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 在合作与竞争中前行的德国对华政策

发布时间:2018-06-07浏览次数:17

 

201852425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开始了她获得连任后的首次中国之行。作为欧美国家里访华次数最多的领导人,第11次访问中国的默克尔已经对中国相当熟悉。从目前已经公布的中德双方会谈记录和有关发言中可以看到,在这第一天的行程中,德国政府多次强调中德在多边主义、伊朗问题、扩大贸易投资等领域的合作和共同利益所在。默克尔在与习近平主席会谈时指出,中德合作不能只停留在那些双方已经取得了一定成就的领域,还应该将一些新的发展也纳入双方既有的合作之中。她还在其他场合提及了中德两国汽车领域共同应对大数据时代的挑战时所能进行的合作。

在强调中德合作的同时,默克尔也并不讳言中德之间的目前的矛盾和分歧。她在24日召开的中德经济顾问委员会上明确提出,德国欢迎中国企业赴德投资,但中国应该为德企进入中国市场提供相互平等的准入条件。此外,她还公开提及了两国在数据和信息保护方面的看法的巨大差异,并批评了中国《网络安全法》中的某些内容,认为德国在华企业应该不受阻碍地、安全地进行数据流动和转移,“中德在这个领域显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默克尔的上述表态,与德国国内近来有关对华政策的讨论有着紧密的关联。

一、默克尔的中国行与德国国内对华政策讨论

仔细读默克尔24日在北京的有关公开发言,可以发现其发言主题大都早已在德国国内近来有关对华政策的讨论中被提到过。在近期德国国内有关中国的讨论中,中国被视作一个对抗性的、与德国存在重要制度竞争的国家。而更具根本性的变化是,这些讨论不再仅仅局限于德国能否或如何改变中国,而是集中于讨论中国正在如何深刻地改变德国。中国也不再被当作一个消极被动的、地区性的、对德国影响不大(或只有经济影响)的国家,而是被视作正在努力改变全球现状的国家。

首先,在中德双方此次会谈重点的贸易投资问题上,德国国内的主流舆论和知识精英不仅继续指责中国市场不开放导致德企利益受损,还曾公开支持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贸易战措施。德国权威媒体《法兰克福汇报》还公开表示德国在中美贸易争端上应该倒向美国,“西方应该团结一致为自由贸易及其社会和经济模式而斗争”。德国《经济周刊》撰文,对美国有关中兴华为等危害国家安全的看法表示赞赏。《明镜在线》也表示,特朗普的对华制裁措施是可以理解的。

就默克尔在24日的公开谈话中多次强调的大数据和信息保护等问题,近期,德国越发重视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新兴工业科技领域,中国可能给德国带来的所谓“制度性”挑战。德国国内舆论甚至将中国对非法VPN的管控视作是中国政府实现“中国制造2025”的办法之一。今年3月底,216家接受《南德意志报》采访的在华德企中,有83家都表示,VPN翻墙对其“至关重要”。40%的企业担心,一些敏感的信息很快就不再安全。37%的企业认为,这会增加德国企业在华的运营费用。德国政府网络安全顾问甚至将这一举动视作中方的“经济间谍行为”,并建议德企要么离开中国,要么敏感信息通过加密的U盘进行邮寄。

德国国内还越发出现了针对中国利用网络技术威胁其国家安全和社会体制的探讨。联邦宪法保卫局局长马森甚至公开将中国的国家体制视作是对德国的整体威胁。他在4月中旬指出,中国在德国的投资成了德国的安全隐患,中国企业常常在德国“建立企业党委会,从而使中国政府能够影响到企业的决定权”,而这“损害到德国的技术进步,并危害欧盟的安全和公共秩序”。由于德国对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严重消极看法,默克尔此行所访问的中国科技中心之一的深圳,也被在德国有巨大影响的《商报》称作“监控之城”。目前越发明显的趋势是,德国开始强调自身对人工智能发展的潜力和贡献,“有关人工智能的经验不是在其他地方,而可以在德国获得”。

二、默克尔的现实主义外交

李克强总理在双方的新闻发布会中将默克尔称为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女人”。德国国内舆论在其访华前和访华过程中所施加的巨大压力,并没有使她忘记德国通过与中国合作可以获得的现实的经济及外交的好处。默克尔这次在北京的几次公开谈话中就谈到了这一点。

默克尔的这一举动,和近来国际局势的发展有着密切的观念。在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阴影下,欧美贸易争端、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等一系列事件使得德美间的政治外交关系迅速恶化。默克尔、副总理舒尔茨、外交部长马斯等人都曾先后多次赴美,但却并未从美国那里获得任何实质意义上的有关贸易问题和伊朗核协议问题上的保证。无论德国主流精英如何倾向于维持“自由主义的大西洋联盟”,德美关系现在很难修复,与美国在国际问题上进行合作更显得是纸上谈兵。德国主流舆论甚至认为,西方世界的同盟已经不存在了。德国政府和舆论都开始考虑如何应对特朗普政府。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默克尔开始进行更现实主义的外交。她开始了对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被视作西方战略竞争对手的国家的访问。默克尔在访问与德国敌对已久的俄罗斯时公开表示,良好的德俄关系有利于德国的“战略利益”。而与此类似,默克尔在访华前就表示,德国和中国都支持世界贸易组织,而且都希望加强多边主义,并寻求中方与德方在一系列国际问题上的合作。此次访问中国,默克尔还了解到了中国在人工智能等一系列领域的发展情况,并在回国后提议加速德国的人工智能产业发展。

但与此同时,德国和欧洲在一系列对华问题上仍然持指责和消极态度。例如,61日,欧盟在世界贸易组织状告中国,要求启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欧方称中国政府有关技术转让的措施不符合《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等世贸组织规则的相关规定。在台湾问题上,德国和欧盟也越发消极。5月下旬在日内瓦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并未邀请台湾参加,而德国、欧盟与美、日、澳大利亚等国一起表态支持台湾参加。欧盟今年在世卫大会报名截止日前后,多年来首次分别以文字及受访方式明确表达支持台湾参与世卫大会,认为这符合欧盟及更广泛的全球利益。

从今天的国际局势来看,中德在一系列国际和地区问题上显然有着大量的共同利益,两国的合作早已从双边扩展到了全球层面。中德两国要做合作共赢的示范者、中欧关系的引领者、新型国际关系的推动者、超越意识形态差异的合作者。这应当是双方下阶段推进两国关系的共同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