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慧萍:同观·德国|联盟党、绿党敲定总理候选人,疫情下大选多变数

发布时间:2021-04-23浏览次数:10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333920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伍慧萍
2021-04-23 06:23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本文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的“同观·德国”专栏的第53篇。联盟党和绿党先后选出了各自的总理候选人,而近期绿党民调支持率稳步上升、逐渐缩小与联盟党的差距,今年9月的议会大选后,德国会不会出现首个“黑绿联盟”呢?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在各种民调中一直明显领先绿党15%左右甚至更多。然而,自今年二三月以来,这一优势在逐步缩小。在4月20日的Forsa民调中,联盟党甚至首次跌至21%,而绿党则实现反超,升至28%。这一发展动向为9月26日举行的德国大选注入了新的不确定性。4月20日,基民盟党主席、北威州州长拉舍特在基民盟联邦理事会表决中以31票对9票的优势成为本党总理候选人,基社盟党主席、巴伐利亚州长索德尔最终接受“姊妹党”的决定,联盟党共同推举拉舍特为总理候选人。此前一日,绿党推选双主席之一贝尔伯克为本党总理候选人。而在主要政党当中,社民党行动最早,已于去年8月推举联邦财长兼副总理肖尔茨领衔大选。随着主要政党敲定各自的总理候选人,并陆续推出竞选纲领(草案),疫情影响下的德国正紧锣密鼓进入选战状态。
一、联盟党近期表现不佳增加大选悬念
联盟党自今年初以来明显状态不佳,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作为主要执政党疫情应对不得力。作为主要执政党,联盟党的支持率与民众对于政府工作的评价直接挂钩。在疫情初期,民众高度认可政府的疫情管理工作,联盟党的民调支持率一度接近40%。而随着新冠疫情迟迟得不到控制,德国眼下已进入第三波疫情,累计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超过318万,死亡人数超过8万人,政府的疫苗接种战略接连遭遇各种现实困难,不少行业遭到疫情冲击,民众个人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对政府疫情管理工作的态度也变得极其不满,政府防疫措施面临巨大压力,直接拖累了联盟党的民意好感度。
第二,总理候选人的推选不尽如人意。最近两周,拉舍特和索德尔围绕总理候选人的问题互不相让,在基民盟内部以及基民盟和基社盟之间制造裂痕。若干基民盟州长、青年组织、部分议员和大量普通党员公开力挺索德尔,另一边,以联邦议院议长朔伊布勒、曾与拉舍特竞争基民盟党主席的默茨和若干基民盟州长等为代表的党内高层则表态支持拉舍特,导致权力斗争公开化,甚至发展到索德尔呼吁德国总理默克尔出面发话的地步。而最终推举出的拉舍特如何克服眼下民意支持率超低的短板,提升个人公众形象,又成为摆在联盟党面前的迫切问题。
第三,“口罩门”风波发酵。最近几个月间,联盟党议员陆续爆出在新冠疫情中对采购口罩非法收取中介费,涉案金额超过千万欧元,并被媒体揭露出更多关于两党政要的贪腐线索,包括拉舍特之子和卫生部长施潘在疫情中的违规行为,“口罩门”事件在德国政坛持续发酵。联盟党虽然及时“止损”,涉事政要也相应退党或者辞去议员职务,但这一事件在选举之年无疑对于本党整体形象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第四,“超级选举年”首次大考出师不利。今年是德国的“超级选举年”,除了秋季联邦议会大选,还有分别于3月、6月和9月举行的6次州议会选举。在3月份两个西部大州的州选“首秀”中,基民盟表现差强人意,在巴符州州选中得票率为24.1%,较之上届选举下降2.9%,在莱法州得票率为27.7%,比上届选举下降了4.1%;而绿党和社民党在这两个州凭借高人气的州长候选人各有斩获,这一结果对于联盟党可谓出师不利,士气严重受挫。
