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分析:在德土耳其人为何投票支持埃尔多安

发布时间:2017-04-26浏览次数:43

 

明镜在线418Anna Reimann社论 土耳其修宪公投结果令德国大为震惊的一点,是在德土耳其人“享受着民主,却投票支持独裁”。居住在德国的土耳其人中有63.1%对总统制投了赞成票,这个支持率大大高于土耳其本土的51.4%。为何在德土耳其人对埃尔多安的好感会高于居住在土耳其本土的人们?首先我们要确定以下两点:

首先,由这一投票结果,并不能自动得出居住在德国的近300万土耳其裔民众大多数支持埃尔多安的结论。他们中间只有140万拥有土耳其护照从而拥有选举权,而在140万人中参加投票的也不到半数:参选率为46%(土耳其国内参选率超过85%)。

其次,此次投票表现也并非完全出人意料。201511月的土耳其议会选举中,在德土耳其人对执政党AKP的支持率也超过土耳其本土,达到60%。当时在德土耳其人的参选率仅不到三分之一。

虽然如此,目前对于在德土耳其人投票行为的讨论正在热烈进行中,对于40万生活在德国的自由民主中的人投票赞成在另一个国家引入独裁体制,人们觉得难以理解,同时也找不出有助于解释个中原因的有力数据,例如投票者的年龄分布或是职业背景等,对此的解释只能借助于社会文化研究来进行。这里举出几个可能的解释思路:

  

-歧视因素被较多地提到。在一项调查中,大多数在德土耳其人都描述了这种感觉:他们之所以投了总统制的票,是因为他们感觉自己在德国遭受了不好的待遇。包括德国土耳其社区主席索富奥卢(Gökay Sofuoglu)都持这种观点:“他们想通过这种手段,抗议数十年来他们自认为在这里受到的对待”,他对媒体如是说。德国政界人士表示这种解释不可接受:“这不能成为投票表决自己不在的另一个国家进入独裁制的理由”,“我希望那些在德国享受了幼儿园、学校、职业培训和大学教育的人,能有一点感激之心”,并且“立场鲜明地拥护《基本法》,努力融入”。

-遭到歧视的感觉体现了融入的失败。土耳其裔德国人的融入问题的确非常大。绿党主席奥兹德米尔在德国电台表示,如果想要让埃尔多安的追随者减少,就必须思考如何对德国的教育政策作出改变,使在德国上学的土耳其孩子更有前途。

-出现这种选举结果的另一个原因,则可能是赞同阵营的动员做得更好,这在土耳其本国也是如此,因为这一阵营资金更充裕,还有亲政府的媒体推波助澜。德国政界专家也表示,“有一个因素可能起到作用,那就是在德国几乎没有什么非政治的活动来提供关于此次公投的中立信息”。事实上,大多数选民,无论是哪个阵营的,对公投的具体内容都一无所知。当然,保守的清真寺社区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也不可忽视。

-此外还有不同地区的特殊性,例如柏林和鲁尔区的移民社会文化状况就不尽相同,这一点也体现在选举结果上。柏林的反对阵营组织得较好,所以选举结果也是对半开。

-曾担任基民盟的德国-土耳其论坛主席的政治顾问阿尔斯兰(Bülent Arslan)指出,在德国的土耳其人,其文化的特点是对故土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认同,而德国在他们看来只是一种实用性的,就事论事的地方,没有情感的维系。因此绿党主席奥兹德米尔也指出,需要一个能够抵达在德土耳其人的头脑和内心的战略。也有专家建议德国政界应当组织活动,把赞成者和反对者请到一起进行交流。

  

由上可见,出现这种选举行为的原因是多面的,而政治上的反应则已经被触动。这可能也是因为德国本身也正处于大选前夜。联盟党专家提出要收紧双重国籍的规定,但这个建议遭到了反对,社民党融入专家表示,重要的不是一个人是否持有两份护照,而是如何能让第三代不再保有这种独裁的政治理念,因此需要在学校中加强民主教育。还有人呼吁加强对土耳其裔伊斯兰协会加强监管,把土耳其伊玛目逐出德国清真寺等。基民盟政治家也指出各党需要承担责任,即使在大选之间,也要更多地关心土耳其裔德国人,把相关事务更多地纳入德国的政党政治中,让他们在德国的政党中找到政治归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