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宙明:同观·德国|州议会选举基民盟惨败,伏下联邦议会变天前兆?

发布时间:2021-03-16浏览次数:24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1727642


【编者按】

本文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的“同观·德国”专栏的第52篇。巴登-符腾堡州和莱茵兰-法尔茨州两州州议会选举使得州议会层面有可能再出现一盏“交通灯”,而这种政党格局新动向,为六个月后的联邦议会选举平添了新变数,由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联合执政的“交通灯”模式会不会延续到联邦议会呢?


刚刚过去的周日,德国“超级选举年”大幕拉开。巴登-符腾堡州和莱茵兰-法尔茨州两州州议会选举呈现出的政党格局新动向,为六个月后的联邦议会选举平添了诸多变数。


巴符州和莱法州议会选举各政党得票率预测(深色色块)及与2016年上一届选举结果(浅色色块)比较。

来源:德国《世界报》网站2021年3月15日,作者汉化。


根据德国电视二台ZDF的预测,绿党在巴符州得票率创下历史新高,达到32.6%,而基民盟得票率仅24.1%,为历史最差。社民党得票11%,自民党得票10.5%,德国选择党得票9.7%,左翼党得票3.6%。在莱法州则是社民党以35.7%得票率领先,基民盟得票率跌至27.7%,绿党得票9.3%,德国选择党得票8.3%,自民党得票5.5%,自由选举人联盟也获得5.4%左右的票数,从而进入州议会。


从联邦州本身的角度看,这样的选举结果预计不会给两州的政局带来很大的变动。民调显示两个州的选民大多希望原来的执政联盟可以继续下去。莱法州当前是由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联合执政的所谓“交通灯”联盟(因三党所代表的的颜色分别为红、绿、黄),这个组合在新的州议会中仍将可保有54席的多数,继续存在下去应无悬念。巴符州当前由绿党和基民盟联合执政,新一届政府维持该组合的可能性很大,也得到近半数民众的支持。但绿党也并没有排除与社民党和自民党结盟组成又一个“交通灯”组合的可能,而且已经与各党开始试探性谈判。如果巴符州的“交通灯”成真,则基民盟将沦为在野党,再失一州。


绿升黑降为哪般?


虽然两州的政党格局不同,但与2016年举行的上一届选举相比,这次的选举结果呈现出一个相似的趋势:基民盟支持率均严重下滑。同时,当前在巴符州执政的绿党得票大涨,在莱法州执政的社民党虽有微降,却仍基本维持了其支持率。当然,这种局面首先要归功于两位州长的个人魅力。巴符州的绿党州长克莱切曼(Winfried Kretschmann)受欢迎的程度超过绿党本身。有36%的绿党选民表示,如果没有克莱切曼,他们就不会给绿党投票。而莱法州的社民党州长德雷尔(Malu Dreyer)也是一样,在给社民党投票的选民中,甚至有高达74%的人表示他们的票就是投给州长本人的。


至于基民盟支持率下滑,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咎于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


首先是民众对于本州政府抗疫表现和组织管理能力的满意度。莱法州最近抗疫表现良好,感染率走低,零售业不久前重获开放,当前执政的社民党得以维持其支持率基本不跌。巴符州虽然有高达56%的民众表示对政府的抗疫表现不满意,但这种不满大多由基民盟背了锅。巴符州基民盟候选人、现任州教育部长艾森曼(Susanne Eisenmann)更是在疫情应对上频频犯错。例如她曾公开批评德国国家科学院提出的抗疫措施,又要求“不管感染率有多高”都要开放日托中心和小学,大大得罪了家校两方面。相比之下,绿党候选人、现任州长克莱切曼则在抗疫中走谨慎路线,并多次在全国性会议中警告过早放开封锁可能会有很大风险,与艾森曼相比,可谓高下立判。据Infratest Dimap的选民迁移调查,在巴符州的选举中,有超过14.5万名前基民盟选民倒戈投向绿党。