二、绿党支持率急剧上升构成一定威胁
近几年来,绿党民调支持率急剧上升,巴符州绿党籍州长在今年的州议会选举中成功连任,且绿党再创得票率新高,近期与联盟党的支持率差距稳步缩小,对于后者构成一定的现实威胁。绿党的上升势头有多方面原因:
第一,环保气变议题回归公众视线。近年来,欧洲掀起新一轮的环境和气候保护热潮,各国出现以“未来星期五”为代表的社会运动,在新冠疫情期间也没有中断,公众再度激发对于气候变化议题的广泛持久关注,各国政府也不断推出新的环保减排目标和促进计划,并推动欧盟出台气候保护法,助推环保气变成为欧洲当前新的时代精神。德国绿党是欧洲范围内势力最大、最有影响力的环保政党,自建党以来在环保领域始终拥有议题特色优势,顺理成章再度成为时代潮流的代言人。
第二,绿党经过路线调整走向政治实用主义。绿党之前较长时间陷于“理想派”和“现实派”之间的内耗,但经过几次的高层换届之后,政党路线调整到位,采取实用主义路线的“现实派”占上风,在现实政治中开始展现强烈的参与执政意愿,致力于将政治主张切实转化为政治决策结果。2018年推举的新一届双主席贝尔伯克和哈贝克延续了这种稳健务实的风格。
第三,党内高层在总理候选人问题上处理得当。绿党更看重基层民意,今年40岁的贝尔伯克年轻有朝气,个人风格比较接地气,善于公众沟通,其民调支持率超过哈贝克。尽管哈贝克之前曾公开表示过有意成为德国历史上首位“绿党总理”,且二人的民意差距相比索德尔和拉舍特二人的差距并不十分明显,但哈贝克在重要人事上仍选择顺从民意,主动放弃党内竞争,彰显政党团结,这一点与联盟党内的僵持不下形成反差。
三、大选前景要看德国人是否“人心思变”
随着政党格局日益碎片化,德国大选和组阁结果的不确定性明显增强。在秋季大选中,如果基民盟胜出,有望与绿党组成联邦层面首个“黑绿联盟”,如果绿党实现历史性反超,则有可能联手社民党和左翼党,由三个左翼政党组成“绿红红联盟”,这意味着德国政治风向出现整体“左转”,也意味着多数德国人迫切希望改变当前政治现状。而作为德国大选外部观察者需要重点考察的问题则是,德国是否已经具备“人心思变”的条件?笔者认为,应当从若干方面看待这一问题:
首先,德国选举体制决定了政党比候选人更重要。拉舍特眼下的短板在于民意支持率过低,近年来,候选人在西方大选中的重要性日渐上升,甚至出现选“人”不选“党”的情况,3月莱法州和巴符州的州议会选举结果同样反映了这一趋势,这也是索德尔一度与拉舍特公开叫板的底气。不过,德国大选采取多数制和比例制的混合代表制,更直观体现大选结果的第二票是投给政党,尽管候选人的个人魅力也会影响到选民是否投票,但总体上选民的选举行为还是基于对政党的综合评价和支持与否。
其次,应当关注较长期的民调趋势而非短时数据。4月20日的Forsa民调绿党虽反超联盟党七个百分点,但同一天的INSA民调和第二天的Allensbach民调中联盟党领先绿党五个百分点,仍旧延续了之前的基本态势。绿党入阁是大概率事件,但究竟是以“小伙伴”、还是以主要执政党的身份,仍存在较大变数,需要密切关注今后数月舆情的趋势变化。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民意走向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今后数月德国政府在疫情管控方面的表现。尽管遭遇较大争议和层出不穷的困难,德国政府仍在紧锣密鼓推进《传染病防治法》的修订和新冠疫苗接种战略。截至4月20日,德国首针疫苗接种率20.8%,完全接种率6.8%,德国政府计划在夏末之前完成群体接种。如果能如期实现疫苗接种计划,继而放松防疫措施,则政府和联盟党的民意支持率可望再度上升;反之,如果疫情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势必拖累联盟党的大选结果。在这个意义上,新冠疫情走向也会对于德国大选的结果产生影响。
(伍慧萍,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