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慧萍: 德国职业教育数字化转型的项目布局

发布时间:2021-06-10浏览次数:10

近十年以来,德国政府在经济、教育、科技创新等各领域全面规划和部署政策措施,启动了一大批数字化促进项目。其中,联邦教研部作为主管部委,是项目资助的绝对主力,自2012年以来在职教数字化领域资助的重点项目有 “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2016-2018年)、“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媒体”计划(2012-2019年)、跨企业培训机构数字化特别计划(2016-2023年)、“就业岗位创造者+”资助计划(2017-2020年)、“通过数字媒体促进职业教育中的融合”计划(2017-2022年)、“资格培养4.0:数字转型中职业培训人员的资格培养倡议”(2019-2022年)和“数学、工程学、自然科学和技术行动计划”(自2019年起)等。此外,联邦经济部自2019年起发起“数字双元制培训”实践对话,而联邦经合部在2015年“数字非洲”的倡议框架下提出“非洲数字化”政策工具,将发展援助与数字化结合起来,其中专门将职业教育设为项目资助重点之一。地方政府同样积极推出项目计划推动职教数字化建设,例如巴登-符腾堡州经济部自2016年起实施“学习工厂4.0”计划。


德国重视同时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入手布局重点项目:一方面,推动理论探索,资助职业教育领域的数字化研究,系统研究未来数字化工作世界对于专业人才能力和素质的要求,包括研究数字媒体在职业教育中的使用、数字学习、开放教育材料、通过数字媒体促进融合教育等,更新对于现代职业的认知,为提高专业培训的吸引力和竞争力提出对策建议;另一方面,推动实践落地,联邦政府与经济界共同布局“经济4.0”的数字化转型,针对企业、跨企业培训机构、行业协会、高校和科研机构、培训生、教师、培训师、考核人员等各类目标群体,设计专门的扶持项目,促进数字教育技术实践。综合看,德国紧扣数字化战略确立的战略目标,在以下行动领域重点部署科研项目,旨在依托这些项目引领发展路径,实现政策倾斜,推动职业培训中的数字化理论与实践,并借助项目积累的研究成果和对策建议,进一步明晰并落实各个行动领域的任务内涵,优化发展路径和实施效果。


一、数字能力的界定与培养


德国在该领域的资助项目各有侧重,从研究内容看,既有理论研讨,又有能力建设;从目标群体看,既有涵盖所有职教群体的一般项目,又有针对某一特定群体的专门项目。其中,“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资助媒体能力研究,分析界定何为职业教育中的媒体能力,哪些专业核心能力是数字化时代的必要前提。“资格培养4.0:数字转型中职业培训人员的资格培养倡议”重点针对企业培训师、职校教师和考核人员,实施提高数字能力的创新培训措施,使其更好应对数字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而“通过数字媒体促进职业教育中的融合”计划则专门面向残疾人群体,旨在改善企业和职业培训机构的无障碍学习和融合教育过程,提高残疾人的数字媒体学习能力,具体资助通过使用数字媒体改善残疾人职业教育的研究成果、教学培训方案和应对措施。


二、数字基础设施的建设


德国在该领域项目资助的核心目标是支持企业和职业学校进行必要的结构调整,革新配备数字基础设施,“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等重点项目以及《中小学数字契约》均着力推动职教机构在宽带、无线网络和专业数字工作设备等软硬件数字设施的更新换代。德国在该领域的项目布局表现出两个明显特点:其一,向中小企业进行政策倾斜。中小企业在德国经济和职业教育中发挥重要作用,但其往往需要通过跨企业培训机构提供职业培训,“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明确提出为中小企业创造支撑条件,提供经费支持,“跨企业培训机构数字化特别计划”的政策倾斜力度更大,在2016年至2023年间计划斥资2.24亿欧元,专门用于投资促进跨企业培训机构的数字化改造。其二,支持试点创新培养形式。通过试点项目支持研发创新培训形式,推广成功的实践经验,这其中较有特色和规模的是巴登-符腾堡州经济部推出的“学习工厂4.0”计划,自2016年起,该州斥资680万欧元建设了16个“学习工厂4.0”,自2018年底又增资480万欧元新建21个同类机构,在此类创新机构中配备以智能机器和数控生产模块,开发相应的教学方案和师资培训方案,为培训生创造贴近“工业4.0”工作实践的学习环境。


三、数字媒体的使用


“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提出要加快在职业教育中使用和普及数字媒体,这一目标主要通过 “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媒体”计划得到贯彻落实,联邦教研部在此促进计划框架下总共斥资1.5亿欧元,资助了250多个具体项目。德国在数字媒体使用领域部署了若干资助重点:其一,帮助职业教育更多研发与使用数字媒体、“网络2.0”和移动技术,例如,“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媒体”计划侧重资助医疗卫生职业培训中的数字媒体、职业教育中的虚拟和增强现实等等专门的培训职业或者专门的数字媒体技术;其二,研发并落实基于数字媒体工具的教育理念、教学方案和教学内容,对于已有培训内容、质量保障标准和培训程序进行调整,并开发新的培训理念、方案和内容,例如,“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媒体”计划具体立项支持建立数字媒体学习的知识转化网络,共享技术基础设施,加强职业培训中的数字学习转化网络以及开放教育资源的建设,并通过职业培训中使用数字媒体促进融合教育;其三,就数字教学媒体的使用开展经验交流与对话,这一工作主要通过“数字双元制培训”实践对话来完成,联邦经济部和德国工商大会协助各地工商会组织活动日,面向全国各地的培训企业、培训生、职校和工商会,推广和分享培训企业在实践学习中使用数字媒体的最佳实践案例,举办关于数字化主题的研究成果和企业调查结果报告会,促进职校和企业这两个培养场所之间的数字联网,调动中小企业和职校使用数字媒体的积极性。


四、行业与职业变化的评估与适应


德国在该领域的项目布局主要着眼两大方面:其一,行业与职业影响的研究。“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将数字化对行业与职业的影响列为三大研究重点之一,部署引导职教界选取若干受数字化和自动化影响最大的行业、工作领域和培训职业,分析数字化对于企业工作结构、人员素质要求、人才需求和职业培训要求产生的影响。其二,就业市场变化的监控预测与调整。“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重点资助设立“职业教育4.0”职业监控和预测体系,定性定量研究、监控和预测主要职业类别和工作领域就业市场在数字化背景下的未来发展趋势,将其作为应对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手段。此外,“就业岗位创造者+”资助计划帮助企业加强人员培训,通过构建区域合作网络、优化企业、劳动局、行业协会和职校之间的连通性、吸引辍学的大学生接受职业培训等一系列促进措施,切实创造新的培训岗位,应对就业市场的变化。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培训职业的调整与培训章程的修订同样是德国职教数字化战略的重要战略目标和行动领域。不过,因为该项任务专门由联邦职教所、手工业行会和德国工商会依据《职业教育法》和《手工业条例》,在征求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完成,已经成为这几个机构的常规职能和工作任务,故而在德国政府推出的数字化项目中并未作为专门的资助对象单列,在本章中亦未单独成节。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教授


资料来源:本文节选自《外国教育研究》2021年第4期《德国职业教育的数字化转型:战略规划、项目布局与效果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