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516 默克尔为何把总理生涯的最后一次出访放在俄罗斯乌克兰? (武亚平)

发布时间:2021-09-10浏览次数:16

默克尔为何把总理生涯的最后一次出访放在俄罗斯乌克兰?

德国总理默克尔820日抵达俄罗斯进行工作访问,这是默克尔16年总理生涯中最后一次访俄。在俄美、俄欧关系因北溪2天然气管道、纳瓦利内事件等而陷入僵局的时候,默克尔选择俄罗斯、乌克兰展开外交谢幕之旅,究竟是出于维护德国商业利益的考量,还是想给自己的总理生涯留下一笔独特的政治遗产?

默克尔与普京的会谈持续了近3个小时,双方讨论的话题从争议性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塔利班重返阿富汗等当下热点,到伊核协议、乌克兰问题、叙利亚局势等传统关切。在会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双方均表示,会谈是建设性的,默克尔强调,德俄之间尽管存在深刻的分歧,但仍需要保持对话。她说:“16年间,我到访俄罗斯16次,是这里的常客。尽管这些年的会谈并不那么容易,包括在国际舞台上,总有一些冲突的话题,但我们也总是在寻求妥协。

“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北溪2天然气管道的铺设工作目前仅剩最后的15公里。今年7月,德国和美国达成协议,尽可能保留乌克兰作为俄欧输气中转国的地位。双方承诺以其他方式保障乌克兰及欧洲能源安全免受俄罗斯威胁。如果俄罗斯利用能源作为政治施压工具,德美将全力支持乌克兰。美国则不再威胁制裁北溪2管道相关德国企业,默许管道建成。

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普京称,俄罗斯原则上同意在2024年后继续履行与乌克兰达成的天然气中转输送协议,不过,俄罗斯需要更多地了解欧洲在绿色能源发展方面的需求和推进力度。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首先需要知道我们的欧洲伙伴到底需要购买多少天然气,只有与欧洲消费者签订购买协议之后,我们才能考虑中转输送协议。普京说。

就在德俄会谈的同一天,美国国务院宣布,对参与“北溪2项目建设的俄罗斯两家企业和一艘作业船实施制裁。总统拜登签署一项行政令,授权对部分俄罗斯油气管道实施制裁。

乌东冲突。针对乌克兰东部冲突,以及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默克尔强调,在“诺曼底模式”下继续开展和谈仍是十分重要的,“即使和谈进程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快,也要继续保留这一模式,不要让它无果而终”。默克尔表示,在剩余的任期内,她将继续“为保持乌克兰的领土完整而努力”。普京也呼吁继续展开和谈,因为“没有其他办法”。

纳瓦利内问题。默克尔说:“我要求俄罗斯领导人释放纳瓦利内。我清楚地表明,我们会一直坚持这一要求”。默克尔强调,欧洲人权法院认为,之前对纳瓦利内的指控完全“站不住脚”。普京则表示,纳瓦利内作为一名“被告”,入狱完全是因为“犯罪原因”。“我希望,俄罗斯联邦的司法判定能够得到尊重。”

阿富汗局势。对于塔利班政权,双方态度迥异。默克尔称,塔利班兵不血刃地攻占喀布尔,局势变化“残酷、戏剧性和令人恐怖”。默克尔希望俄罗斯能够向塔利班转达德国的立场,如果塔利班允许亲西方的阿富汗人安全撤离,德国等国愿意在人道主义基础上与塔利班合作。“目前最重要的是让那些为我们工作20多年的人尽快撤离。德国愿意安置这些阿富汗公民。普京呼吁国际社会努力避免阿富汗“解体”。“塔利班运动几乎控制了整个阿富汗地区,”普京说,“这已经是既定事实,我们应该在这个现实基础上朝前看,防止阿富汗国家解体。

综上所述,默克尔此次访俄表明,在许多具体问题上,德俄之间仍是分歧大于合作。对此,默克尔并不意外,但她仍执意将自己总理生涯的外交“告别”之旅放在俄罗斯和乌克兰,显然有她自己的考量。

首先从个人情感上,东德出生的默克尔对俄罗斯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她能够说一口流利的俄语,熟悉苏维埃体制,对俄罗斯文化也不陌生;而作为苏联驻东德情报站的一名特工,普京在德累斯顿生活多年,精通德语。在会晤中,他们全程没有翻译陪同,自由交谈。

在美国和欧盟持续对俄施压的过程中,普京和默克尔之间的个人互动一直被外界关注。最后一次正式会晤中,普京显然“用心良苦”,他精心准备了一捧粉白相间的鲜花,送给默克尔。默克尔则挑选了一件上衣,是她最喜欢的颜色“矢车菊蓝”,蓝色矢车菊是德国的国花。随着默克尔的卸任,德俄之间的这种“良性”互动不复存在,《国家利益》杂志称,“德国失去了一位能够与俄罗斯对话的关键人物”。

20143月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及乌克兰东部持续不断的武装冲突,让俄欧关系跌入历史低谷。默克尔一方面坚定支持欧盟对俄施压和制裁,同时也强调通过对话和谈判解决乌克兰危机,呼吁在明斯克协议的框架内继续推动乌克兰问题各方展开谈判。

默克尔的对俄政策遭到美国的强烈反对,尤其是在“北溪2天然气管道的建设上,默克尔顶住华盛顿方面巨大的政治压力,执意要在她的任期之内,将北溪2最后十几公里变成不容更改的事实。

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和明斯克协议是默克尔留给德国乃至欧洲最重要的两大政治遗产,默克尔的俄罗斯、乌克兰之行,旨在巩固这两项遗产,强化德国在经济和政治领域对欧盟的重要性。但她的继任者能够守住这些遗产吗?

如果基民盟能够继续执政,默克尔“钦定”的接班人拉舍特显然将继续默克尔的对俄政策,更多地从经济利益而非地缘政治的角度看待德俄关系。如果绿党在未来的联合政府中夺得一席之地,绿党领袖安娜莱娜·贝尔伯克的对俄态度无疑将更加意识形态化,她曾多次表示将阻止“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和欧盟,对俄采取更加强硬的制裁手段。

无论如何,默克尔和普京之间无障碍的沟通和交流,在未来的德俄互动中,将不复存在,德俄之间,围绕着能源安全、乌东危机和跨大西洋关系,将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