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516 德国大选:邮寄选票改变大选生态 (武亚平)

发布时间:2021-09-10浏览次数:15

德国大选:邮寄选票改变大选生态

相比美国大选的启动时间早、拉票活动多和攻防节奏快,传统意义上的德国大选显得波澜不惊。一般是提前半年多才开始启动,各政党宣布候选人名单,志愿人员上街张贴标语、画像、散发传单,候选人在电视黄金时段来一场辩论,基本上就沉寂下来,坐等投票日了。

但是,今年的德国大选,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预计将有近50%的选民选择以邮寄选票的方式投票。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大选的生态,影响候选人的竞选策略,譬如,竞选集会和活动不得不提前加速,投票当晚的结果统计将很难做到精准,如果候选人在竞选后期出现失误,投票人想改变主意也很难了。

德国选举办公室表示,按照规则,第一批邮寄选票最早可以在816日投递,今年大选留给候选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通常,这也就意味着,在投票前的最后半个月,各政党将不会孤注一掷,把主要力量集中在某一次超大规模的竞选集会和动员上,柏林议会研究协会的海尔曼(Daniel Hellmann)说,由于越来越多的人采用邮寄选票的方式,各政党将不得不提前加强竞选力度。

邮寄选票的增加,一方面是因为疫情的关系,另一方面,也是近十几年来德国选举的一个明显趋势。

邮寄选票最早是在1957年引入联邦德国,主要是为了方便那些不能亲临现场投票的选民。2008年,不能亲临现场的条件被取消。专家表示,自从两德统一之后,邮寄选票的比例就开始稳定上升。2017年大选创下新高,达到28.6%

或许我们可以从今年年初的州选举中一窥趋势,在3月的巴符州和莱法州选举中,邮寄选票的比例上升了一倍,分别从上一届选举的21.1%上升到51.5%(巴符州),以及从30.6%上升到66.5%(莱法州)。

德国学界对于邮寄选票的研究并不多。柏林学术中心民主和民主化研究部的专家瓦格纳(Aiko Wagner)曾就2017年邮寄选票问题撰写过一份研究报告。他发现,一般来说,西德选民比东德选民更喜欢用邮寄选票。老年人、学生、自由职业者以及高收入人群喜欢邮寄选票的方式。对民主制度很有信心的人更愿意使用邮寄选票。

2017年大选投票方式的统计显示,投票支持联邦党的选民(老年人和退休人群居多)中,使用邮寄选票的人比前往投票站投票的人多5个百分点,对绿党(主要是学生)和自民党(自由职业者和富裕人群)的支持者而言,邮寄选票也略占优势。

邮寄选票占比毫无优势的是极右翼的选择党,这也不奇怪,因为选择党领导人经常抨击邮寄选票的真实性,此外,选择党的主要影响力在原东德地区,当地选民本身就没有邮寄选票的习惯。

基民盟秘书长泽尔马克(Paul Ziemiak)曾表示:一旦邮寄选票开始,对我们来说,每一天都是投票日。为了迎合选民提前邮寄选票,今年各党派的大选启动时间也纷纷提前,并迅速升温。绿党从8月上旬开始就展开全国竞选活动,贝尔伯克的全国巡回拉票活动几乎每天都安排得满满当当,直到926日。肖尔茨也在全国搞了几场大型竞选集会。只有基民盟候选人拉舍特,由于北威州的洪灾,不得不推迟了几场活动,但也很快追上了竞选节奏。

绿党和社民党在他们的街头竞选海报中特意针对邮寄选票的选民做了全新的设计,自民党和左翼党则在竞选网页上专门辟有邮寄选票的专版。

今年夏天,洪灾,新冠疫情,阿富汗局势变天……一连串的事件打乱了各候选人的竞选部署,他们急于想改变策略和竞选重心,但对于邮寄选票的选民而言,留给候选人的时间并不多了,并且留给他们纠错的时间更少,一旦在竞选过程中出现类似拉舍特“大笑门”的失误,就很难挽回民意,尤其是在社交媒体上。

德国民调机构Forsa的首席政治分析师马图斯切克(Peter Matuschek)说,统计数据表明,邮寄选票的选民一般很早就已经做出决定,他们会在收到选票后第一时间填好选票寄出,邮寄选票比例的上升,表明候选人应该很早就注意到这批选民的动向,而不是将注意力仅仅集中在投票日当天投票的选民身上。

此外,912日将要举行的候选人三方辩论,对投票的影响力和重要性也大不如从前。比如,对肖尔茨来说,竞选时起步平平,近来支持率大增,竞选辩论无疑是他大放光彩的时刻,但对于部分邮寄选票的选民来说,这个高光时刻来得有点晚了,因为他们已经将选票寄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