同时,疫情带来的人员流动和面对面交流的限制,也对选举结果造成了一定影响。候选人无法举行大型群众活动和集会,就失去了与选民见面和亮相的机会。克莱切曼这样的现任州长只需一句“你懂我”就可以赢得高赞,而“挑战者”们却举步维艰,难以打开局面。如莱法州的基民盟候选人巴尔道夫(Christian Baldauf)直到选举前几周对于大多数选民来说仍然很陌生,曝光率和知名度自然无法与在任州长相比。这一点被莱法州的基民盟视为其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


最后,基民盟作为联邦层面执政的联盟党(由基民盟与姐妹党基社盟组成)中的一部分,在疫情防控中总体形象受损,也影响到其在两个州的支持率。这里只需提两个关键词:口罩和疫苗,大家就都懂了。最近联邦议会的几名前联盟党议员涉嫌在口罩采购中赚取了几十万欧元的佣金,舆论一片哗然。在民调中,上周日选举的两州都有高达9成的被访者严厉谴责这一行为。疫苗的采购与分配迟缓虽是联邦政府的问题,但负责的恰恰又是基民盟的部长,加上他们在病毒检测和经济援助发放方面拖拖拉拉、效率低下,更令联盟党在民众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


“交通灯”会亮成一片吗


各个政党在州选举中的表现,也可能对联邦层面的政党政治带来影响。今年是德国的“超级选举年”,一年之内将进行六个州的州议会选举和联邦议会选举,巴符州和莱法州两州的选举是最早进行的两个,所谓“一叶知秋”,其结果也可能预示甚至影响9月联邦议会选举的结果,因此受到德国内外的特别关注。


从德国联邦层面多年的政坛老大联盟党的角度看,两州的选举结果进一步坐实了联盟党几年来不断走下坡路的事实。即使没有口罩丑闻雪上加霜,这种趋势也早已长期存在。基民盟在两州均遭遇的惨败延续到9月的联邦议会大选是完全可能的。当前现任总理默克尔退出已成定局,而联盟党内无论是执政纲领之争,还是下一任接班人之争,都仍未能平息。


今年1月,基民盟原副主席拉舍特(Armin Laschet)当选基民盟新一任主席,但要担任联盟党的候选人,却不足以服众。颇有人望的基社盟主席索德尔(Markus Söder)被视为他有力的竞争对手。两州选举结果基本明朗后,拉舍特的日子想必更加难过。联盟党要扭转颓势,就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对党内进行有效的整顿和协调。联盟党总理候选人的人选问题因此再度充满变数,今后几个月会怎样发展很难说。


而同时,其他三个政党在这次两个州的选举中表现却引人注目。首先自然是绿党,在“超级选举年获得了一个超级开端”,在巴符州的胜利证明了自身亦可足以与联盟党这样的大党抗衡,同时也为其在联邦议会大选后参与组阁执政定下了基调,即克莱切曼所秉承的务实路线。同时,德雷尔在莱法州的胜利,则为近年来在大联合政府侵蚀下日渐式微的社民党带来久违的胜利和希望。自民党在巴符州获得的成功也同样值得关注,该党虽然在上届联邦议会大选后最终未能与默克尔联手组阁,但成为执政党仍然是其最大的追求。


而这种执政的追求,随着三党的崛起,其实现的可能性也不断拓展。红绿黄“交通灯”联合政府此前只存在于莱法州,被视为一种例外,但在这次选举后有了突破,除了莱法州,它还可能出现在巴符州,代替传统的黑黄组合。谁又能保证这种组合不会进一步延伸到联邦政府中?漫长的默克尔时代使人们几乎以为联邦总理是联盟党专属,“交通灯”组合则提出了另一种可能性,一种把联盟党排除在外的可能性。一旦这种可能性成真,则联盟党不仅失去总理之位,同时还将一步跌落沦为在野党。


当然,州议会选举仅限于一州一地,更何况个人魅力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仅凭这两场选举的结果,是不足以预测联邦议会选举的趋势的。毕竟默克尔执政16年,联盟党根基深厚,没有那么容易撼动。正如奥地利《新闻报》的记者总结:“如果拉舍特能撑住,索德尔不来争,不出现新的丑闻,9月前全国打上疫苗,那联盟党还是一把好牌。”


(俞宙明,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施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