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土耳其修宪公投在德国激起强烈反响

发布时间:2017-04-26浏览次数:44

政界声音

明镜在线417日讯 德国政界对于土耳其公投结果的反应各有不同:联邦政府在外交上反应谨慎,而联盟党与社民党的议员则毫不留情。联邦总理默克尔和外长加布里尔发表的共同声明中说,“联邦政府了解到目前的投票结果”,并呼吁埃尔多安“尊重国内所有政治与社会力量并与之进行对话”。

投票结果在德国引发了关于土耳其加入欧盟的争论。加布里尔表示认为原则上土耳其仍然存在入欧的可能性,但还需要听其言观其行,如果埃尔多安一意孤行引入死刑,则“意味着他的欧洲之梦做到头了”。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舒尔茨(Martin Schulz)同时呼吁民主与人权不可丢,他在推特上写道:“从投票结果的微弱多数就可以看出,埃尔多安并不能代表土耳其。”联邦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罗特根(Norbert Röttgen,基民盟)呼吁马上停止入欧谈判,以待日后重启。

也有一些政界人士言辞激烈。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奥普曼(Thomas Oppermann)表示这“无论对于欧洲还是对于土耳其都是糟糕的事件”,埃尔多安在2016年夏天就已经因其迫害政治对手的行为而“远离了欧洲共识”,而这次公投结果则赋予他“更多的独裁权力”。基民盟副主席克罗克纳(Julia Klöckner)的表述更为尖锐:“通往欧盟的大门现在最终关上了。”在野党同样持批评态度。自民党主席林德讷(Christian Lindner)说,“如果公投结果获得承认,则土耳其不可以成为欧盟成员”,“一个拥有这样一种宪法的国家,会与我们的价值观相冲突”。

绿党主席奥兹德米尔Cem Özdemir对于投票的自由性表示怀疑,他在媒体采访时认为,埃尔多安的微弱多数,是靠打压反对派获得的,“因此这样的投票结果既非民主表决,也不能看作是政治成功。”左翼党议员达克德伦(Sevim Dagdelen)也指责土耳其总统“通过对反对派有组织的干扰,确保独裁能获得多数票。”国际选举观察员对公投的过程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意见,表示总统制的赞成者和反对者并未能获得“平等的机会”。

左翼党和绿党同时还要求德国调整与土耳其的军事合作,应当把德国联邦国防军目前派驻在土耳其防空基地的约260名士兵召回,并停止向土耳其出售武器,同时要把“默克尔-埃尔多安一揽子计划”变为德国与土耳其民主派之间的联盟。

欧盟层面情况也类似。欧盟委员会对于土耳其入盟的未来尽量不做评论,只有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Federica Mogherini)等表示,土耳其的修宪,尤其是其实际的执行情况,会参照土耳其作为欧盟候选成员国和欧洲理事会成员国所应尽的义务,进行观察考量。而欧洲议会中保守的欧洲人民党(EVP)主席韦伯(Manfred Weber)则立场鲜明地呼吁中断入盟谈判。“不应再以全面接纳土耳其入盟为目标”。

媒体摘要

焦点网站418日社论土耳其修宪公投结果公布,尤其是在德土耳其人以多数票赞同总统制,令德国各界大为震惊。以下是一些媒体摘要。

《斯图加特新闻报》:埃尔多安的胜利并非只是在欧土关系上割了一刀,而是把二者之间的关系完全切断了。尤其令人痛苦和失望的是,恰恰是在德国,土耳其侨民以多数票为埃尔多安铺平了通往独裁之路,即使他操纵媒体、迫害政治异见者。有一点必须说明:他们对埃尔多安的狂热支持,首先是民族主义的蛊惑,而一般来说并非是被失败的德国融入政策所排除在外的双重护照持有者的呼救。

《世界报》:土耳其重重地关上了通向欧盟的大门,它的一些行为方式,其实我们已经在自己的盟友身上看到过了,例如英国和美国。农村和偏远地区与城市与大都会对立,现实的民众压倒了精英,保守派战胜了进步派,宗教战胜了政教分离,狂热分子压倒了思考者,愚人战胜了智者。用更尖锐的说法就是:落后压倒了先进,无生产力的压倒了有生产力的。国家机器胜了,经济败了。

《南德意志报》:埃尔多安虽胜犹败,因为有一半的土耳其人反对他的后凯末尔主义计划和他保守独裁的国家改造,虽然他们都经历了一场犹如战争、充满恐惧的竞选运动。……因此埃尔多安的这个胜利果实也是苦涩的,因为他从此并不能绝对地肯定,自己是否真正拥有新宪法所赋予自己的绝对权力。宪法修订要到201911月的议会与总统选举后才真正生效,而从这次公投的情况看,埃尔多安到时候是否能胜出,仍然是个未知数。

《慕尼黑水星报》:土耳其公投同时也暴露出了德国的一个问题:德国土耳其裔居民的行为令人警醒,他们舒舒服服地享受着民主,却把家乡推入独裁。人们对此有理由表示愤慨,但同时,德国人也应当自问是否在融入、教育和民主参与等方面出了什么错。这对于所有各方都是非常尴尬的一场讨论,尤其在联邦大选前夕。

《法兰克福汇报》:居住在我们这个安全的国家的土耳其人,一旦他们为埃尔多安投了赞成票,就沦为引入非法治国家的帮凶。这些人应当收拾箱子搬到新的土耳其去,因为他们显然更喜欢那里。但德国人却也要向自己提出一个尴尬的问题:为什么许多移民的融入如此失败?不能简单地仅仅把一切都归咎与移民自身。严肃的分析研究都承认一点,即土耳其人在这里虽然得到容忍而被视为劳动力,人们却并不真正欢迎他们成为社会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