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朱宇方:拉舍特大笑失选票,肖尔茨模仿默克尔——德国大选前瞻

发布时间:2021-09-27浏览次数:10

https://m.guancha.cn/zhuyufang/2021_09_26_608648.shtml


德国2021年的联邦议会选举将在这个周末进行。已连续执政16年的联邦总理默克尔将在本届任期结束后告别德国政坛,因此,这也是德国战后首次没有现任总理参与竞争、谋求连任的大选。

选情起伏

本次德国大选可谓是跌宕起伏、扑朔迷离。

今年4月底,主打环保牌的绿党的支持率一度飙升至30%,将因推选总理候选人而陷入内部纷争的联盟党(23%)和深陷战后最严重危机举步维艰的社民党(15%)远远甩在身后。在风生水起的“星期五为未来”青少年气候运动的烘托下,德国政坛仿佛已经能闻到绿色的青春气息,德国人开始认真思考是否可以接受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这位来自绿党的年轻女总理。

但很快,简历造假、著作剽窃等一系列丑闻击碎了贝尔伯克和绿党的政治美梦,绿党支持率很快跌回20%以下,之后的暴雨洪水、阿富汗问题等“利好”也没能助力绿党重回巅峰。

在4个多月后的今天,在第三次“三人辩论”中,贝尔伯克显然已经转变竞选策略,放下了自己的总理梦,心甘情愿地附和社民党候选人肖尔茨(Olaf Scholz),准备好当联合执政的“小伙伴”。

现在的总理争夺又重新回到传统的黑(联盟党)红(社民党)两党之间。

联盟党的选情一度乐观:支持率持续回升,5月中反超绿党,7月中逼近30%,与此同时,绿党的支持率一路滑坡至20%,而社民党则在16%左右苦苦挣扎。

但很不幸,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Armin Laschet)7月17日在视察洪灾区时不合时宜地咯咯大笑,被媒体拍下视频。这一天就此成为联盟党选情的分水岭,民调数据自此一蹶不振,直至8月底被社民党反超。

其实,拉舍特本身就存在诸多问题,而这一笑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首先,他并不是一个政治强人。

2017年,他险胜社民党候选人克拉夫特当选北威州州长,《明镜》周刊的评论就称:这是克拉夫特的失败,但并不是拉舍特的成功。

今年1月,他险胜梅尔茨当选基民盟党主席,被认为是因为党内有部分人想要阻止默克尔的老对手梅尔茨得势,因此才推他上台。

今年4月,他又险胜呼声甚高的姐妹党——基社盟主席索德尔,成为联盟党的总理候选人,评论认为:是基民盟高层小圈子忧心自己的政治地位,才不顾基层民意把他推举出来。

因此,拉舍特好像始终都只是一个“次优选”。德国舆论普遍认为,即使他最终当选本届联邦总理,也只是填充默克尔之后的政治过渡期,几乎没人相信他会有什么可圈可点的政治作为,而面对棘手的外交问题,老好人拉舍特还颇让人为他捏把汗。

其次,默克尔16年的庇荫在某种意义上成了难以走出的阴影,拉舍特和联盟党在竞选中落入了所谓“默克尔陷阱”。

联盟党此次的竞选纲领被认为像一碗温吞水,缺乏新意,没有亮点。其实,联盟党很难做到一面利用默克尔的政治遗产,标榜自己是稳定的保障,一面又否定当前的路线,去求新求变。

就选民而言,对连续执政16年的默克尔虽有眷恋,但也难免心生倦怠,希望能有新面孔带来新气象。但拉舍特至多只是个低配版的默克尔,当然很难激起选民的热情。

与此同时,令人称奇的是,社民党候选人肖尔茨摆出默克尔经典的菱形手势登上了杂志封面,大大方方打出了“默克尔继承人”这张牌。

其实早在今年1月,肖尔茨就曾预言:社民党的转折点最迟将在8月到来,届时人们度假归来,静下心,就会开始担心,默克尔一旦离开,谁会坐进总理府,显而易见的答案是:像默克尔这样的人,“那就是我”。现在看来,这个当时没人当真的预言还真有几分道理。

两次在默克尔政府中出任联邦部长,肖尔茨的稳健政绩有目共睹:

