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荣:大概率组成三党联合政府

发布时间:2021-09-26浏览次数:10

https://m.yicai.com/news/101183755.html

作者:康恺 ▪ 冯迪凡    责编:戚德志


德国选举以稳健著称。

但在德国总理默克尔执掌国政16年后,德国民众也有求变的一面。

“目前民众的态度是在保持政策稳定性的基础上谋求变革,即稳中求变。”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德国研究所所长郑春荣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根据目前民调,社民党最有可能成为第一大党。”

在他看来,如果社民党成为第一大党,最后的组阁可能有以下三种形式,即社民党、绿党、自民党组成联合政府;社民党、绿党、左翼党三个左翼政党组成联合政府;也不能排除在社民党主导下,由社民党和联盟党联合执政的情况。

郑春荣表示,如果未来是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进行三党联合执政,且由社民党主导,社民党料将延续务实的外交政策方针,但绿党、自民党可能会发出不同声音,未来德国外交政策走向要视社民党的控场能力而定。

具体到对华政策上,社民党对华政策友好,有望继续保持与中国进行对话与协调的立场,风险点有可能出在绿党、自民党方面,它们会在对华政策上表现出更多强硬姿态。

选前最近一次民调显示(截至24日),社民党支持率约在25%,联盟党支持率22%,绿党支持率在16%左右,而自民党和选择党则均在11%上下。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德国研究所所长郑春荣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德国研究所所长郑春荣


三党联合概率大


第一财经:德国联邦议会选举,哪个政党最有可能赢得大选?组阁情况将是怎样的?

郑春荣:社民党最有可能成为第一大党。原因在于:其一,从民调数据的趋势来看,社民党的民调支持率总体曾上升势头,因此占有先机。其二,在选前,保守估计还有20%以上的选民犹豫不决。从这些尚未做出决定的选民的态度来看,他们中的多数也有望支持社民党。不过,民调数据具有一定误差,且社民党、联盟党两党差距不大,目前尚不能说社民党对联盟党具有绝对优势,更何况最近几天联盟党民调支持率有触底反弹迹象。

如果社民党成为第一大党,组阁可能有以下三种形式。第一,社民党、绿党、自民党组成联合政府。由于这一组合将横跨左右两派,能否组阁成功要看他们是否愿意妥协,预计三方会在财政、税收、社会政策等方面存在分歧。第二,社民党、绿党、左翼党三个左翼政党组成联合政府。要达成这样的联盟并不容易,因为左翼党与其他两党在外交政策取向上的立场截然不同。如果最终形成这一组合,选民可能对社民党有一定不满情绪,因为选民目前并不支持这样的联盟。第三,不能排除社民党和联盟党联合执政的情况,要视两党最终获得的票数而定,但这一联合政府可能变成由社民党主导。


第一财经:如果是三党组成联合政府的话,新一届德国联邦政府能做之事可能相对有限,这会削弱德国在欧盟的地位吗?

郑春荣:这种可能性比较大。如果各政党在大选中得票率接近,组阁谈判时间将相对较长,这将使德国政坛出现真空期。在此期间,虽然默克尔作为看守总理将继续参加国际会谈,但重要决定还是会等新一届联邦政府做出,所以(欧盟内)法国的风头有望盖过德国。不过,由于明年法国也要大选,未来法德谁将主导欧盟仍有待观察。

组阁完毕后,新一届联邦政府大概率将是三党联合执政,在政策出台时势必要经过大量妥协,新政府有大动作的几率估计不会太大。


德国民众稳中求变


第一财经:多重民调显示,在德国联邦议会选举前夕,联盟党、社民党等主流大党的支持率一直不高,长期徘徊在30%以下。德国大党支持率不断衰退的原因是什么?

郑春荣:德国政坛正呈现大党不大、小党不小的局面,原因在于选民的利益诉求越来越多元化,但大党并没有能够提出有吸引力的政策主张来回应选民。因此,选民只能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做一些投机性的选择。这带来的后果是,德国政治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在加大。这和德国政党格局的碎片化加剧密切相关。以前左翼只有社民党和绿党两党,左翼党的出现分流了社民党的选票;对于右翼而言,此前联盟党不允许出现比它更右的政党,但欧债危机、难民危机使得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即德国选择党的支持率上升,它分流了一些原本属于联盟党的票,德国选择党的崛起使得右翼阵营也变成了三党并存的格局。

针对目前执政党——联盟党民调支持率不利的情况,该党也应从自身找原因。其一,默克尔一直没有培养出合适的接班人。其二,由于该党内部各种力量争斗,最后只能推出稍显中庸的拉舍特作为候选人。拉舍特近期表现不佳,继而拖累了整个政党的民调表现。


第一财经:德国民众的心态是求变还是求稳?

郑春荣:我认为是稳中求变。社民党及其总理候选人肖尔茨的支持率为何高?其实就是德国民众求稳的表现。首先,肖尔茨是现任德国副总理、财政部长,拥有联邦层面的执政经验。由于民众认同现默克尔政府的执政表现,而肖尔茨也是现政府一员,因此,民众也就会认同肖尔茨。其次,相对于联盟党而言,社民党内部比较团结,肖尔茨获社民党党内力挺,这也给了民众一颗定心丸。实际上,社民党两位主席都是更偏左的,而肖尔茨则是偏右的。

但是,德国民众也有求变的一面,他们对拉舍特所代表的联盟党不满意,所以并不希望拉舍特胜出。而社民党如果成为第一大党,主导下一届联合政府,这将意味着有一个执政党继续执政而且第一大党不再是联盟党,这样就可以满足选民稳中求变的心态。


对华政策风险点


第一财经:新一届德国联邦政府的对外政策将会是怎样的?中德关系是否会迎来颠簸时刻?德美关系将如何发展?

郑春荣:除左翼党外,其他主要政党的对外政策差异不大。因此,在过去的几场总理候选人辩论之中,三位候选人讨论更多的是内政而非外交议题。如果未来是三党联合执政,且由社民党主导,社民党料将延续务实的外交政策方针,但绿党、自民党可能会发出不同声音,未来德国外交政策走向要视社民党的控场能力而定。

具体到对华政策上,社民党对华政策友好,有望继续保持与中国进行对话与协调的立场,风险点有可能出在绿党、自民党方面,它们会在对华政策上表现出更多强硬姿态。在三方寻求妥协的过程中,如果社民党控场能力较弱,德国新政府的对华政策将会更多强调竞争性的一面。同时,也有可能出现总理和各部部长发出不同外交声音的场景。但由于绿党目前是以在野党的身份对外交政策发声,其上台后言行是否一致有待观察。

在德美关系上,德国有可能更向美国方向靠拢一些,但由于德国及欧盟并不愿盲目追随美国,损及自身核心利益,为此目前不断强调战略自主,德国大概率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第一财经:目前,德国及欧洲对中国的言论都较为尖锐,这一情况能否有所改善,有哪些应对之道?

郑春荣:这一现象的成因在于,德国及欧洲的一些政要缺乏对中国的正确认知。事实上,两国关系想要相向而行,就不应把对方当作制度对手,而应把彼此看作合作伙伴。如果想改变认知错位这一问题,加强两国之间的人文交流是有效办法。我们应该开拓各种渠道,加深彼此之间尤其是年轻人之间的了解。此外,德国对华有偏见的另一原因还在于,随着中国的实力不断上升,德国国内的对华猜疑和防范心理也在增加。不过,我们有理由期望和相信,随着我国的发展为其他国家带来越来越多实实在在的发展机遇,为全球问题的解决提供更加有效的方案,德国及欧洲也将在一定程度上消除其对华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