻查俄罗斯的对德网络袭击和破坏国际法的行为。

二、默克尔对俄罗斯的现实主义外交

德国联邦政府内部对于俄罗斯的态度是矛盾的。以默克尔总理为例,她一方面与普京有着良好的个人关系,另一方面又在诸多国内国际问题上对俄罗斯持强硬的批评态度。而政府内阁大员对于俄罗斯的态度也明显不一致。例如,联邦内政部长泽霍夫指出,只要时间表允许,就会去观看一场德国国家队的世界杯比赛。而与此同时,默克尔总理仍未对自己是否前往俄罗斯做出决定。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外交部长马斯和副总理舒尔茨都明确表示,没有计划前往俄罗斯观赛

目前默克尔的对俄外交,更多是采取了一种现实主义的政策,主要是为了应对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多边国际体系的破坏而试图打俄国。在此次的俄罗斯访问过程中,默克尔公开表示,与俄罗斯的友好关系有利于德国的“战略利益”,与俄罗斯对话有助于解决目前的矛盾。默克尔在与普京谈话时表示,德俄合作应该经受住非常艰巨的考验。她认为,应该区分出在哪些领域德俄之间意见明显一致,在哪些领域德俄之间不一致。

在此次访问期间的对话中,默克尔和普京都认为,美国退出后,伊朗核协定应该得到继续维持。默克尔在与普京共同进行的记者会上公开表示,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使得这一地区的局势再度变得复杂,而德国将继续留在协定中。正如德国媒体所分析的: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使得欧洲国家和俄罗斯突然有了一个共同的利益,即继续维持核协议,并将美伊两方都拉回谈判桌上。

三、目前德俄关系的主要矛盾所在

尽管默克尔通过访俄,在普京和世界面前展示了德俄“合作”的重要性,然而,德国与俄罗斯现存的矛盾是如此之多,使得双边关系很难在近期得到实质提升。自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发生以来,德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已经进行了4年多。在这4年期间,德国与俄罗斯的关系全方位恶化。目前尽管德国在俄企业创造了27万多人的就业,在德国也仍有1500家与俄罗斯资本有关的企业活动,但受到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后西方对俄制裁影响,俄罗斯在德国对外贸易中的比重近年来下降明显,从制裁前排名前十的德国外贸伙伴下降到了2017年的第13位,双边贸易额也从2012年的805.32亿欧元大幅降到了去年的572.68亿欧元。

此外,德国对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干预、对乌克兰东部武装的支持的不满,以及俄罗斯前特工斯克帕尔妇女中毒事件和随后的俄欧外交争端,看上去都是难以在短期内解决的棘手问题。在与俄罗斯和解并不那么容易实现的情况下,德国的俄罗斯研究者认为,普京现在更感兴趣的,是西方世界的分裂。现在看来,默克尔去年5月访俄也没有取得任何显著的成果。德国政府现在仍然坚持西方世界在克里米亚事件后对进行的制裁。

在这几个矛盾点之外,俄罗斯新近颁布的反制裁法案也会对德俄关系产生消极影响。这部由俄罗斯国家杜马在5月底通过,并由普京在64日签署的反西方制裁法案指出,俄罗斯政府会对美国和其他对俄不友好的国家采取反制措施,包括终止合作、限制或禁止进出口贸易及这些国家在俄投资等内容。俄罗斯的这一措施,和美国先前颁布的一系列限制外国企业对俄贸易的措施加在一起,使得德国分析者认为,俄罗斯官方的这一举动,将迫使德国企业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做出选择。而德国企业很可能会从俄国市场部分撤退,因为毕竟德国大企业在美国的生意要比在俄罗斯大得多。

德国政府对俄政策中的现实主义因素还引起了美国和欧洲盟友的反对。计划由俄罗斯波罗的海出海口直通德国境内的北-2天然气运输管道项目,有利于德国的经济和能源需求。因此,尽管近年来与俄罗斯有很大的矛盾,但德国政府却仍然在推进。不过,默克尔和德国政府现在首先面临的,是安抚乌克兰及东欧等对这个项目极其反感的国家。德国政府需要向其保证该项目完成后,俄罗斯天然气仍然会继续过境乌克兰,从而让乌克兰继续从中获得经济和政治上的好处。默克尔此次在俄强调,北-2只是一个经济项目,德国会对乌克兰的战略利益进行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