在2008/09年的经济金融危机中,当时在默克尔政府中担任联邦劳工部长的肖尔茨力推短时工作等积极灵活的劳动市场政策,避免了德国的失业潮,为德国平稳度过危机、迅速实现经济复苏立下汗马功劳;

在此次的新冠疫情中,担任联邦财政部长的肖尔茨实施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又深得人心。

所以,选民的确有理由相信,坐进总理府的肖尔茨能继续带领德国稳步前进。

况且,德国人虽然口口声声想要新气象,但骨子里却从来偏爱稳定,尤其是在全球风云动荡的当下。而很像默克尔的肖尔茨偏偏来自社民党,表面的改变、骨子里的不变,这堪称完美地迎合了德国选民的心理需求。

就9月23日的民调数据来看,社民党仍然排在第一位(25%),联盟党紧随其后(22%),绿党仍稳居第三(16%),自民党和德国选择党并列第四(11%),左翼党刚刚超过进入联邦议会的“5%”门槛(6%)。

但民调毕竟只是民调,必然存在误差,民调机构给出的参考误差值是±2.5个百分点。而且,选举中还存在很多其他的不确定因素。比如,今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不少选民选择提前邮寄选票,这会对选民的决策时机和投票率产生怎样的影响尚不得而知。

此外,康拉德-阿登纳基金会的一项研究显示,当前德国选民的政治偏好更加多变,只有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始终忠于某一个政党。而8月中旬的另一项调查显示,有五分之一的德国选民尚未决定把票投给谁。

由此看来,虽然目前的预测普遍偏向以肖尔茨为总理候选人的社民党,但红黑之争还存在很大的悬念。

联合执政

不过今年大选之后,新一届联邦政府将由三党联合执政,这一点几乎是没有悬念的。

从目前来看,极右翼民粹政党德国选择党不可能入阁,左翼党因为政见激进,而且支持率低迷,入阁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红黑两大党再度联手的可能性不太大,因此可能性较大的是红或黑各自与绿(绿党)、黄(自民党)两党组建执政联盟。

这意味着,如果社民党最终胜出,很有可能会出现红黄绿三党组建的“交通灯”联盟,而如果联盟党夺魁,则可能是黑黄绿三色的“牙买加”联盟。

原本有预测认为,三党组阁难度加大,德国大选之后可能会陷入组阁僵局,默克尔甚至有可能不得不留守到圣诞节后。但从目前绿、黄两党的态度来看,无论黑红两党哪个胜出,组阁可能都不会太难。

绿党的偏好很明确:“交通灯”比“牙买加”好,执政比在野好。具体而言,虽然绿党对肖尔茨在气候政策上的态度颇有微词,但红绿两党的政治重合度仍然高于黑绿;但是,如果联盟党胜出,绿党也不会拒绝参与执政,毕竟执政才能积累政治经验和政治声望,才有机会践行自己的政治主张。

自民党虽然至今仍力挺联盟党,坚称要黑黄合作,但很显然,如果社民党胜出,自民党并不会拒绝“交通灯”联盟。

回想2017年,联盟党获胜后,社民党拒绝与其组建大联盟政府,黑黄绿三党组建“牙买加”联盟成为唯一选择,但随后自民党以政见不同、缺乏互信为由突然退出联合执政谈判,德国因此陷入组阁僵局。最终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出面斡旋,社民党同意再度与联盟党携手,德国才走出长达4个月的政治困局。德国民众因此认为,相比社民党顾全大局,自民党心胸狭隘、计较得失。

既失去了执政机会,又损失了声誉,自民党可说是吃了个大亏。所以在4年后的今天,自民党应该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结语

本周日投票结束之后,周一便可知晓,谁最有可能成为默克尔的接班人;而新政府的颜色和政治主张,则还需一些时日,待组阁完成之后才能见分晓。

不过就对华关系而言,黑红两党态度都很务实。在23日的最后一轮辩论中,拉舍特强调称,德国必须继续成为中国的可靠伙伴,他执政的北威州是中德经贸合作的重镇,也是华为德国总部所在地,而任汉堡市长多年的肖尔茨也同样有着丰富的中德合作经验。我们有理由相信,默克尔倾力维护的中德合作关系并不会因为政府换届而出现剧烈波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